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成為日本央行總裁的條件是什麼?

成為日本央行總裁的條件是什麼?

日本前央行總裁一萬田尚登曾說過一句話:「日本銀行總裁不能像過去那樣超然物外。因為日本官廳中不僅有大蔵省,還有經濟企劃廳,並且還要努力取得國會方面乃至廣大國民的理解。如果不這樣做,至少‘應該保持中央銀行的中立性’等,而不僅僅是重覆學者書中所寫的東西。」

《日經》報導,藤井彰夫指出,2022年也過得很快,轉眼一個月的時間就要過去了。今年是選舉大年,日本有參議院選舉,海外方面,韓國和法國將舉行總統大選,美國則要迎來中期選舉。另外,雖然現在提及還有些為時尚早,但明年這個時候,成為日本金融界臉面的人物遴選應該已經迎來最後階段。

日本銀行(央行)現任總裁黑田東彥的任期將於2023年4月8日屆滿。2013年就任總裁的黑田於2018年獲得連任,任職時間達8年零10個月,已經成為任期最長的日本銀行總裁。由於不太可能第二次連任,明年春季將是日本銀行10年來第一次更換總裁。金融市場也已經開始把目光投向「後黑田時代」。

日本銀行成立於140年前的1882年(明治15年)。在這漫長的歷史中,坐上總裁交椅的人物可謂形形色色。第1任總裁吉原重俊從薩摩藩赴美英留學,在此期間因迎來明治維新而轉任外交官,後來曾在日本大蔵省(現日本財務省和金融廳)任職,最後就任日本銀行總裁。第2任總裁富田鐵之助曾是幕臣勝海舟的弟子,他也曾留學海外,並擔任過外交官。在日本從海外引入中央銀行制度的初期,「國際派」總裁曾大顯身手。

後來,日本銀行也曾起用過經濟界的大人物等擔任總裁,比如第4任總裁是三菱財閥的第2代掌門人岩崎彌之助。還有像高橋是清是曾在美國留學期間陰差陽錯被賣為奴隸,後來成為日本首相、大蔵相,最後在「二·二六事件」中被殺,包括總裁任職期間在內,總共在日本銀行工作了16年之久。

二戰結束後不久就任總裁的一萬田尚登,曾與盟軍最高司令官麥克阿瑟直接交涉,為日本戰後復興盡心盡力,因在金融界、産業界擁有巨大影響力而曾被稱為「教宗」。

一萬田尚登創下了8年半的總裁任期紀錄,黑田東彥去年超過了這一紀錄,接下來要考慮的就是黑田的繼任人選。

10年前的日本銀行總裁人事安排上演了史無前例的過程。在2012年底的眾議院選舉中,安倍晉三從日本民主黨手中奪回政權,他在選舉戰中就要求實行貨幣寬鬆政策,稱「印鈔機要轉起來,要讓日本銀行無限制地印鈔票」。安倍政府上台後,要求總裁任期所剩無幾的白川方明設定2%的物價上漲目標,並發表了日本政府和日本銀行的聯合聲明。

之後起用了一直對日本銀行的政策持批評態度的前財務官、亞洲開發銀行(ADB)總裁黑田東彥擔任新總裁。

當時,作為總裁人選的條件,安倍晉三提出必須是「能夠實行大膽貨幣寬鬆政策的人」,同時還要「具備成為國際金融匪幫的能力」。時任財務相麻生太郎還補充了一個條件,那就是「能夠從事組織運營」。

成為國際金融匪幫的能力和組織運營經驗被認為是設想黑田東彥而做出的發言,那麼下一任日本銀行總裁需要具備什麼樣的條件呢?

在黑田擔任總裁期間,日本擺脫了物價持續下跌的通貨緊縮,但2%的物價目標至今尚未完成。另一方面,隨著量化寬鬆的持續,日本銀行持有的國債超過發行餘額的4成。雖然日本銀行並不像戰時一樣直接承兌國債,但隨著政府財政赤字擴大,日本銀行確實增加了國債購買。在黑田總裁的主持下,可以説日本的財政和金融政策的一體化更向前邁出一步。

下任總裁的課題是在保持實體經濟和物價穩定的同時,跟日本政府協調,尋找大規模貨幣寬鬆的出口。這也可以説是在保持增長的同時,力爭恢復財政和市場規律的道路。

為了應對通貨膨脹,美國加快收緊金融政策的步伐,金融市場也正變得不穩定。政策越來越難掌控。

目前在金融市場相關人士等看來,日本銀行下任總裁的有力候選人是支持黑田的現任副總裁雨宮正佳及其前任大和綜研理事長中曾宏。如果目標不是10年前那樣的金融政策大調整,熟知以前政策原委、從日本銀行出身的上述兩人的名字被提及可以讓人理解。

對於提出新資本主義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來説,日本銀行的人事將是對經濟政策至關重要的決斷。與持續向日本銀行審議委員輸送再通膨學派(Reflationist)的安倍和菅義偉兩屆政府相比,新政府會有所改變嗎?試金石就是為7月任期屆滿的再通膨學派審議委員片岡剛士的接班人選。另外,參與日本銀行總裁黑田的大多政策制定、4月任期到期的內田真一理事能否再任也備受相關人員關注。圍繞總裁人事的前哨戰已經打響。

從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前半期擔任日本銀行總裁的前川春雄喜歡用「雁奴」這個詞來説明日本央行的作用。雁奴是雁群中抬頭在周圍警戒、以防同伴被外敵襲擊的一隻大雁。預測經濟形勢、果斷採取必要措施是中央銀行的職責所在。

號稱「教宗」的一萬田也曾留下這樣一句話:

「日本銀行總裁不能像過去那樣超然物外。因為日本官廳中不僅有大蔵省,還有經濟企劃廳,並且還要努力取得國會方面乃至廣大國民的理解。如果不這樣做,至少‘應該保持中央銀行的中立性’等,而不僅僅是重覆學者書中所寫的東西」(摘自吉野俊彥著《歷代日本銀行總裁論》)。

不陷入獨善其身之地,而是果斷採取必要措施——預見性和決斷力或許是日本銀行總裁應該具備的始終不變的條件。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論説委員長 藤井彰夫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

引用來源:日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