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開行行長:亞洲新興國經濟將呈U字復甦

編按:

《日經》記專訪亞洲開發銀行(ADB)行長淺川雅嗣,以歐美為中心,「新冠疫情後」的經濟正在進入視野。曾經是世界增長中心的亞洲新興市場國家的前景如何?

記者:亞開行的展望顯示,亞洲新興市場國家的經濟增長率2021年為7.3%,2022年為5.3%。

淺川雅嗣:看似今年將實現高增長,實際上是因為與負增長的2020年相比的「基數效應」而顯得較高。觀察國內生産總值(GDP)的水平,到2022年也無法恢復至新冠疫情前的水平。與其説是V型復甦,更加接近平緩的U型復甦。

拉動亞洲經濟整體的仍然是規模巨大的中國和印度。由於全世界的宅家需求,個人電腦等出口強勁。由於疫情全球大流行,口罩和人工呼吸機也在增長。

記者:是否存在增長率被下調的風險?

淺川雅嗣:從短期來看,存在疫苗接種遲緩和變異病毒擴散的問題。在亞洲,很多國家的接種率非常低,亞開行必須進一步提供支援。

在中美經濟關係方面的不確定因素則是貿易談判。在川普政權下簽署的第一階段協議簡而言之就是中國從美國採購更多貨物。能否會由此發展到涉及補貼的理想狀態和保護知識産權等中國結構性問題的內容?如果拜登政權推進第2輪談判,對中國來説將是門檻很高的談判。

記者:在金融市場意識到美國縮小量化寬鬆規模的情況。是否會出現資本從亞洲外流的風險?

淺川雅嗣:美國的貨幣政策遲早將恢復正常。這樣的話,一般説來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的資本市場將面臨各種壓力。從歷史上來看,美國的加息給新興市場國家帶來金融和貨幣危機的情況很多。

全球低利率自疫情大流行前出現,新興市場國家的美元計價債務餘額明顯增加。這是風險因素。

記者:今年5月由於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上升,全球資本市場一度出現混亂。

淺川雅嗣:在2013年時任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主席提及縮減量化寬鬆規模之時和去年3月疫情大流行初期,出現了新興市場國家資本外流的情況,令人驚慌。今年目前還沒有看到面臨資本外流和明顯貨幣貶值壓力的國家。與2013年時相比,整體上對沖擊的抵抗力提高,但不能放鬆警惕。

記者:亞洲經濟的結構性課題是什麼?

淺川雅嗣:如果不提高生産要素的生産效率,就難以從中等收入國家變為高收入國家。要提高勞動生産率,必須要發展教育。而要提高資本效率,則需要創新。完善知識産權保護等法律制度也必不可少。

記者:去碳化的趨勢是否成為增長的制約因素?

淺川雅嗣:亞洲經常發生被認為是氣候變化引起的自然災害。不能逃避氣候變化問題。不能認為(去碳化)是經濟增長的制約因素,應當積極地看待,環保相關投資將創造就業,也是增長的機會。

記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小平龍四郎

淺川雅嗣曾擔任財務官等職務,自2020年1月起擔任現職。現年63歲。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

相關新聞

為確保電力供應充足,從歐美到中國大陸等主要經濟體都正擴大採購燃煤,重新轉向這一種汙染最嚴重的化石燃料。
綜合媒體報導,美國和亞洲的晶片製造商警告,由於美國未能通過促進國內半導體行業的520億美元晶片法案提供資金,他們將不得不推遲、...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綜合媒體報導,本應短缺的半導體突然出現供應過剩隱憂,除了最尖端晶片台積電(TSMC)等前3家以外,其他將陷入供應過剩或重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