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夫·奈伊:別再把中美競爭稱為「冷戰」

約瑟夫·奈伊於《紐約時報》撰文稱,華盛頓一些政界人士和決策者,逐漸有著美國愈來愈糟糕的想法—對歷史不利,對政治不利,對美國的未來也不利。

從拜登政府行動,拜登的對華戰略可能受到冷戰思維影響,鎖定在傳統的二維國際象棋模式中。

然而,與中國的競爭是一場三維博弈。如果繼續下二維棋,美國就會輸。

雖然與蘇聯的衝突和當前與中國的競爭,都沒有導致全面戰鬥,但競爭性質卻大不相同。在冷戰期間,蘇聯對美國的軍事和意識形態構成直接威脅。我們和蘇聯幾乎沒有經濟或社會聯繫:遏制是一個可行的目標。

由於競爭是基於一個簡單的二維前提——唯一的戰鬥只會發生在雙方軍隊之間——雙方的行動都取決於對方是否扣動扳機。但與中國的競爭是一個三維棋局,權力的分配不是單一層面的,而是分佈在各個層面——軍事、經濟和社會。

這就是為什麼冷戰的比喻即使方便,卻是站不住腳的,而且可能還很危險。它低估了我們面臨的真正挑戰,並提供無效的策略來蒙蔽和誤導我們。

在經濟層面上,美中有著深厚的相互依存關係。2020年,雙方的 雖然華盛頓的一些聲音在談論「脫鉤」,但認為不用付出巨大代價就能將我們的經濟完全與中國分離,這種想法是愚蠢的。我們也不應該指望其他國家這樣做,因為美國和中國的社會結構也深深交織在一起:兩國之間有千千萬萬的社會聯繫,從求學、旅游到其他事務。而且在現實中,在疫情和氣候變化等生態問題上也是不可能脫鉤的。

相互依存是一把雙刃劍。它給雙方創造了對另一方正在發生的事情的敏感神經,會讓人謹慎行事。但這也造成了漏洞,北京和華盛頓都可以將其作為影響工具加以操縱。

儘管有上述因素,但二維思維認為,美國能夠依靠其軍事優勢與中國抗衡。雖然中國 (雖然目前 與此同時,我們不能繼續忽視經濟或跨國事務中權力關係的差異——以及這些層面的互動。如果我們繼續忽視,我們就會遭受損失。

在經濟領域,權力分佈是多極化的,美國、中國、歐洲和日本是最大的參與者。在跨國事務上,比如在氣候變化和疫情等問題上,非政府行為體發揮著強大的作用,沒有任何國家可以掌控局勢。

然而,由於美國 在跨國議題上,美國冒著與北京的不良關係危及氣候目標的危險。中國是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中國外長王毅警告美国,不要指望氣候談判會成為整體冷戰關係中的綠洲。

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單獨解決氣候變化和疫情這樣的跨國問題。因此,生態相互依存的政治不但涉及對其他國家施加權力,還涉及與其他權力聯手。

今天的政治競爭也是不同的。美國及其盟國不像斯大林或毛澤東時代那樣受到共產主義輸出的威脅。很少有人勸他人改變信仰;今天很少有人走上街頭支持“習近平思想”。

取而代之的是,中國操縱經濟和政治深度相互依存的體係來支持其威權政府,並影響民主國家的輿論,以反擊和先發製人地進行批評。要證明這一點,我們只需要看看中國對我們的盟友 一個三維戰略將承認並回應這樣一個事實,即中國採取的這些行動為我們採取支持性措施創造了機會,反過來會增加我們的影響力。貿易協定會有所幫助,最近

無論好壞,我們都被困在與中國的“合作競爭”中,競爭和合作是兩個相互矛盾的事情,我們需要一種能夠同時完成這兩件事的戰略。

在國內,美國必須通過增加對研發的支持來加強其技術優勢。在軍事方面,這意味著重組傳統力量以納入新技術,並加強剛才提到的聯盟。

在經濟方面,美國 在跨國議題上,我們需要加強和發展相關機構和國際條約——例如世界衛生組織和巴黎氣候協定——以應對健康和氣候問題。

悲觀主義者看到中國的人口規模和經濟增長率,相信它們會佔上風。但是,如果我們將我們的盟友視為資產,那麼在本世紀,西方盟國——美國、歐洲、日本——的軍事實力和經濟財富的總和將遠遠超過中國。

拜登總統是正確的,冷戰言論弊大於利。但他也需要確保他的中國戰略適合這盤三維棋局。

相關新聞

為確保電力供應充足,從歐美到中國大陸等主要經濟體都正擴大採購燃煤,重新轉向這一種汙染最嚴重的化石燃料。而韓國開始走核能政策,...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沃牆指出,過去英鎊成為19及20世紀初最強的國際貨幣無庸置疑,但後被美元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