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矽谷銀行倒閉 談銀行流動性風險

流動性風險的出現,往往發生在「以短支長」及其他違背風險分散、不當的財務操作上。若資金缺口短期內無法彌補,就會發生周轉不靈甚至倒閉的情況...

流動性風險的出現,往往發生在「以短支長」的財務操作上。例如若一家銀行的資金來源多為短期存款,但資金的去處卻多是長期性資產,則一旦存款流失,就會因為資產處分不易,無法及時應付存款戶的提現,因而造成資金缺口。銀行、企業或個人皆然,即使淨值仍為正數(資產大於負債),但若資金缺口短期內無法彌補,就會發生周轉不靈甚至倒閉的情況。

3月9日遭存款戶擠兌的美國矽谷銀行(SVB),就是這樣的一個案例。SVB在3月7日時還宣布「很榮幸連續五年登上福布斯年度美國最佳銀行榜單」,但是當3月8日晚間傳出SVB被迫以18億美元的損失出售債券消息後,恐慌瞬時爆發。失去信心的存款戶爭先恐後敲打鍵盤在網路上轉帳,3月9日一天之間SVB被提領現金420億美元,這種情形下,SVB只得在3月10日關門宣布破產,成為美國有史以來第二大規模的銀行破產案。

「以短支長」在疫情發生後的這幾年間,已成為許多美國中小型銀行的慣用策略。在利率接近於零的狀況下,銀行以極為低廉的成本吸收短天期存款,再將這些短天期存款的資金用來進行長天期放款或購買長天期資產,造成資產與負債長短天期的不對稱。因此,這些銀行與其說是在經營銀行業務,倒不如說是拿著存款戶的錢進行融資套利交易(carry trade),也因此在去年聯準會猛烈升息,美元公債利率飆漲,公債價格下跌後,套利交易的風險就此曝露無遺。

至於SVB,則除了大量的套利交易外,更有其他多項違背風險分散原則的問題。例如,提供資金來源的存款戶性質過於集中,主要多為對升息最為敏感的私募及創投新創公司(全美國有一半的新創創投皆為SVB存款戶)。這些存款戶不但因升息而財富縮水,且並未從SVB 得到較高的存款利率,還有更關鍵的是,這些戶頭的存款金額都遠遠高於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提供的25萬美元保額,因此一旦對SVB流動性產生質疑,這些存款戶便迫不及待地轉存他行,著眼點則是放在若改存幾家最大的銀行,政府就會因為擔心系統性風險而予以保障。

另外,SVB的資產多為美國長天期公債,而較少客戶放款。理論上,美國公債流動性極高,變現力極強,但因長天期債券在利率上升時,資產價值減損幅度較短天期債券更大,因此雖具流動性,但SVB被迫在聯準會升息十八碼(一碼為0.25%)後出售債券,也因此必須將原本帳上的「未實現損失」改列「已實現損失」,造成資產的大幅虧損,更讓存款戶對SVB失去信心。

但在所有這些背景下,也不免讓人質疑美國銀行監理單位的角色。2018年時,美國國會修正陶德─法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大幅放鬆對中小型銀行(資產在2,500億美元以下)的監理,包括免除對其進行銀行壓力測試以及資本及流動性要求等規範。作為美國第十六大銀行的矽谷銀行,即使在去年(2022)年底時擁有2,120億的資產也尚未達到需被監理的門檻。曾與拜登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現任美國參議員華倫(Warren),當時即提出警語認為此修法可能導致銀行承擔過高風險追逐獲利,甚至因而倒閉;曾經極為風光的矽谷銀行,不幸地印證她的警語。

(作者劉憶如為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台大財務金融系兼任教授)

#本文非作商業用途,並經作者同意刊載。

 

相關新聞

中日韓5月26日~27日在首爾舉行的三國領導人會談成為討論東亞經濟與安全保障相關議題的平臺。 4年半後重啟會談的背後,...
影響力將遍及全球,甚至可能左右矽谷科技大廠未來AI發展  今年3月歐洲議會通過《AI法案》後,經過兩個多月終於獲得歐盟會員國同意,...
 《華爾街日報》母公司「新聞集團」(News Corp)與人工智慧新創公司OpenAI於22日宣布達成協議,...
路透社今天發布民意調查,預估中國今年的房屋價格將下降5.0%,房地產銷售可能萎縮10.0%,中國房市將進一步惡化。不過,分析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