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資金行情讓全球貧富不均更嚴重

在2008年9月15日百年老店雷曼兄弟周轉不靈時,美國政府決定放手任其倒閉,沒想到這一把火卻延燒到全世界的金融機構。美國政府雖於9月20日推出總值7000億美元的救市方案,包括購入金融機構之不良資產,但全球經濟危機無法止住。10月8日世界主要央行聯合救市,聯手降息,營造寬鬆的貨幣環境。

傳統的貨幣政策是使用利率的調控來影響資金成本,進而調整經濟。之後美國聯準會(Fed)到12月中再降一次利率,就幾乎到零的水準。當利率已經接近了零,就沒有利率政策,Fed再引進量化寬鬆,也就是非傳統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復甦及就業。

量化寬鬆的具體實踐是央行從公開市場操作,把從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國債、房貸債券等證券購入,使商業銀行在央行開設的結算戶口內的資金增加,為外部的銀行體系注入新的流通性,這可視為「無中生有」。其中「量化」指創造出指定金額的貨幣,也被簡化地形容為間接「印鈔票」,而「寬鬆」則指減低銀行的資金壓力,就是不良資產的認定放寬。因此前Fed主席、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柏南克的名言「量化寬鬆帶來刺激效果」,就可以進一步地實現,支持了整體經濟運作。

美國自2008年以來到2014年,執行3輪量化寬鬆措施,這讓Fed資產負債表的規模從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的8000多億美元,一度劇增至4.5兆美元。與此同時,中國人民銀行也開始膨脹資產負債表,共釋放約2兆美元。美國結束QE後,換日本和歐洲央行接手實行寬鬆:日本央行自2013年起,共釋出3.6兆美元用於購債;歐洲央行則於2015年啟動QE,亦釋放2兆美元資金。因此整體來說,美、中、日、歐4大經濟體過去10年共釋放12兆多美元,接近中國1年的GDP(13兆美元)的水準。

低利率的借貸環境,加上氾濫的資金。資金會選擇有報酬的地方去,資本市場就吸引大量的資金,形成股市持續創新高。蘋果、微軟、Alphabet、迪士尼、沃爾瑪、應用材料均創佳績,股價站上歷史高位。美股3大指數更一直突破歷史紀錄,道瓊指數最近已經衝到28000點。日股最近也再回到24000點的高峰,台股則是衝到11800多點,離30年前的歷史高點頗近。

在亞洲,除了日本,普遍房地產稅制不完備,加上普遍認為有土斯有財,因此也都造成了不動產市場價格的高漲。這個現象在華人世界尤其不陌生。根據國際房地產投資顧問機構「萊坊」(Knight Frank)的統計,2013~2018年,全球「住宅房價」漲幅最高的10個全球主要城市中,亞洲城市就占了一半。而全香港(包含港島、九龍與新界)的平均住宅房價,這段時間就漲了3倍,如果以2003年的低點起算,15年來更漲了超過5倍以上。

台灣從2003年SARS之後,房價開始上漲。2008年金融海嘯剛發生時,經濟也受到嚴重衝擊,房市有略微向下修正,之後政府大量調降遺贈稅吸引約5000億新台幣資金返台。因為缺少產業投資前景,不動產反而成了資金最佳去路,房價持續飆漲到2014年後才開始緩解。

但最近萊坊公布的2019年第3季最新「全球豪宅指數」卻指出,儘管政經環境詭譎,全球豪宅走緩,年漲幅1.1%,不過台北年漲幅卻達8.9%,傲視亞洲,這也解釋了資金行情,台灣的房價難以大幅下修。

整體而言,富人一般擁有較多資產,如股票、不動產物業等,窮人的資產卻是微不足道。在這10年的量化寬鬆政策下,股市、房市屢創新高,已經為富人帶來極可觀的進帳,富人還可利用低利率借錢來賺錢,創造更大財富。但退休人士,以及倚賴養老金、儲蓄所得過活的人,只能賺取微薄的收入,他們也都成了輸家。10年下來,富者越富,貧者越貧,貧富不均更加嚴重,也助長了社會的對立,造就世代鴻溝的日闊,也讓主張反貿易、反全球化的民粹主義風起雲湧。

(作者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

(同20191216中時專欄_十年資金行情引發全球動盪)

(經作者回覆原著標題為十年資金行情讓全球貧富不均更嚴重)

相關新聞

綜合媒體報導,本應短缺的半導體突然出現供應過剩隱憂,除了最尖端晶片台積電(TSMC)等前3家以外,其他將陷入供應過剩或重組,...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
歐美日紛紛訂定新政策,意圖恢復在地半導體製造產能,張忠謀認為,這些努力所產生的晶圓廠其生產製造成本效益可能不及台廠,...
經濟部國際合作處專員陳祈典指出, 近來媒體披露台積電跨入第三代半導體訊息,台積電與IDM廠及IC設計業者合作,完成第一代矽基板氮化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