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半導體產業新主角競爭(下)

半導體產業新主角競爭(下)

《日經》分析指出,「考慮到半導體是所有高科技産業的基礎,就必須意識到我國的現狀處於危機局面」,這是日本2000年半導體業界團體發佈的建議書開頭。20多年過去,日本的危機依舊。日本現在正再次啟動重振半導體這一國家計劃,應從過去的失敗中吸取哪些教訓呢?

日本重啟國家計劃

手拿《日本列島改造論》

「這是創造數位版《列島改造論》的時代」,日本經濟産業省信息産業課長西川和見在2021年12月的半導體展會主題演講中熱情發表了演講。他一隻手拿著的是前首相田中角榮撰寫的《日本列島改造論》一書。

日本經濟産業省2021年3月邀請行業相關人士召開了戰略研討會議,同年6月發佈了《半導體數位産業戰略》。日本通過補充預算,確保了對尖端工廠的投資以及推動現有設備升級的補貼等。

日本描繪的路線圖是支援強化製造基礎,以及2020年代後半期量産的新一代技術,到2030年代以光電融合技術等為依託,重振最尖端技術。

日本經濟産業省的補貼成為台積電(TSMC)在熊本縣建廠的推動因素。但是,不僅台積電預定建設的線寬20奈米的生産線,日本還把吸引更尖端的據點放入視野。

在同一展會上登臺的日本執政黨自民黨半導體議員聯盟會長甘利明也意氣飛揚地表示:「不會僅滿足於20奈米」,需要在今後10年推進10萬億日元規模的政企投資。

「如果20年前有這樣的熱情……」,日本半導體相關企業的高層如此表示。如果時針倒轉,日本20年前也曾出現過重振半導體的氛圍。

2000年3月,行業智庫旗下的委員會發佈了題為《日本半導體産業的復活》的建議書,指出日本企業的供貨份額明顯減少,目前處於「危機狀況」,呼籲政企學合作推動微細化等尖端技術開發。

「日本股份公司」的記憶

「在當時的日本,由於與美國的半導體摩擦,曾經被批評為‘Japan Ink(日本股份公司)’,缺乏國家戰略」,作為委員長髮布報告書的日立製作所前專務牧本次生這樣回顧。

以提出建議為契機,自2001年度起,政企聯合項目全面啟動。除了在國家主導下承擔微細化基礎研究的「MIRAI」、以民間為主體開發加工技術的「Asuka」之外,多個計劃紛紛啟動。確定瞄準尖端技術的工序,各企業派遣了技術人員。

日本的工程師集結到一起研發新一代技術,和1970年代構建DRAM基礎技術的政企計劃「超LSI技術研究組合」時如出一轍。但是,參加企業的步調並不統一,結果未能取得顯著的成果。

形成對照的是海外。比利時1984年設立的微電子研究中心(IMEC)從各國企業獲得資金和研究人員,主導了聯合開發計劃。

企業方面也借助微電子研究中心的設備進行了需要鉅額投資的先行開發。通過與微電子研究中心等的共同開發,荷蘭的ASML成功打入日本企業放棄的尖端光刻設備市場。

成為台積電和聯華電子(UMC)母體的則是台灣工業技術研究院(ITRI)。工業技術研究院自1970年代起從美國引進技術等,確保了試生産線。在海外積累經驗的人才回來創業,打造了世界最大的半導體廠商。

應學習「追隨」戰略

牧本表示,「現在的日本應學習台灣等經歷的‘追隨’戰略」。比利時和台灣兩者的共同點是在缺乏人才和企業等基礎的情況下,吸收了海外企業的知識。

最近20年,半導體的技術開發和尖端工廠運營所需的資金大幅增加。有業內企業首腦表示,甘利明提出的10萬億日元規模的官民投資「如果真想重振雄風,這是適當的規模」。

「有必要構建國家、企業和産學之間、以及人才與物流在全球有機合作的體制」,日本經濟産業省在2021年11月公佈的今後半導體戰略的指引中,提出了強化國內外合作。具體措施將在今後敲定,但具有立足點。

日本産業技術綜合研究所(簡稱産綜研)2021年設立了「尖端半導體製造技術聯盟」。在茨城縣筑波市的基地引進尖端的生産設備,意在共同用在新一代半導體技術的開發上。

日本有佳能和東京電子等製造設備企業等參加,台積電和英特爾也成為贊助會員。

在日本産業技術綜合研究所的佔地內,台積電將設後製程試生産線。筑波市將匯聚全球性企業和知識。産綜研等運營的半導體研究基地「TIA」的負責人金丸正剛表示,「希望不分國內外企業,構建讓半導體人才做好研發的環境」。

近年來,以中美貿易摩擦為代表,圍繞高科技技術的脫鉤加劇。半導體被視為經濟安全保障上的戰略物資,行業的大規模併購(M&A)面臨各地反壟斷機構的嚴厲審視。為了與競爭對手保持平衡,該聯盟能否成為合作的第一步?「國家計劃」的真正價值將受到拷問。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江口良輔、佐藤雅哉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

引用來源:日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