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國外新聞 / 如何應對下一場衰退?

如何應對下一場衰退?

編按:世界經濟成長面臨緩滯,其中具有主導角色的經濟體美國正面臨經濟衰退的危機。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漢密爾頓項目(Hamilton Project)5月23日在華盛頓舉辦的一場以「如何應對下一場衰退」為題的活動。美國前財長勞倫斯•薩默斯在會上與白宮行政管理和預算局(OMB)的局長肖恩•多諾萬(Sean Donovan)進行了交談。勞倫斯•薩默斯就解決當前擔憂的問題提出了一些看法。

文/美國前財長 勞倫斯•薩默斯 譯者/鄒策

我們應該如何應對下一場衰退?這是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漢密爾頓項目(Hamilton Project)周一在華盛頓舉辦的一場活動的主題。我在會上與白宮行政管理和預算局(OMB)的局長肖恩•多諾萬(Sean Donovan)進行了交談。我就解決當前擔憂的問題提出了一些看法。

首先,我認為,就對美國繁榮的威脅而言,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可能當選為美國總統的問題讓國會功能失調相形見絀。我認為,除了極端和反復無常的預算和貿易政策以外,特朗普還將讓那種通常在討論阿根廷、中國或俄羅斯的時候提到的政治風險與美國相關,這在歷史上將是首次。對於重新談判債務、起訴不聽話的出版物以及撕毀條約的威脅,還能怎麽解讀?作為一個問題,法西斯主義悄悄抬頭讓宏觀經濟政策相形見絀。

其次,我告誡稱,盡管我們在2009年避免重演1929年至1933年間的大蕭條,但沒有理由自滿。正如下圖所顯示的那樣,基於當前預測,美國經濟在2007年至2018年間的表現將和1929年至1940年的蕭條期間一樣糟糕。要想遏制政府債務負擔、增進美國國家安全、鼓勵對窮人更為慷慨並提高中產階級生活水平,最為重要的問題是加速經濟增長。

第三,我在論述長期經濟停滯的命題後提出,財政政策如今非常重要,它將以一種自大蕭條以來未見的方式被用作穩定政策工具。歷史證據似乎表明,美國有超過一半的幾率在今後3年正式陷入衰退。

當衰退來臨的時候,美聯儲(Fed)通常會降息4到5個百分點。

但是當下一場衰退來臨的時候,美聯儲多半不會有這麽大的降息空間。

我在這麽說的時候充分意識到美聯儲除了降息之外,還有非傳統工具可以動用。

但我不認為美聯儲出台相當於降息超過150個基點的額外刺激是可行的。畢竟,在一個存在現金的社會,利率低於-0.5%或-0.75%是不現實的,它實際上會傷害金融中介。前瞻性指引原則上是好的,但是當下一場衰退來臨的時候,未來很長一段時期的預期遠期利率將會非常低。量化寬松肯定已經進入了回報遞減的階段:收益率曲線扁平化,市場在沒有復蘇初期非流動性溢價的情況下運轉。“直升機撒錢”從本質上來說是一種財政政策(我會在以後的文章中論述這一點),它不可能由美聯儲自動實施。

動用財政政策還有一個理由。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美國經濟需要顯著的低利率才能充分增長。這些利率促使人們增加杠桿,追求高收益率,鼓勵金融工程和泡沫。如果像許多人建議的那樣大幅提高利率而不採取其他措施,那可能導致美國陷入衰退。因此正確的戰略是促進需求,從而實現財務上可持續的增長。這又回到了財政政策上,加上稅收、監管和移民改革等措施以刺激私人需求。

第四,我建議在諸多領域推行擴張性的財政政策,這樣既可以降低衰退的可能性,又可以應對下一場衰退的來臨。鑒於近年利率、就業機會和原材料成本下降,美國基礎設施投資下降是無可辯解的。

其他似乎需要財政支持的領域包括住宅市場(住房投資仍嚴重滯後)和社保支持。我提到了可以追溯至保羅•薩繆爾森(Paul Samuelson)的經濟學家們的觀點,即在一個增長率超過利率的世界里,現收現付的社保體系可以幫助世世代代。此外,它還在沒有加大政府赤字的情況下提升了需求。

正如我希望在未來文章中討論的那樣,鑒於最近的事件,經濟學家們需要重新評估他們自以為已經瞭解的宏觀經濟政策。正如上世紀70年代的事件和整個工業化世界的滯漲帶來新的政策範式一樣,我相信,最近的事件將迫使我們開發新的方法來思考經濟波動和通脹,這進而將推動人們對財政和貨幣政策的思考方式發生重大變化。

引用來源:FT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