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晉三:具影響力的日本前首相,享年67歲

安倍晉三(Shinzo Abe)是一個精英政治王朝的後裔,是日本在任時間最長的首相,他定義了一個改革時代,並在他的「安倍經濟學」(Abenomics)旗幟下邀請世界重新評估這個龐大的亞洲經濟體。他在日本西部的一次競選演講中被槍擊身亡,享年67歲。

安倍過去,與時任日本外相的麻生太郎於2006年所倡議自由與繁榮之弧─意指與日本同樣具有尊重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市場經濟等基本普世價值(Universal Values)的國家進行合作的價值觀外交政策方針(Value Oriented Diplomacy)。這項構想被外界認為隱含有聯合自由民主制國家以抗衡、牽制、圍堵中國、俄羅斯等國之意涵。

2012年12月,再度出任首相的安倍晉三另行提出「亞洲民主安全之鑽」(Asia's Democratic Security Diamond)」的構想,號召籌組美國、日本、澳洲、印度「四國菱形連線」共同對抗中國崛起的威脅,但並未獲得美國響應。

安倍的第二任期從2012年底一直持續到2020年夏天,期間產生了粉絲、醜聞和大規模抗議活動,這與他之前的幾十年,以及他第一次短暫的一年首相任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政治分析人士稱,對於一個超常的政治人物來說,他的任期是超常的。

在上世紀80年代股市和房地產泡沫破滅後的多年裡,日本一直在經濟停滯中掙扎,歷任首相的任期平均都在18個月左右,日本在全球舞台上的地位也在逐漸下降。將國內魅力與外交氣魄相結合的安倍試圖糾正這一切。

安倍出生於1954年,山口縣人,是二戰期間的內閣成員岸信介的外孫。岸信介在日本戰敗後被指控為戰犯,後來被免罪並成為首相,而安倍的家庭根源和成長經歷塑造了他的民族主義觀點,即美國在戰後強加給日本的憲法需要重寫。

儘管出身貴族,但他的第一次總理任期在一年多後,因慢性腸道疾病於2007年突然結束。他的政治生涯似乎已經結束,但他在2012年捲土重來,承諾通過積極的刺激和貨幣寬鬆政策使經濟擺脫通縮。

安倍國內議程的另一個核心主題是「女性經濟學」,即承認日本女性勞動力數代人在結構上和不合理地未得到充分利用。2014年,他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上令人難忘地表示,日本「必須成為女性發光的地方」。不過,與安倍的許多改革一樣,他在女性經濟學方面的後續行動,以及在實現女性獲得高級管理職位的目標方面的記錄,都與他最初的言辭相去甚遠。

在追求民族復興的過程中,安倍的做法利用了根深蒂固的信念和引人注目的表演技巧。2013年,他在紐約證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發表演講,懇求外國投資者「購買我的安倍經濟學」。兩年後,他帶領日本加入了區域貿易協定《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以他的前任們難以想象的方式,平息了強大的國內農業遊說團體的反對。

2016年,他扮成電腦遊戲《超級馬里奧》的主角出現在里約熱內盧奧運會的閉幕式上,這是彰顯全球軟實力霸主地位的神來之筆。安倍此舉是為了吸引人們對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關注——他在將這一盛會帶到日本首都的過程中,發揮了核心作用,但東京奧運會最終被推遲,並因新冠肺炎大流行而黯然失色。

飲料集團三得利(Suntory)首席執行官、安倍的主要顧問新浪剛史(Takeshi Niinami)表示:「在經歷了一段黑暗時期後,他為日本創造了積極的勢頭。」日本仍然需要前首相,新浪剛史說,「他引發了爭議,但這沒什麼,因為他也引發了健康的辯論。」

安倍的很大一部分政治遺產在於新的貿易協議,以及他在全球化受到威脅的時候推動「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他的願景對四方安全論壇的創建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四方安全論壇是一個包括日本、美國、印度和澳大利亞的安全組織,旨在對抗中國的軍事和經濟野心。

「安倍晉三領導下的日本趕上了現實,成功地擴大了外交視野,」安倍第二次擔任首相期間的主要外交政策撰稿人谷口智彥(Tomohiko Taniguchi)表示。

這位前首相是一位完美的外交官,他在2016年美國大選後立即飛往紐約,向當時的當選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贈送了一根黃金高爾夫球杆。他不尋常的政治長壽意味著安倍成為了最罕見的東西:全球和地區峰會的定期、可靠的與會者。在得知槍擊事件後,這位美國前總統稱安倍是「我真正的朋友,更重要的是,是美國的朋友」。

政治分析人士托拜厄斯·哈里斯(Tobias Harris)在2020年為安倍寫了一本傳記,他說,安倍是現代日本政壇的一個獨特人物,不僅因為他的政治壽命和國內遺產,還因為他推動了日本國際地位的歷史性轉變。

「他看到日本正在衰落,並決心扭轉這一局面。」哈里斯說:「通過他的外交活動,安倍晉三完全改變了日本的地位和外部世界對日本的期望。」

然而,安倍的一些外交努力沒有取得成果,最明顯的是在俄羅斯,儘管示好多年,但他未能說服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將有爭議的北方四島歸還給日本。

2015年,他冒著政治資本和高支持率的風險,強行通過安保法重新解釋和平憲法,使日本能夠向美國等盟友提供軍事援助。

與許多前任首相一樣,安倍的首相生涯也在醜聞的陰影下結束。其中一件是關於政府將土地低價出售給與首相夫人安倍昭惠關係密切的民族主義學校的事件,安倍昭惠仍然在世。2019年,安倍本人被指控利用稅收資助的賞櫻會來達到政治目的。

哈里斯說,安倍的去世將對日本政治產生深遠的影響:如果他還活著,他將繼續在現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其他任何繼任者身上投下巨大的陰影。哈里斯說:「他有一份遺產需要保護,他會在那裡發表讚揚,但如果繼任者偏離了軌道,他也會利用他的天字第一號講壇(bully pulpit)提供糾正。」

就在安倍在西部城市奈良被一名槍手槍殺的兩天前,他在橫濱車站附近發表了一場充滿激情的競選演說,回憶起自己擔任首相的日子。即使在辭去日本首相一職後,作為執政的自民黨最大派系的黨首,他仍保持著持續的影響力,並渴望完成他未完成的修憲野心。

「保護這個美麗的國家日本是我們的責任,」安倍對著熱情的人群提高了他的聲音,揮起拳頭。「讓我們修改憲法吧!」

相關新聞

上週五(12日)美國眾議院以220票對207票,通過4300億美元的重大醫療保健和氣候計畫《降低通膨法案》(Inflation...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後,引發台海與中美關係高度緊張。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知情人士透露,...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專文「如何防止美中為台灣開戰」(How to prevent a war between...
路透社今天(11日)報導,歐洲太空總署(European Space Agency, ESA)負責人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