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膨亮警訊 學者籲應大力「縮表」

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學院國際經濟學教授克莉絲汀•福布斯,曾經是英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成員,於《金融時報》撰文籲西方央行應大力「縮表」,利用央行資產負債表對抗通脹、同時支持新一輪均衡發展和可持續的復甦。

當危機爆發時,央行會毫不猶豫地擴大資產負債表。在復甦期間,他們也應該毫不猶豫地縮減資產負債表——尤其是在通脹偏高的時候。

過去,央行的標準策略是等待覆蘇變得牢固,然後終止資產購買計劃,然後幾次加息,只有在那之後,如果復甦仍在正軌上,而通脹接近目標,央行才會考慮量化緊縮。

在上一輪復甦期間,美國是唯一滿足這些標準的國家——但只是在首次加息的兩年後——而且即便在那時,美國央行也只能從2006年以來購買的3.6兆美元資產中縮減約7500億美元。

這種做法在當時(通脹處於低位、而勞動力市場恢復緩慢)也許是有道理的。如果只需要適度的緊縮,央行應該優先考慮人們能理解、而且可以更好地校準的工具。而且在利率極低的時代,專注於提高利率是有道理的。

但這一次的情況有所不同。有幾個原因說明,量化緊縮應該成為當今的優先事項。本文專注於美國,儘管許多論點也適用於其他國家,例如加拿大、英國、紐西蘭和澳大利亞。

首先,在通脹遠高於目標水平、產出缺口基本上已經彌合、而高於趨勢線的增長有望持續的情況下,美聯儲(Federal Reserve)將需要大幅收緊貨幣政策。與上一輪復甦不同,這一次會有使用不止一種工具來收緊政策的空間。量化緊縮不應妨礙多次加息。

其次,通過資產負債表進行一些必要的收緊,可以讓美聯儲以更為漸進的步伐提高利率。這將讓脆弱的經濟部門有更多時間做好準備。

一年前,市場預期首次加息將在2024年4月進行。現在市場預計美聯儲在2022年至少會加息三次。而如果通脹繼續超出預期,甚至可能需要進行更多的收緊。

信用卡債務成本上升將使一些家庭陷入困境,而銀行貸款成本上升將打擊一些仍在艱難應對疫情影響的小公司。通過資產負債表收緊政策對短期借款利率的影響將會較小,從而讓這些脆弱部門有更多時間做好準備。

第三,通過資產負債表收緊政策,將對收益率曲線(顯示投資者對持有短期和較長期政府債券要求的不同利率)的中長端產生較大的影響,從而對房市造成更大影響。在美國房價創下歷史新高的情況下,減少對該行業的刺激不僅是可控的,還有助於降低未來進行更痛苦調整的風險。相對於其所持的美國國債,美聯儲還可以優先考慮更快退出其所持的2.6兆美元抵押貸款支持證券(MBS)。

最後,更加註重縮減資產負債表將發出有關央行獨立性的重要信號。它將確認量化寬鬆不是為財政赤字提供永久融資,而意在支持市場流動性的資產購買(美聯儲在2020年初提出的一個關鍵理由)不是對市場的永久支持。

在過去兩年央行進行大規模干預和伸長觸角之後,這一訊息在今天尤為重要。此外,縮小資產負債表將有助於在加息周期減少未來的損失——這些損失可能會削弱政治支持。

儘管這些是央行將縮減資產負債表列為優先事項的有力理由,但也存在一些風險。這將是央行策略的一個重要變化,因此應該提前向公眾傳遞訊息,以免引發可能破壞復甦的劇烈市場調整。此外,儘管近期的研究增進了我們對量化寬鬆如何起作用的理解,但我們沒有可比的指標來衡量量化緊縮的影響。任何縮減在初期都應該逐漸進行,以便我們了解其影響有多大。

在各大央行多年擔心他們已經用光工具之後,他們目前可用的政策槓桿多於歷史上任何時候。現在是利用央行資產負債表對抗通脹、同時支持一輪均衡和可持續的復甦的好時機。

相關新聞

綜合媒體報導,美國和亞洲的晶片製造商警告,由於美國未能通過促進國內半導體行業的520億美元晶片法案提供資金,他們將不得不推遲、...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綜合媒體報導,本應短缺的半導體突然出現供應過剩隱憂,除了最尖端晶片台積電(TSMC)等前3家以外,其他將陷入供應過剩或重組,...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