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內新聞 / 數位人民幣挑戰美元的新戰略

數位人民幣挑戰美元的新戰略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的調查,目前全世界針對央行數位貨幣(CBDC)的研究,大多數仍停留在先導實驗或概念驗證階段(約60%),只有少數(約14%)真正進入實際開發與試點工作,大陸就是其中的佼佼者,進度最為超前。

隨著數位人民幣(e-CNY)的迅速發展,人民幣國際化、挑戰美元地位的話題再度成為市場熱點。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的調查,目前全世界針對央行數位貨幣(CBDC)的研究,大多數仍停留在先導實驗或概念驗證階段(約60%),只有少數(約14%)真正進入實際開發與試點工作,大陸就是其中的佼佼者,進度最為超前。

根據人行剛公布的《數位人民幣白皮書》,截至2021年6月底止,數位人民幣試點場景已超過132萬個,範圍涵蓋購物消費、工資發放及交通旅遊等各個領域,累計交易筆數及金額則分別高達7075萬筆及345億元人民幣。e-CNY,隱然已是下一個世代的主流貨幣。

各國對美元存在疑慮

為何市場對e-CNY如此有興趣?甚至認為其可能會威脅到美元地位?除了近年來數位貨幣發展趨勢加快,驅使各國競相投入研究外,根本性的因素還是在於美元長期的全球霸主地位,讓美國可以肆無忌憚印鈔,逼迫各國共同分擔「鑄幣稅」,從而引發世界各國的強力不滿。另一方面,現今各國對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在美元流動性過於氾濫的情況下,也存在嚴重的不信任感,各種反撲力道隨之而來。

確實,50年前著名的尼克森衝擊(或稱美元衝擊)改變全球貨幣體系的運作。當時,美國總統尼克森的一席話,讓美元與黃金正式脫鉤。美元發行不再受限於黃金儲備,只要美國聯準會願意,就可以無節制地印出他們想要的鈔票。2008年金融海嘯後的量化寬鬆(QE)如此,2020年因應疫情的大肆印鈔舉動,也是一樣。氾濫的美元雖然為全球提供大量流動性,帶動國際經貿與投資發展,但隨之而來的苦果,如物價全面上揚、資產泡沫擴大、貧富不均惡化等,全球也被迫得共同承擔。

憑藉著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長年主導地位,美國印鈔有恃無恐,但過度濫用信用優勢,讓美元的價值開始受到質疑。在美元價值漸漸受到世人懷疑之際,人民幣成為取代美元的新希望,因而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受到許多人關注。只是,人民幣國際化推動10多年,在跨境貿易、投資及儲備貨幣的地位上,確實取得不錯的成果,但仍難以撼動美元的地位。

除了資本帳管制仍未全面鬆綁外,另一個關鍵原因是,國際社會對於人民幣的信任感仍未充分建立。國際知名金融大師艾肯格林指出,這個信任感是立基於民主化之上,而這正好是中國所欠缺的。他列舉所有過去曾擁有過國際通貨的國家,如荷蘭、英國及美國等,強調沒有一個不是民主國家。顯然一國貨幣想要國際化,民主化可能是其中的一個必要條件。

數位貨幣 全新的競爭戰場

不過,進入21世紀,艾肯格林的理論是否仍然正確,還需要未來的發展來驗證。但取得國際社會信任感,讓其他國家人們願意使用人民幣作為交易媒介、計價單位或價值儲藏工具,確實是人民幣與美元競爭的勝負關鍵之一。過去大陸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也是基於這樣的戰略思維在進行。不過,儘管總體方針沒錯,但細節部分可能還有很大的改進與調整空間,甚至必須融入一些新戰略思維。e-CNY應是一個可以善加利用的全新工具與籌碼。

實際做法上,可以透過e-CNY的全球領先優勢,結合大陸在一帶一路的經濟影響力,進而強化e-CNY在一帶一路國家的跨境支付角色。也就是說,先以成為區域軸心貨幣為首要目標,再來挑戰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年初人行聯合香港、泰國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央行,共同發起多邊央行數位貨幣橋(m-CBDC Bridge)研究項目,藉以探索e-CNY在跨境支付中的應用,就是很好的開端。

在數位化潮流驅動下,數位貨幣彼此之間的競爭,已經成為全新的貨幣戰場。可能因為對美元過度自信,美國在這個戰場上並沒有競爭意識,表現相對落後。如果大陸能夠好好把握這個機會,發揮e-CNY的先發優勢,從部分區域著手,逐步滿足數位貨幣的貿易結算與投資需求,建立當地人民或企業使用的信任感,之後再擴散至其他地區,相信一定能大幅提升e-CNY的影響力與吸引力。到時,人民幣國際化將水到渠成。

引用來源: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