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俄烏局勢或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俄烏局勢或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日經》報導指出,國際結算網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對俄羅斯制裁。針對這種被稱為「猛藥」、「金融版核武器」的制裁措施,有傳聞稱,作為對抗手段,俄方將接入中國的結算系統「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如果俄羅斯參與中國的系統,將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

存在感不斷增加的「CIPS」

人民幣匯率眼下維持在1美元兌6.3元附近,在約4年來的高點附近嘗試進一步向上突破。

買入人民幣的背景各種各樣,但有觀測指出,其中之一是俄羅斯考慮接入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以維持其結算網路。從長遠來看,將有助於人民幣的存在感進一步提升,市場人士正關注其動向。

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的實績在穩定提升。該系統2015年開始投入使用。這是中國國內銀行可以通過中國人民銀行(央行)與國外銀行進行人民幣結算的平臺。全球共有75家銀行直接參加,日本三大銀行(三菱UFJ銀行、三井住友銀行、瑞穗銀行)名列其中。「非直接參加行」超過1205家。單日平均交易額在2月為3888億元,比2021年3月增加了49%。

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中的佔比提高

在結算增加的同時,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的存在感也在不斷提高。外匯儲備就是其中之一。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統計數據為基礎,對全球外匯儲備中各種貨幣的佔比進行計算,2016年底美元為65.36%,人民幣為1.08%。到了2021年9月底,儘管外匯市場上美元開始升值,其佔比卻降至59.15%,而人民幣則上升到2.66%。雖説遠沒有達到可以一決高下的地步,但呈現出來的趨勢卻是「美元存在感下降,人民幣上升」。

人民幣在2016年以後納入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創設的作為儲備資産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在這一領域其地位更高,美元為41.73%,人民元提高到10.92%。

俄羅斯採用人民幣也許會強化這一趨勢。英國牛津經濟研究院的胡東安(Tommy Wu)認為,在中國的貿易中,雖然俄羅斯的佔比不到2.4%,但「長遠來看,擴大使用人民幣可能會讓中國受益」。

數位貨幣成為重要力量

央行數位貨幣(CBDC)的存在也不容忽視。在北京冬奧會上亮相的「數位人民幣」已經走在其他國家央行數位貨幣的前面。使用方便的數位人民幣快速普及,除了中國國內,還在國外得到廣泛使用,歐美對此繃緊了神經。

野村綜合研究所資深經濟學家木內登英指出,烏克蘭問題和已開發國家對俄羅斯的制裁,可能會成為中俄等國家與民主主義國家集團之間圍繞使用央行數位貨幣的新國際結算制度展開「主導權爭奪的起點」。

在現代史上,隨著蘇聯的解體,美國領導的民主主義取得了勝利。但現在,中俄正在試圖扭轉局面。民主主義站到了岔路口,以往美元作為事實上的軸心貨幣,成為意識形態擴張的武器,其主導權或許也已開始成為修正的對象。

人民幣正式走向國際化,始於中國成為「IMF第八條款國」(取消外匯交易管制)的1996年。中國通過擴大跨境人民幣債券開放資本市場,推行「一帶一路」構想,並不斷推進央行數位貨幣,在過去了四分之一個世紀的今天,人民幣迎來新的局面。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

引用來源:日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