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需動能趨緩,李克強開啟QE救市 預告降準

中國大陸在動態式清零的嚴密封控下,消費動能銳減,疊加外資抽銀根,經濟有緊縮的隱憂。為此,李克強在國常會中釋放降低存款準備金的訊號,等於採取貨幣寬鬆政策應對未來可能的通縮。市場多預期在李克強的談話後,人行應該在近期就會宣布降準,那麼,後續要關心的就是,從銀行體系釋放出的資金將如何分配,國營企業、公私合營企業,抑或是私人企業,資金分配的份額將會決定這次寬鬆政策的成效。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國常會釋放降準訊號,有鑑於過去幾乎「言出必行」,市場多認為在未來不久可望有進一步的具體消息。中國上一次宣布降準是在今年4月,降準1碼。

根據中國國務院網站發布,李克強22日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時指示,要「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援力度,並適時、適度運用降準等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這席話被外界解讀為「預告降準」。

按照過往經驗,李克強對於降準的明示或暗示,幾乎是「言出必行」,僅2020年6月17日國常會做出指示後「落空」。

中國人民銀行(中國央行)上一次宣布降準是在今年4月15日,當時指示將在4月25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25個百分點(1碼),共計釋放長期資金約人民幣5300億元(約新台幣2.4兆元)。

在此之前,李克強於4月13日的國常會指示,「要適時運用降準等貨幣政策工具,進一步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受疫情嚴重影響行業和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支持力度」。換句話說,當時中國央行在短短2天內就做出反應。

然而,這樣「一如既往的高效率」背後也引起了北京高層強行干涉的疑慮。華爾街日報曾於去年12月6日,中國央行宣布降準時曾發布報導指出「中國人民銀行奉旨閃電降準,獨立性蕩然無存」。

根據公開資訊,李克強於2021年12月3日與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喬治艾娃(Kristalina Georgieva)視訊時提到「適時降準,加大對實體經濟」,隨後中國央行於12月6日宣布降準;此外,去年7月7日李克強在國常會預告降準後,中國央行隨後於7月9日宣布降準。

報導引述曾任IMF中國部門主管的康乃爾大學教授普拉薩(Eswar Prasad)說:「中國人民銀行推動金融自由化及更市場導向的貨幣政策框架,曾有一定的運作自主空間。這個運作自主概念如今與政府加強干預經濟的地位衝突,節節敗退。」

相關新聞

在現今地緣政治緊張升溫之際,科技改變了戰略領域。美國人工智慧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施密特表示 美國的核心利益在於確保這些技術是由民主國家所設計...
工商團體將接連訪陸,這是兩岸關係陷入僵局、2020年又因疫情導致民間交流幾乎全面中斷後首波「民間先行」,就目前兩岸情勢,工商團體負責人直言...
在美中政治、軍事、經濟不斷加劇地競爭下,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及教授羅奇提出化解僵局三重策略:一、重建信任,促進彼此利益;二、...
香港泛民主派3年前發起的立法會初選案被指觸犯國安法,經過七百多天關押,案件7號開審, 本案是香港《國安法》生效後規模最大的一次檢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