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美聯儲「2倍速加息」是一場豪賭

美聯儲「2倍速加息」是一場豪賭

《 日經》金融專家河浪武史指出,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時隔21年決定大幅加息0.5%。「量化緊縮」也已開始,美國正在急忙遏制通貨膨脹。綜合因素引發了美國物價上升,貨幣政策不是特效藥。但美聯儲仍加快貨幣緊縮,因為必須要儘早收回3萬億美元規模的過剩資金,以防止「銀行系統性過熱」。

「信用過熱」是下一個風險

「美聯儲遲緩的行動十分危險,應該在每次會議都討論0.5%以上的加息」,美國前財政部長桑默斯嚴厲批評了鮑威爾體制,他曾是美聯儲主席職位最有力的競爭者。美國3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同比上漲8.5%,出現40年來最嚴重的高通膨。生活必需品漲價明顯,社會對美聯儲的評價明顯改變。

美聯儲在3月解除了零利率,5月4日舉行的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決定加息0.5%。基準利率的提高幅度一般為0.25%。主席鮑威爾暗示在下次會議上也要加息0.5%,要以罕見的「2倍速加息」遏制通貨膨脹。

拙劣而迅速的貨幣緊縮招致經濟衰退的風險很高。但是,美聯儲仍選擇了大幅加息,原因是潛伏著通貨膨脹進一步加劇的風險。雖然物價和股價存在過熱跡象,但銀行系統的溫度並未相應提高。金融推動經濟增長的「信用創造」仍處於低水平,如果信用創造出現過熱,最終通貨膨脹將難以遏制。

信用乘數顯示的是央行供應的資金在多大程度上流向整體經濟。在1980年代的美國曾達到11倍,成為高通膨長期持續的原因。2008年雷曼危機以後迅速下降,到2022年降至3~4倍。美國商業銀行的存貸比為6成左右,與日本相同,設備投資和住宅投資並未像商品消費一樣過熱。

不過,如果企業和家庭認為物價和經濟都不會明顯惡化,局勢將發生改變。借來低利率資金進行投資的趨勢將加強,信用乘數也將隨之提高。美聯儲通過量化寬鬆,將持有資産量從4萬億美元增加至9萬億美元,但由於超額儲備等原因,逾3萬億美元的「過剩流動性」留在銀行系統內。目前,如果乘數效果發揮作用,資金加速膨脹,將難以遏制經濟的過熱。

美聯儲之所以在加息的同時匆忙敲定量化緊縮,是為了儘早收回貨幣寬鬆釋放的資金,防止「信用的過熱」。資産壓縮的速度最高達到每月950億美元,這達到上次量化緊縮時(2017~2019年)的2倍。

問題或許是有可能無法借助「加快緊縮」推動通貨膨脹率重回2%的目標。美聯儲在新冠危機加劇的2020年3月,同時啟動了零利率政策和量化寬鬆政策。為期2年的貨幣寬鬆達到史無前例的規模,但這並非目前通貨膨脹的真正原因。

 

過度儲蓄和供應短缺

 

最主要的原因在於鉅額的財政刺激。美國的新冠疫情對策合計接近6萬億美元,增至名義國內生産總值(GDP)的近3成。由於發放現金,家庭出現數萬億美元規模的「過度儲蓄」,隨著經濟重啟,消費迅速過熱。另一方面,商品和服務的供應能力因疫情和烏克蘭危機仍未擺脫低迷。需求過熱和供應短缺疊加,刺激企業的「積極提價」,意外導致了高通膨。

美聯儲能採取的行動是通過貨幣緊縮,將需求抑制在目前較低的供給水平之下。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前總裁比爾·達德利(Bill Dudley)甚至指出,「有效的方法是讓股票投資者遭受損失」。對於「輕儲蓄、重投資」的美國家庭來説,諷刺的是股價下跌將成為最重要的消費抑制措施。

 

桑默斯指出,如果不將基準利率提高至5%左右,物價就不會停止上漲。強制出售持有國債等迅速的量化緊縮措施也將成為討論課題,但市場難以避免出現混亂。一切交給美聯儲的強壓通膨措施是一場豪賭,消除勞動力短缺的和重建供應鏈等多方面的物價對策也不可或缺。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 河浪武史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

引用來源:日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