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解除負利率已近?

從日本銀行(央行)10月31日決定的政策修正和新的物價展望中,解讀日銀在暗示負利率政策的解除,正在進一步接近,同時也審慎確保時機上的自由度。

       市場預測的最快將於2024年1月日銀做解除負利率的決定時間,正在臨近。為避免解除受過早期待, 基於不確定性較高的日本國內外形勢,日銀計劃慎重觀察和判斷解除負利率的最佳時機。著重關注的是4點:(1)物價形勢、(2)海外經濟、(3)市場環境、(4)政治局勢。

       鑒於最近的物價形勢,日銀已傾向在某個時間點開始上調短期的基準利率。日本的消費者物價漲幅在1年半的時間裏超過了2%的目標,顯示物價基本走勢的數值也滿足了2%的條件。加息將是繼首先解除負利率、終結影響更大的零利率之後的趨勢。提醒已習慣於超低利率的人們做好準備。    

https://zh.cn.nikkei.com/images/2023/10/1031/1031-11-2-M.jpg

 

政策修正內容本身,未表明「提高」上限,而稱「靈活化」

       日銀此次並未表明「提高」作為長期利率(10年期國債收益率)事實上的上限的1%,而是選擇了「靈活化」。也可以稱之為「模糊化」。這是將1%作為「目標」、允許一定程度上超過的應對方法。有曾參與貨幣政策的策劃和制定的日銀資深人士指出:「如果是單純的提高,加息的感覺過於強烈,市場將迅速押注2024年1月的負利率解除,長期利率也有可能快速上升」。在被指存在這種隱憂的情況下,日銀採取了更為溫和的對策。

       另外,日銀還在寫入《經濟和物價形勢展望(展望報告)》的新物價漲幅預期方面下了「功夫」。  

 2023年度、2024年度均為2%以上,如果包括2022年度,將連續3年達成2%的目標,可暗示負利率解除正在臨近的內容。

       不過,2025年度僅為略高於上次7月的預測值(1.6%)的1.7%。令人感覺與「可以判斷2%的物價目標可持續且穩定實現」這一解除條件仍存在一定距離。在展望報告中還提出,「關于物價,如果考慮到因長期的低增長和通貨緊縮的經歷等影響、以工資和物價難以上漲作為前提的慣例和觀念已在社會上根深蒂固,那麼重要的是要不斷關注工資和物價之間的良性循環能否加強」。這是旨在避免負利率早期結束的預期過分擴散。

       日銀試圖確保政策自由度的同時,摸索解除負利率的最佳時機。 第一密切關註明年春季勞資談判的走向第二是海外經濟,尤其重要的是美國經濟。第三是受以上國內外經濟和物價形勢影響的匯率、股價等市場環境。尤其是必須關注日元貶值的動向。第四是政治局勢。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力爭在明年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連任,在接近解散眾議院和大選的時期更改政策,容易産生各種政治上的解讀。

       由於充滿變數的政治局勢,解除時間「無法確定」(總裁植田和男)的狀況仍將持續。 不過,日銀即將開始上調短期基準利率的可能性正在提高這一點是事實。日本政府、企業和家庭都需要提前做好各種準備。 

 

相關新聞

川普是災難!不只美國民主黨視他為夢魘,許多共和黨財團大老(如Charles Koch、Stanley Druckenmiller、...
 大陸證監會主席吳清上任後實施鐵腕治理,違規賣空機構更是嚴懲不貸。上交所和深交所20日率先對龍年開紅盤的「砸盤元兇」、...
消費需求帶動通膨,降息預期不斷推遲,經濟學家表示,風險也同步提升  美國經濟強韌且通膨頑強之下,降息預期不斷往後推遲,根據《路透》最新調查...
中國人民銀行(央行)2月20日將2024年2月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優惠貸款利率)中的作為房屋貸款利率基準的五年期以上利率下調至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