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動盪的萌芽正在形成

《日經》報導,世界各國央行加快加息步伐,讓美歐股市全面下跌。市場相關人士對於美國債券不的「恐慌指數(預期波動率)」超過了新冠衝擊時,如果美國史無前例的加息以利率上升的形式波及全球,利息支付負擔的增加有可能導致發展中國家的債務違約等各種信用風險。

世界各國央行加快加息步伐,市場相關人士十分警惕,認為債券市場是動盪的中心。顯示美國債券市場不安情緒的「恐慌指數(預期波動率)」超過了新冠衝擊時,市場對利率暴漲存在強烈的警惕情緒。從大規模貨幣寬鬆到快速緊縮,這是前所未有的大轉變,低評等企業破産等動盪的萌芽正在形成。

16日美國債券市場長期利率指標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漲(價格下跌),一度逼近3.5%。在前一天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召開會議後,曾一度下降到3.2%水平,後來再次升高。

被譽為「債券之王」的著名投資家傑佛瑞·岡達拉赫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的節目中表示,「未來幾個月物價上漲率可能在8%以上,離穩定還有很遠」,並預測稱,在通貨膨脹背景下,利率將會上升。

美國債券市場相關人士的不安情緒體現在被稱為債券版「恐慌指數」的「MOVE指數」上。15日,根據3個月後到期的期權交易價格計算出來的該指數達到140水平,是雷曼危機後2009年8月以來的最高值。超過新冠疫情導致美國國債市場混亂、利率高漲的2020年3月的水平。

在對美國利率暴漲充滿警惕的背後,存在交易密度下降的問題。

由於雷曼危機後進行資本管制,銀行沒有餘力來承受交易,美債市場處於慢性流動性不足的狀態。而且,疫情下曾是美國國債最大買家的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在6月啟動了減少持有資産的量化緊縮(QT)。美國利率是全球資産管理方面最重要的指標。如果交易不順利,美國利息暴漲,會對全球市場帶來衝擊。

FOMC參與者以前曾表明「只要市場發揮作用,就不需要停止現在的(緊縮)政策」(克利夫蘭聯邦儲備銀行行長梅斯特),但如果流動性明顯降低,其前提就會動搖。

企業籌資也出現異常。在對低評等企業的融資「槓桿貸款」方面,被納入美國代表價格指數的企業今年首次出現了債務違約。5月,美國Talen Energy公司由於天然氣價格猛漲,出現資金短缺,申請適用《美國聯邦破産法》第11條。

6月15日,美國化粧品企業露華濃也申請適用第11條。原因是供應鏈混亂和通膨迅猛加劇成為負擔。據美國媒體報導,該公司到了償還債務的期限,與金融機構進行了協商。 標普全球評等為「3C-」。

SMBC日興證券的首席證券分析師宮坂知宏指出,「低評等企業的違約率僅開始小幅上升。雖然水平低,但由於緊縮加速和通膨率居高不下,環境發生了改變」。貸款是浮動利率,因此利率上漲將直接影響財務狀況。

回顧歷史可以發現,美國加息經常引起國內外危機。

「3倍速」加息下美國基準利率今秋或超3%

 

美國從1994年2月開始1年內共計加息3%,美國國債被購買的背後是墨西哥資金外流,引發了該國貨幣危機。從2004年6月開始2年內加息4.25%,隨著小幅逐步加息,住宅泡沫的平息速度放慢,面向低信用個人的住宅融資「次貸」及其證券化商品破産引發了2008年的雷曼危機。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FRB)6月15日敲定了27年零7個月以來首次0.75%的加息。美國通貨膨脹的加速仍未停止,不得不改變了之前一直強烈暗示的0.5%的加息幅度。包括幅度達到通常3倍的此次加息在內,預計美國的基準利率最早到2022年秋季將超過3%。不僅是美國經濟面臨減速風險,背負過度負債的世界經濟也將迎來考驗。

「我們所能犯下的最嚴重錯誤是在遏制通貨膨脹上失敗」。在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後的記者會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如此強調。市場擔憂迅速加息招致經濟衰退,但鮑威爾比此前更加強烈地暗示出優先遏制通貨膨脹的態度。

焦慮的背後存在誤判。在5月會議上,多位與會者稱「物價上升的壓力或不會繼續惡化」。但6月10日發佈的美國5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比上年同月上漲8.6%,達到約40年來最高水平。密西根大學同一天公佈的調查顯示,消費者的物價上漲預期加強,美國通貨膨脹進一步加劇的風險加強。

美聯儲此前顯示出截至7月會議連續3個月維持0.5%加息的態度,但「以失敗而告終」(美國摩根士丹利)。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記者會上表示,下次的7月會議的加息幅度「達到0.5%或0.75%的可能性很高」。但此番發言的信用正在動搖。有聲音表示「包括6月的CPI在內,債券市場將持續對經濟指標作出敏感反應」(美國券商)。

從FOMC與會者對截至2022年底的美國基準利率的預期來看,中間值從1.9%提高至3.4%。此次加息把作為短期利率指標的聯邦基金(FF)利率誘導目標定為1.50~1.75%,在剩下的4次會議上,需要進一步總計加息1.75%。最晚到11月美國的基準利率時隔13年突破3%的預期強烈。1年時間內的加息幅度創出有可比數據的1982年以來的新高,到2023年底將進一步提高至3.8%。

 加息打擊未來經濟的風險將進一步加強。美國2023年10~12月的實際經濟增長率預期從2.2%下調至1.7%,失業率預期則從3.5%上調至3.9%。密西根大學的消費者信心指數6月創出歷史最低,隨著利率的上升,住房貸款申請降至22年來最低水平。認為2023~2024年美國將陷入經濟衰退的預期正在增加。

由於這種預期,此次幾乎所有與會者都預測美國會在2024年底之前轉為降息。基準利率預期的中間值為3.4%。始於2004年6月的加息週期約為2年,始於2015年12月的加息持續約3年,均未在加息的最終局面下預測「下一次降息」。

難以預測加息影響美國經濟的嚴重性。相比上次實施0.75%加息的1994年,美國背負的債務規模大相徑庭。此前,美國民間債務與國內生産總值(GDP)之比為162%,到2020年增至243%。國際金融協會(IIF)的統計顯示,包括新興市場國家在內的世界債務餘額已突破300萬億美元,在最近20年裏增至3.6倍。

主導世界利率的美國基準利率在1980年代以後大體上維持下降態勢。近年來出現零利率導致債務容易增加的局面。如果美國史無前例的加息以利率上升的形式波及全球,利息支付負擔的增加有可能導致發展中國家的債務違約等各種信用風險。

相關新聞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綜合媒體報導,本應短缺的半導體突然出現供應過剩隱憂,除了最尖端晶片台積電(TSMC)等前3家以外,其他將陷入供應過剩或重組,...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沃牆指出,過去英鎊成為19及20世紀初最強的國際貨幣無庸置疑,但後被美元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