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摧毀資本主義的人

英國《金融時報》資深商業作家安德魯•希爾:大維•蓋利斯Gelles, David在《摧毀資本主義的人》(The Man Who Broke Capitalism)新作中指出,通用電氣老闆傑克•韋爾奇殘酷的效率驅動導致了美國企業的長期衰落。

1981 年,傑克·韋爾奇接手通用電氣,迅速成為第一位名人CEO。他與總統打高爾夫球,與電影明星打成一片,並因將通用電氣發展成為世界上最有價值的公司而受到崇拜。但韋爾奇的成就並非源於更大的智慧或商業實力;相反地,它們是不斷推高通用電氣股價的結果,往往以犧牲工人、消費者和創新為代價。在這本引人入勝、具有啟發性的書中,大衛·蓋勒斯認為,韋爾奇單槍匹馬地開創了一個延續至今的美國資本主義新的殘酷時代。

即便如此,要讓韋爾奇對美國企業界的崩潰和美國政體的腐敗負主要責任,也需要一個飛躍。大維•蓋利斯(David Gelles)在其《摧毀資本主義的人》(The Man Who Broke Capitalism)一書中作出了很好的嘗試。他將「韋爾奇主義」(Welchism)——一種達爾文主義的信條,即「縮小規模、達成交易和金融化」——等同於帝國主義。他將其描述為一種病毒,其遺傳起源是經濟學家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股東至上理論。

蓋利斯認為,在韋爾奇身上,這種「陰險狡猾的意識形態」找到了一個完美的主人,這個出生於波士頓的好鬥之人原本不太可能在通用電氣的掌門人角逐中有勝算,卻在1981年被出人意料地任命為通用電氣首席執行官。該集團由托馬斯•愛迪生(Thomas Edison)創立,當時是一家受人尊敬但具有官僚作風的冰箱、燈泡、發動機和電線製造商。因此,它又是對強硬的成本削減和重組措施進行大規模實驗的理想孵化器。自那以後,這種措施在全球企業界中已司空見慣。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記者(也曾在英國《金融時報》任職的)蓋利斯寫道,自2001年韋爾奇退休以來,韋爾奇主義給當今的企業經濟「留下了許多破壞的痕迹」,從亞馬遜(Amazon)的工作實踐到卡夫亨氏(Kraft Heinz)的極端效率驅動等各種企業舉措都能體現這一點。

1999年,當我第一次見到韋爾奇,並對他進行採訪和寫作時,他還是首席執行官崇拜情結的主要典型,散發著強烈的個人魅力和毋庸置疑的感召力。當然,商業記者們也促進了人們對韋爾奇的英雄崇拜。

然而,幾乎就在韋爾奇將通用電氣的執掌權交給繼任者傑弗里•伊梅爾特(Jeffrey Immelt)的那一刻,他的聲譽就開始崩塌了。從能源集團安然(Enron)的倒閉開始,一連串的美國醜聞暴露了首席執行官們的越軌行為。韋爾奇遭到了強烈抵制,於是他不得不宣布摒棄其退休福利中某些此前未受質疑的福利,其中包括他最喜歡的紅襪隊(Red Sox)打棒球的芬威球場(Fenway Park)的包廂門票,以及特朗普國際酒店大廈(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 Tower)中一間能夠俯瞰中央公園(Central Park)的公寓。

韋爾奇並沒有默默淡出人們的視線。幾乎直到他2020年去世,他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的直率言論一直都很受歡迎,CNBC曾為通用電氣的商業頻道。韋爾奇給同為商人的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做宣傳,為其總統候選人資格和總統職位增添了商業光環。他還開辦了署上他自己名字的工商管理碩士(MBA)項目。

然而,他在通用電氣的直接遺產迅速消失。他在通用電氣集團內部建立的龐大金融業務通用金融(GE Capital)一直困擾著其繼任者伊梅爾特,持續到2008年金融危機乃至之後。事實證明,通用電氣在韋爾奇領導下異常順利的兩位數盈利增長是不可能持續的。2018年,該集團的董事會任命了一位外部人士拉里•卡爾普(Larry Culp)擔任首席執行官,這使得該集團作為未來首席執行官實踐學校的長期聲譽也最終瓦解。卡爾普正在拆除韋爾奇搭建的大廈。

蓋利斯巧妙地按時間敘述了該集團的衰落。但據他所述,韋爾奇主義的傳播與其說是依靠不斷衰落的通用電氣的影響力,不如說是因為韋爾奇的效仿者和崇拜者逐漸散布到各處,其中許多人都是韋爾奇本人培養出來的。

《摧毀資本主義的人》將於下月在英國出版。該書在追蹤通用電氣前首席執行官們在離開通用電氣後、轉而經營其它公司的軌跡方面很在行:隨著裁員和通用電氣式的提高效率的措施站穩腳跟,通用電氣前首席執行官們所執掌的公司先是在短期內業績大幅上升,隨後股價緩慢下跌,或者公司文化衰落,亦或兩者兼有。

通用電氣的校友們曾試圖在波音(Boeing)、製造商3M,以及自助式家居連鎖企業家得寶(Home Depot)等各種不同的企業採用韋爾奇式的管理方式。最終,在接替韋爾奇的競爭中獲得亞軍的鮑勃•納爾代利(Bob Nardelli)的執掌下,家得寶的股價下跌,而納爾代利自身的薪酬卻飆升,最終其獲得了2.1億美元的離職補償。

蓋利斯甚至在導致2018年和2019年波音737 Max致命墜毀的一系列錯誤中發現了通用電氣前老闆的足跡。幾名通用電氣前高管曾在這家飛機製造商擔任關鍵職位。其中一位是戴夫•卡爾霍恩(Dave Calhoun),他在上述的那些事故後擔任了波音公司的首席執行官。2020年,韋爾奇去世的第二天,卡爾霍恩在接受蓋利斯的採訪時稱韋爾奇是自己「永遠的導師」。蓋利斯在《摧毀資本主義的人》一書中表示,波音的員工受到了「韋爾奇在通用電氣工廠內部施加的那種壓力」。

在闡述對韋爾奇的遺產的對策時,蓋利斯建議採用更廣泛的利益相關者資本主義,從利潤分享和員工在董事會的代表權到提稅和高管薪酬上限。其中一些措施已經成為了歐洲企業資本主義的特徵。儘管如此,正如最近對這一運動的抵制所表明的,韋爾奇主義很難逆轉,至少在美國是這樣。

在美國資本主義的一個關鍵時刻,韋爾奇擁有著獨特的影響力。但面對海外競爭,他並不是唯一一個推動效率提高的人。就連他的批評者也承認,許多美國藍籌股公司早該進行改革。如果當初韋爾奇在執掌通用電氣的競爭中敗下陣來,那麼蓋利斯所讚頌的所有戰後集體主義的優勢是否會倖存下來,似乎就值得懷疑了。

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的一位通用電氣(GE)前高管表示:「如果傑克從橋上跳下去,財富500強(Fortune 500)中有一半的人會從橋上跳下去。」儘管如此,如果他不在,很可能會有其他人帶頭衝鋒。蓋利斯在這本簡短、犀利、激發的書的開頭寫道,未來的人類學家將會好奇,為什麼我們曾崇拜我們的老闆。但如果韋爾奇不存在,美國人很可能會發現,創造一個他出來是必要的。

相關新聞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綜合媒體報導,本應短缺的半導體突然出現供應過剩隱憂,除了最尖端晶片台積電(TSMC)等前3家以外,其他將陷入供應過剩或重組,...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沃牆指出,過去英鎊成為19及20世紀初最強的國際貨幣無庸置疑,但後被美元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