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美國經濟不大可能「軟著陸」

美國經濟不大可能「軟著陸」

編按:儘管鮑爾與葉倫樂觀看待美國經濟成長正在復甦中,但國際經濟局勢仍受戰爭、疫情影響,通膨現象洗捲而來,鮑爾透漏,6月和7月還會升息2碼;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 馬丁•沃爾夫分析指出,美國經濟要軟著陸似乎不太可能。

馬丁•沃爾夫分析指出,「通脹太高了,我們理解它造成的艱難。我們正在迅速採取行動,好讓它回落。我們既有我們需要的工具,也有為美國家庭和企業恢復物價穩定的決心。」這是上周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MOC)結束會議後,美聯儲(Fed)主席傑伊•鮑威爾(Jay Powell)在新聞發布會上的開場白。這是低聲下氣的道歉,但聽起來也很像2012年7月時任歐洲央行(ECB)行長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說出的那句很有名的話——「不惜一切代價」。

美聯儲再次承諾致力於保持低通脹,這預示著什麼?鮑威爾樂觀地表示,「我們有很大的機會實現軟著陸」。他的意思是,需求將更接近供給,這反過來可以「降低工資,降低通脹,同時又不減緩經濟增長、導致衰退和失業率大幅上升」。他還表示,「美國經濟強勁,有能力應對收緊的貨幣政策……但我想說,我預計這將非常具有挑戰性。」

關於這番言論最令人費解的不是承認話中所說的道路很難抵達目的地,而是他相信能夠抵達目的地。僅僅通過給過熱的勞動力市場降溫,就可能將通脹降低到目標水平嗎?

一些人認為或許可以。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教授、美聯儲前副主席艾倫•布林德(Alan Blinder)最近指出,在過去的11次案例中,美聯儲的緊縮政策至少有7次確實帶來了「相當軟的」著陸。進行這些比較的困難在於,目前的通脹率處於40年來的最高水平。在截至2022年3月的一年裡,即使是「核心」消費者價格指數(不包括能源和食品)也達到了6.5%。

如果有人認為,在適度緊縮之後,通脹就將逐漸消退,那麼他一定仍認為通脹在很大程度上是「短暫的」。這是非常樂觀的看法。至關重要的是,美國經歷了異常強勁的復甦。去年的產出增長遠高於其他主要高收入國家。勞動力市場的復甦勢頭強勁,職位空缺率和離職率居高不下,失業率迅速回落到低位。只有就業率略低於之前的峰值。此外,正如美國經濟顧問委員會(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前主席賈森•弗曼(Jason Furman)所指出的,工資增長也很強勁,只是增速有所放緩。

困難在於,與鮑威爾的斷言相反,通脹通常不會在如此強勁的經濟中逐漸消退。毫無疑問,造成此輪通脹的一部分原因是國內和全球的供應約束,上個月發布的《美國總統經濟報告》(Economic Report of the President)對此有過詳細討論。但這也等於在說,過度的需求正在對國內外的供應造成壓力。如果要證明鮑威爾是正確的,供應約束至少不能變得更糟,而受到供應約束不利影響的企業和員工必須無怨無悔地承受利潤和實際收入的減少。然而,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正如弗曼所指出的:「在截至3月份的12個月里,消費者價格指數增長8.5%,遠遠快於名義工資的增速,導致實際工資出現至少40年來最快的年降幅。」成本-價格螺旋上升的條件現在已經出現。相反,人們只能寄希望於供應和勞動力市場的約束出現逆轉,導致價格下跌,這樣一來,讓下降的收入恢復增長的需要也就隨之消失。

這種認為不需要經濟大幅衰退就能抑制通脹的觀點是樂觀的。但這並不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唯一的樂觀主義。另一個樂觀看法是相信這樣的衰退是可以避免的。這裡的困難在於,對經濟放緩進行微調將比正常時候更加困難。一個不確定的因素是,高通脹導致的實際收入減少可能會抑制需求,但會在多大程度上抑制需求,取決於消費者有多大意願花掉他們在新冠引發的經濟衰退期間積攢的儲蓄。

可能更重要的另一個不確定性是,收緊貨幣政策將如何影響美國及海外的金融狀況。別忘了全球以美元計價的債務水平異常高。此外,資產價格也達到了極端水平:2022年2月,美國房價————以標準普爾/Case-Shiller全國房價指數(S&P/Case-Shiller National Home Price Index)衡量,以消費者價格指數進行平減——比金融危機前高出15%;此外,經周期因素調整後的股票市盈率也高於1881年以來的大部分時期,只除了上世紀90年代末和2000年初。倘若收緊貨幣政策導致資產價格崩潰,將會加大美聯儲政策的影響,但這是不可預測的。即使是美聯儲溫和的行動也產生了巨大影響:預期利率大幅上升,令市場陷入了動蕩。我們所看到的是這種動蕩的結束,還是只是它的開始?後者看起來可能性更大。

除了歷史學家,提出我們是如何陷入這種困境的疑問可能都沒有意義。顯然,這部分是由於不可預測的衝擊。但政策制定者之前對通脹過於樂觀。面對一場不尋常的危機,他們本應在最糟糕的時期剛剛過去時,就立刻開始對這場危機中推出的貨幣政策進行正常化。美聯儲撤走酒缽的時間太晚了。

唉,現在很可能需要一場衰退來控制通脹預期。還有,即使事實證明控制通脹預期是不必要的——因為通脹逐漸消退——經濟衰退也仍有可能發生,原因很簡單,即使是適度收緊貨幣政策也會對當今脆弱的資產市場造成嚴重衝擊。但美聯儲必須維持其在通脹問題上已經受到重創的信譽。這是央行職責的核心。它必須鼓起勇氣,並不惜一切代價。

譯者/何黎

 

引用來源:金融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