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烏克蘭戰爭影響深遠

烏克蘭戰爭影響深遠

《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分析指出,短期而言,烏克蘭戰爭造成全球經濟增速下降、通脹上升;長期而言,它將危及全球化,使經濟脫鉤不可避免。

普京對烏克蘭攻擊將重塑世界,如何重塑仍不確定。戰爭的結果,更廣泛的影響,包括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在很大程度上都是未知的。但有些影響已經太明顯了。這場戰爭距離疫情爆發僅僅兩年,是又一次經濟衝擊,對烏克蘭來說是一場災難,對俄羅斯來說更是糟糕,對歐洲其他國家和世界大部分地區來說都是影響重大。

和往常一樣,難民主要影響是地方性的,波蘭接納的難民數量已經位居世界第二,僅次於土耳其。難民也在湧入其他東歐國家,還會有更多的難民到來。也會有許多人希望留在祖國附近,希望能早日回國。他們需要食物和住所。

然而,經合組織(OECD)公佈一份中期經濟展望,戰爭影響遠遠超出了東歐乃至整個歐洲。俄羅斯和烏克蘭僅佔全球產出的2%,在全球貿易中所佔比例也差不多。俄羅斯接收的外國直接投資和俄羅斯對外直接投資存量也僅佔全球總額的1%至1.5%。兩國在全球金融中更廣泛的作用也微不足道。然而,它們對世界經濟仍然重要,主要是因為它們是關鍵大宗商品的重要供應國,特别是穀物、化肥、天然氣、石油和重要金屬,這些大宗商品在世界市場上的價格都在飆升。

經合組織估計,這一衝擊將使今年的世界產出增長率比原本該有的水平低1.1個百分點。對美國的影響僅為0.9個百分點,但對歐元區的影響將是1.4個百分點。其對通脹的影響將使全球、歐元區和美國的通脹率分別上升2.5個百分點、2個百分點和1.4個百分點。而能源和食品價格上漲導致的消費者實際收入減少,將遠遠超過這些國內生產總值(GDP)損失。能源和食品凈進口國的實際收入也將比其GDP受到更嚴重的影響。經合組織的估計也可能過於樂觀。這將取決於多種因素,尤其是這場邪惡戰爭的持續時間,以及制裁擴散到中國的可能性,或能源進口禁運擴散到歐洲的可能性。

這些對產出的預計直接影響遠小於新冠疫情對產出的影響:2020年,全球產出增長率最終比趨勢水平低了約6個百分點。但在本次新的衝擊到來之前,尚未實現從新冠疫情的完全復甦。本次衝擊使國際關係受損,國家安全擔憂加劇,全球化正當性遭到破壞。這場悲劇可能會投下長長的陰影。

原因之一是它對通脹和通脹預期的影響。美聯儲(Fed)已變得更加鷹派。但它仍相信「完美的反通脹」(immaculate disinflation)——即在失業率不大幅上升(乃至不上升)的情況下遏制通脹的能力。歐洲央行(ECB)也面臨通脹飆升的問題,它將被迫做出回應。實際上,收緊政策對經濟活動和就業的損害可能比現在預期的要大,部分原因是金融體系的脆弱性。

更根本的是,以西方為一方、以俄羅斯和中國為另一方的地緣政治分歧的出現,將危及全球化。俄中將努力減少對西方貨幣和金融市場的依賴。它們和西方都將努力減少對與對手開展貿易的依賴。供應鏈將縮短並區域化。然而,請注意,歐洲對烏克蘭零件的依賴已經是區域性的了。

經濟政策在戰爭時期只有有限的意義。它不能拯救那些遭受攻擊的人,儘管它可以尋求懲罰或嚇阻那些負有責任的人。但它能夠而且必須對戰爭的後果作出反應。貨幣政策必須繼續以控制通脹和通脹預期為目標,無論這看起來多麼令人不快。但各國有可能也有必要將財政資源用於照顧難民,並緩解能源和食品價格上漲對最弱勢群體的影響。後者包括發展中國家的許多民眾,特别是能源和食品凈進口國的民眾。他們將需要大量的短期支持。去年新生成的特别提款權現在可以用於這些目的。高收入國家不需要這些特别提款權,它們應該向最需要的國家提供或至少借出這些特别提款權。

對這一悲劇的回應必須遠遠超過短期。正如新冠疫情迫使我們規劃如何應對未來的大流行病一樣,這場戰爭也必須迫使我們在一個比我們大多數人預期或至少希望的更充滿敵意的世界裡,更加認真地思考安全問題。更快地轉向可再生能源,將增強能源安全。這不再僅僅是氣候問題。在短期內,化石燃料來源的多樣化也將是必不可少的。同樣,很明顯,西方,尤其是歐洲,將不得不大規模協同提高集體防禦能力。這要花錢。歐洲人有資源在戰略上更加獨立。他們應該使用這些資源。只要孤立主義右翼在美國仍然如此強大,這將不僅是正確的,而且是明智的。

最後但同樣重要的一點是,只要俄羅斯這個邪惡的政權存在下去,就必須讓它繼續是賤民國家。但我們也必須與中國建立一種新的關係。我們仍然必須合作。然而,我們不能再依賴這個正在崛起的巨人提供必需品。我們處在一個嶄新的世界。經濟脫鉤現在肯定會變得深刻和不可逆轉。我認為這是無法避免的。

引用來源: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