黃志雄/打造電信生態系六大成功要素

打造電信產業生態系的成功關鍵,歸納成六點,第一、政府積極的政策支持:電信產業是特許行業,5G、6G投資很大,政府的政策支持非常重要。第二、完善的基礎網路設施環境:事實上Internet,從最前端的用戶設備到最上層的應用服務,中間必須要有網路,它是一個Ecosystem,必須先從某個產業生態系切入,然後去帶動上下游的發展才有辦法擴大成形。

第三、友善的競爭與創新環境:一個國家電信產業都有他最適合的市場生態跟競爭業者,太多、太少都不適合。第四、遵循標準並與國際鏈結:台灣要打國際盃、跨出台灣,所以需要與國際接軌,才能從end-to-end國際供應鏈中切入,甚至去參與或主導國際上標準擬定。台灣在全球科技技術是領先的,我們有potential來扮演這樣的角色。

第五、強大且完整的supply chain跨域協作與成長:數位時代大家都不太可能獨自發展,必須跨域協作,中華電信從5G垂直應用的經驗體現到這一點。

第六、高度數位化社會(digitalization)與優秀科技人才(talent),台灣是非常容易接受數位化科技服務的區域,有消費者願意接受,業者才會有動機去投入。台灣人才也優秀,這點大家都有目共睹。以上六點,我認為前面四項是比較關鍵的。

結盟國內廠商 行銷海外

過去我們以5G應用服務為基礎,結盟台灣各領域合作伙伴,共同打造產業別的智慧應用解決方案,有些應用也落地東協國家,建立示範應用場域。我們也看到這些需求有區域特性,譬如說在台灣南部智慧工廠這部分是走比較前面,北部偏向文化科技,農業縣市雲嘉南在智慧農業有領先的案例。

我們希望能結合國內團隊,把成功案例往外去開拓,5G時代台灣是走在前面的,希望能夠加速、加量來佈建,政府透過標金收入提供建設補助來鼓勵,切入東南亞國家。5G現在到未來在終端跟網路的產業商機還是持續成長的,特別是5G專網,其中智慧製造、能源兩個領域成長是比較快的。

美中對抗下的6G競合

在5G時代中國大陸華為是領先的,但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對其所做所為不信任,面對6G時代的國際競合,美國希望在6G創造下一新世代戰場,目前期望提前於2028年就能release技術標準規範。

6G整個技術主軸鎖定在三方面,第一個就是在新興賦能技術,其次就是無線介面增強技術、與無線網路增強技術的部分,是基於原來5G比較不足的地方去補強。從應用功能部分,在6G增加了倒三角形的三個部分(如圖),包括全球化寬頻、感知通訊、AI服務,尤其是AI,現在大家很看重,除了技術主軸外,社會期待、市場需求、還有營運商加入,都會驅動標準制定的走向。

目前6G領域國內相關的學研界、產業界都已經動起來了,不管是工研院、電信商都非常積極,臺灣跟歐盟有建立一個6G SNS聯合研發計畫在進行,6G不只是技術發展,相較5G,6G在大數據蒐集、人工智慧應用對民眾的生活、人文社會帶來更巨大影響。

6G牽涉到台灣在全球的競爭力,我們支持組臺灣國家隊!有四個理由,第一可掌握國際技術的領先優勢,第二創造產業的轉型跟新的商機,第三透過政府把Ecosystem建立起來,讓產學研都動起來,彼此互相合作才能發揮最大力量。第四政府領頭,可促進國際合作交流,跟國際及時接軌。

人力部分,各個行業現在都感受很深,受半導體製造磁吸效應影響,有點失衡。其他產業在人才招募很不容易。未來往6G走,電信人才也必須要能夠去補強,同時,需要創造場域讓人才去試煉,不然的話就是空有強大武功但是無處發揮,也是很難磨練出人才。未來,產學研三方面能夠往產業去接軌,不管是實習或是場域的合作,才真正對產業發展有幫助。

 


名詞解釋 (國際行動通訊組織(IMT)針對5G的通訊願景,提出相關的應用情境):

  • 增強型行動寬頻通訊(Enhanced Mobile Broadband, eMBB)
  • 超可靠度和低延遲通訊(Ultra-reliable and Low Latency Communications, URLLC)
  • 大規模機器型通訊(Massive Machine Type Communications, mMTC)

 

相關新聞

立法院歷經四天四夜馬拉松表決大戰,在公民團體號召上萬人包圍下,昨三讀通過攸關國會改革的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及刑法部分條文修正案,...
2024 年台北國際電腦展即將於 6 月 4 日至 7 日舉行,消息來源透露輝達執行長黃仁勳已於昨晚抵台,並將秘密拜訪供應鏈。...
中國對台軍演,恐再使台海局勢陷入動盪。解放軍東部戰區昨宣布23日連兩日在台灣周邊展開「聯合利劍-2024A」軍演,海陸空火箭軍全出動,...
賴清德總統就職演說提到,希望兩岸「以對話取代對抗,交流取代圍堵,進行合作,可以從重啟雙邊對等的觀光旅遊,以及學位生來台就學開始。」 陸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