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蘇宏達》普亭的謀略和俄羅斯的宿命

蘇宏達》普亭的謀略和俄羅斯的宿命

蘇宏達
台灣大學政治系莫內講座教授、歐洲科學暨藝術學院院士蘇宏達撰文分析俄烏衝突下「普亭的謀略和俄羅斯的宿命」,他表示,普亭要的結果,可能就是烏東二省宣布獨立並公開請求莫斯科承認和支援,與2008年俄軍入侵喬治亞北方二省模式如出一轍。

普亭烏克蘭邊界集結了十萬重兵,千輛坦克,同時動員最先進的蘇愷戰鬥機呼嘯上空,甚至舉行核戰演習。俄軍即將入侵烏克蘭甚囂塵上。

但是,普亭到底要得到什麼?現在有三種說法。

檯面上的,普亭反覆要求美歐承諾不會同意烏克蘭加入北約和歐盟,甚至美軍撤離波羅的海三國和波蘭、匈牙利等東歐國家。前者,美歐事實上早知道也默認了,因為二○一四年以後美國和歐盟都很清楚,讓烏克蘭加入等同向俄宣戰,碰不得,至多同意簽署自由貿易或經濟夥伴協定。但是,美歐不可能公開承諾,更遑論化為白紙黑字。而後者,是個假議題。因為這些國家都已是北約和歐盟正式會員國,一旦美國同意撤軍,等同撕毀盟約、背叛歐洲。所以,普亭的兩個檯面上要求,美歐都不會同意,而普亭也心知肚明,仍然反覆叫嚷,主要是強化國內的支持和國外的諒解。譬如:德國前海軍司令就指出,美歐必須理解俄羅斯的不安全感,不能讓北約東擴到烏克蘭。

第二種說法,是俄羅斯真的準備入侵基輔,扶植親俄政權,然後撤軍。因為基輔不乏親俄或主張緩和對俄關係的政治人物,也有一定的民意基礎。但是,自從俄國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同時實際控制烏東二省後,不論從人口數或政治氛圍上來看,烏克蘭親俄或對俄友善的力量大減。俄羅斯若真的入侵基輔扶植親俄政權,勢必陷入泥沼進退兩難,類似當年入侵阿富汗,同時授予美國透過游擊戰或各種恐攻動亂,弱化俄國的舞台。

我以為,普亭要的是第三種結果,就是烏東二省宣布獨立並公開請求莫斯科承認和支援,與二○○八年俄軍入侵喬治亞北方二省模式如出一轍。接著,普亭就會應烏東斯拉夫兄弟的請求,以解放者和救世主的姿態,派軍進駐。而普亭也已簽署命令承認烏東二省為獨立共和國,並派軍進駐「維和」。這麼做,對普亭的好處是:對內,再度展現強人領導、激發民族主義情緒,壓制政敵、異議人士以及因為疫情重挫經濟而產生的不滿;對外,則在不與西方直接軍事衝突的情況下,明白粉碎了未來北約和歐盟東擴烏克蘭的任何可能,並迫使已經失去克里米亞和烏東二省的基輔政府,未來任何作為都必須顧及莫斯科的利益和態度,不再能完全倒向西方,也就是徹底的「中立化」。

併吞克里米亞,建立烏東兩個傀儡小國,同時壓制殘存的烏克蘭不再倒向西方,普亭就在俄羅斯西邊建立了一個抵禦西方的藩籬。

普亭的謀略一定成功,因為美國和歐盟根本不準備和俄軍開戰,歐洲許多國家尤其依賴西伯利亞的天然氣和石油。何況,東方的中國大陸虎視眈眈,也掣肘了美歐抗俄的意志和能力。

但是,普亭的成功只是重蹈俄羅斯過去兩百年的宿命和覆轍。俄羅斯土地廣袤、鄰國眾多,卻無險可守,加上人口不足,只得不斷向四周擴張,常年維持龐大的軍力並展現隨時戰鬥的準備,同時建立附庸國以為屏障。但是,異於美國在歐亞兩端建立盟友,俄羅斯周遭的附庸國都是賠錢貨,經濟無法自立,政權也不得人心,全都仰賴俄羅斯的資源挹注和駐軍壓制,長此以往,反而拖垮了俄羅斯。沙俄、蘇聯都因此崩解。

普亭現在儘管威風八面,顯然也逃不出俄羅斯的宿命。強人普亭的背後,其實是再一個邁向崩解的俄羅斯帝國。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系莫內講座教授、歐洲科學暨藝術學院院士)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