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多重風險集結 恐釀大風暴

多重風險集結 恐釀大風暴

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經濟學教授羅比尼認為,2021年全球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但大部分國家的經濟成長都能超越潛在水準,金融市場更強勁回升;展望2022年情勢可能較為艱困。疫情不確定性與風險意識仍將壓制需求,使供應鏈瓶頸更加嚴重,再加上超額儲蓄、報復性需求,以及寬鬆貨幣與財政政策,已大幅推升通膨,多重風險集結恐釀大風暴。

2021年全球雖飽受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與干擾,但大部分國家的經濟成長都能超越潛在水準,金融市場更強勁回升。美國股市也靠著聯準會(Fed)超寬鬆貨幣政策的激勵下,迭創新高。

但2022年情勢可能較為艱困。新冠疫情衍生的不確定性與風險意識仍將壓制需求,並使供應鏈瓶頸更加嚴重,再加上超額儲蓄、報復性需求,以及寬鬆貨幣與財政政策,已大幅推升通膨。多國央行現在已不得不承認通膨將更持久,開始逐步收回刺激政策,為利率「正常化」鋪路。然而,一旦因此而出現市場風暴,央行政策可能又反轉,從而推升通膨預期。

2022年也面臨諸多地緣政治與系統性風險。值得注意的地緣衝突風險有三。第一,俄羅斯準備入侵烏克蘭,新的區域安全談判體制能否阻止威脅升高,仍不確定。美國總統拜登雖承諾將提供烏克蘭更多軍事援助,並對俄羅斯祭出制裁威脅,但也明確表示美國不會直接防禦烏克蘭。反觀俄羅斯,經濟已更為強韌,因此美國的威脅恐怕無法嚇阻俄羅斯總統普亭的企圖,而且西方國家的制裁行動反而可能使歐洲能源供給更加短缺。

第二,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的冷戰愈來愈冷。中國大陸不斷加重對台灣及南海區域的軍事壓力,且美中經濟更加速脫鉤。長此以往,將可能導致經濟陷入停滯性通膨。

第三,伊朗現在已經逼近核武國的臨界點,但與「六強」之間的談判卻毫無進展,如此將使以色列考慮襲擊伊朗的核子設施。此事一旦發生,對全球經濟造成的停滯性通膨效應,將比1973-1979年間的地緣衝突震撼更加嚴重。

2022年也帶來諸多系統性風險。2021年全球熱浪、野火、颶風、洪災、颱風等天災頻仍,已凸顯氣候變遷造成的實際影響。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COP26)只聽到各國元首誇誇其談,但全球乾旱已經使糧食價格飆漲,氣候變遷的影響將持續惡化。

再者,全球再生能源迄未充分供應,而大力推動經濟去碳化已使傳統燃料的投資明顯不足,導致能源價格高漲。同時美國、歐洲及其他先進國家此時正為防疫而關閉邊境,氣候難民卻大舉湧入。

在這些背景下,多國政治運作都更顯失能。11月美國國會期中選舉就算未出現政治暴亂,也可能為憲政危機揭開序幕,且可能延續到2024年總統大選後。美國正在經歷空前的兩黨對立、堅不妥協與激進化,都將帶來嚴重的系統性風險。

全球民粹派政黨的氣燄也愈來愈高。秘魯與智利都選出激進的左派領導人,阿根廷與委內瑞拉繼續走向財政毀滅。若各大央行啟動政策正常化,財政脆弱的新興經濟體將遭遇金融震撼,許多債台高築的國家更將難以為繼。

再者,目前金融市場都已經、或是接近泡沫化,上市與未上市股票價位都已過高,多國的房價也大漲,還有迷因股、加密幣及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的投機熱潮,公債殖利率依然超低,與投資級及垃圾級公司債的殖利率差距也備受壓縮。

只要央行仍維持超寬鬆政策,市場盛宴就不會結束,但2022年當政策開始正常化時,資產與信用泡沫可能萎縮。通膨升高、成長減緩、地緣衝突與系統性風險,都可能使市場於2022年出現回檔修正,投資人時時刻刻都須戰戰兢兢,臨淵履薄。

(作者Nouriel Roubini是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經濟學教授、Project Syndicate專欄作家/編譯任中原)

引用來源: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