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美元衝擊 資金不與經濟聯動 美元地位下降

美元衝擊 資金不與經濟聯動 美元地位下降

編按:《日經》針對美元衝擊專題報導,1971年8月,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森宣佈停止黃金和美元的兌換,令「黃金美元本位制」瓦解。50年前,美國停止美元兌換黃金,使貨幣政策的靈活性隨之提高,容易抑制繁榮與蕭條的波動幅度。另一方面,資金的大量供給,也許導致阻礙應對數位化等的經濟結構變化。中國崛起更是加劇美元地位下降。

美元衝擊 資金不與經濟聯動

成為國際貨幣制度轉捩點的「尼克森衝擊(美元衝擊)」到8月15日迎來50年。黃金儲備制約消失的貨幣出現膨脹,浮動匯率制下的匯率驟變開始帶來貨幣危機。如何控制漂流的貨幣,帶來富裕?新的摸索已經開始。

「多次與無家可歸的人交流」「即使經濟局部表現強勁,也還有很多人並非如此」,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主席鮑威爾提及貧富差距的情況正在增加。

為應對新冠疫情帶來的危機,美國大把撒錢。由於貨幣寬鬆和財政政策,貨幣供給量(M2,現金和存款等)在1年多時間裏增加約5萬億美元。但是,資金只是將股價推高至最高點,使富裕階層更加富裕,低收入階層仍受失業的困擾。

「黃金美元本位制」瓦解的後患

「貨幣的守護者」央行感到煩惱。其間接原因在於貨幣和經濟的關係發生改變的50年前。

1971年8月,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森宣佈停止黃金和美元的兌換。美元和黃金掛鉤、各國貨幣的匯率與美元掛鉤這一第2次世界大戰後的框架「黃金美元本位制」瓦解。

原因是國際收支惡化導致美國國內的黃金出現不足,但當時有期待認為,如果切斷美元和黃金的聯絡,經濟學者凱恩斯稱之為「黃金桎梏」的貨幣量限制將消失,將激發經濟的潛力。

隨後,資金量膨脹。世界銀行統計顯示,世界貨幣供給量在50年裏從國內生産總值(GDP)的6成增加至1.3倍。

證券投資和融資跨越邊境,國際清算銀行(BIS)統計顯示,每天的外匯交易額截至2019年為6.6萬億美元,達到有可比數據的30年前的12倍。

貨幣的激增是否使世界更加富裕呢?當時,將短波收音機的天線伸出窗外、拼命收聽尼克森總統演説的日本大藏省(現為財務省)前財務官行天豐雄針對消極的一面表示,「由於金融的膨脹,開始時常擔憂泡沫的産生和崩潰,貧富差距的擴大也難以阻止」。

截至上世紀90年代,存在美元的供給量增加、美國名義GDP增長率隨之提高的傾向。但在2010年以後,雖然供給量增至2.4倍,但GDP僅為1.6倍。美國股市的總市值達到約3倍,但惠及實體經濟的能力正在減弱。

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統計顯示,以上世紀70年代為轉捩點,在美國,即使生産效率提高,勞動者的平均工資也難以上升。貨幣的膨脹與市場主義和全球化産生聯絡,跨國企業的管理層和股東從中受益,但勞動者受益的情況減少。

「必須每天多次進行漲價」,在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經營食品店的賈利爾·穆拉德(音譯,42歲)發出叫苦聲。

在經濟危機加劇的2019年秋季以後,該國貨幣黎巴嫩鎊的「黑市匯率」産生,實際價值暴跌至與美元掛鉤的官方匯率的10分之1以下。砂糖和油等依賴進口的食品價格上漲至8倍以上。

相對於黃金,美元價值縮水98%

黎巴嫩保持較高貨幣價值和存款利率,吸引了海外資金,建立了偏重金融部門的經濟。「除旅遊業以外幾乎沒有工業,卻過著超出自己能力的生活」,在英國渣打銀行的黎巴嫩法人擔任負責人的經濟學家這樣感嘆。

黎巴嫩危機彰顯出依賴資金的經濟增長的脆弱性。沒有實體經濟的富裕難以持續。

央行除了貧富差距之外還瞄準氣候變化問題,開始向加強經濟潛力的方向引導資金。「在已開發國家央行進行信息和意見交換中,認為應採取某些對策的想法擴大」,日本銀行總裁黑田東彥如此表示。

50年前僅為35美元/盎司的黃金行情已漲至1800美元大關。反過來説,相對於黃金,美元的價值縮水98%。日本pictet投信投資顧問的社長萩野琢英錶示,「貨幣供給量增加,價值動搖之時,出現黃金迅速上升的局面」,購買黃金的投資者再次增加。

在50年前,美國停止美元兌換黃金,使貨幣政策的靈活性隨之提高,容易抑制繁榮與蕭條的波動幅度。

另一方面,由於資金的大量供給,雖然緩解了金融危機等的痛苦,但也許導致了阻礙應對數位化等的經濟結構變化。如何恢復實體經濟的增長力正受到考驗。

美元地位下降

與軸心貨幣美元保持距離的趨勢正在加強。

中俄遠離美元

俄羅斯7月完成了長達1個多月的出售美元的操作,將主權財富基金「國家福利基金」佔35%的美元清零,將人民幣和歐元分別從15%增加至30%、從35%增至40%。

中國也將外匯儲備中的美元比重在20年裏從8成降至6成,中國相關人士透露,面臨美國制裁的伊朗産原油的進口到2020年4月改為基本上以人民幣計價。世界外匯儲備的美元比率從頂峰時的87%降至59%。

即使「尼克森衝擊」削弱了價值,美國仍保持了美元的主導權貨幣地位。世界貿易結算的近一半以美元計價,經濟信息集中於美國。不願服從美國的國家和企業遠離美元,反過來證明其支配力之強。

接下來的半個世紀美元主導權能否高枕無憂?哈佛大學的肯尼思·羅格夫教授敲響警鐘:「與大家想像的相比更加脆弱」。

中國崛起加劇趨勢

問題在於美國自身。由於新冠疫情,財政赤字達到歷史新高的3萬億美元,經常項目收支逆差達到時隔11年的最高水平。目前的通貨膨脹達到5%。類似於越南戰爭導致財政惡化,歐洲和日本崛起導致貿易低迷的50年前。

與美元對各國貨幣遭到拋售的當時不同,現在美國經濟相對強勁,對美元構成支撐,但潛在的貶值隱憂愈演愈烈。

中國的崛起也將加劇這種風險。在半世紀前加強力量的西德馬克成為歐洲統一貨幣歐元,在外匯儲備中佔到2成。肯尼思·羅格夫認為,「中國遲早將轉向浮動匯率制,亞洲將以人民幣為核心統一起來」。

中美的經濟規模被認為在2030年前後發生逆轉。其實中國已在貿易上超過了美國。從貨物進出口的全球份額來看,最近50年美國從13%降至11%,而中國則從1%提高至13%。

當然,很難想像中國會馬上認可資本自由流動,缺乏取代美國為世界穩定承擔責任的意圖和能力。

這種情況存在危機。 1931年,在奧地利的銀行破產後,當時的軸心貨幣國英國缺乏防止危機波及的力量,而屬於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的美國則缺乏承擔責任的想法。 「主導權的缺席」招致經濟收縮和條塊化,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是經濟學者查爾斯·P·金德爾伯格總結的教訓。

在肩負國際貨幣系統穩定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23年問題」正被談論。

IMF力爭在2023年之前確定增資計劃。各國的出資比例根據國內生產總值(GDP)計算,但隨著中國經濟的增長,美國的出資比例將比現在的17%下降,有可能低於對重要事項擁有事實上否決權的15%。

如果美國國會拒絕增資,中國有可能拋棄IMF,設立本國主導的新基金。這種風險場景也浮出水面。軸心貨幣的動搖可能割裂國際貨幣體制,再次令世界發生震動。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

引用來源:日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