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全球央行轉向黃金 對美元軸心貨幣擔憂

全球央行轉向黃金 對美元軸心貨幣擔憂

《日經》報導,大規模的貨幣寬鬆等影響,美元的供給量持續增加,相對於黃金的價值大幅下降,未來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將啟動貨幣緊縮,各國央行對美元地位的存疑難以消除,全球中央銀行和公共機構正在增加黃金的持有量作為外匯儲備資産,資金持續從美元流向黃金。

全球中央銀行和公共機構作為外匯儲備資産,正在增加黃金的持有量。2021年的總持有量膨脹至1990年以來、時隔約30年的最高水平。由於大規模的貨幣寬鬆等影響,美元的供給量持續增加,相對於黃金的價值大幅下降。雖然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將啟動貨幣緊縮,但各國央行對美元的疑神疑鬼難以消除,資金持續從美元流向黃金。

「黃金不受任何國家經濟的影響,能抵禦世界金融市場的混亂」,波蘭國家銀行(央行)的行長Glapinski於9月向當地媒體解釋了買入黃金的理由。2019年買入了約100噸,目前仍在增持。

與美國國債等美元計價資産相比,黃金具有不産生利息的缺點。但匈牙利的央行2021年春季仍將黃金儲備增至3倍的逾90噸。該央行表示「黃金沒有信用風險和交易對手風險(Counter party risk)」。

此前,大量買入黃金的中央銀行僅限於與美國在政治上産生對立,尋求擺脫對美元依賴的俄羅斯等國。最近,容易遭遇本國貨幣貶值的新興市場國家以及經濟規模不大的東歐央行的買入變得突出。本國貨幣持續下滑的哈薩克斯坦大幅提高了黃金佔外匯儲備的比率。

央行等的黃金持有量開始增加始於2009年前後。在那之前,拋售黃金增持美國國債等美元資産的趨勢突出。在東西方冷戰終結後建立一強格局的美國在1990年代實現經濟繁榮,美元資産的盈利能力看起來具有吸引力。

但由於2008年的雷曼危機,美國國債因資金流出而下跌。日本的市場分析師豐島逸夫表示,以此為契機,這是對於美元資産的「信賴動搖」。在危機以後,大規模貨幣寬鬆導致美國的長期利率下降。長期持有美元資産的優點減少。金融和貴金屬分析師龜井幸一郎表示,信用等級低的新興市場國家的央行「開始通過黃金實現資産保值」。

國際調查機構世界黃金協會(WGC)統計顯示,最近10年全球央行增持黃金的數量超過4500噸。截至2021年9月的總持有量比10年前增加15%,達到約3萬6000噸,增至31年來最高水平。

與儲備資産中黃金存在感提高形成對照的是,美元的存在感正在下降。觀察全球各貨幣的外匯儲備比率,美元的比例到2020年降至四分之一世紀的最低水平。

另一方面,相對於黃金的美元價值長期下滑也在産生影響。在1971年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森宣佈美國停止履行美元可兌換黃金的義務以來的約50年裏,美元的價值降至約50分之1。這是美元脫離與黃金掛鉤,美國的貨幣供給量在50年裏增至約30倍的結果。

目前,以新興市場國家為中心的買入黃金的趨勢仍未停止。從2021年來看,截至9月,泰國買入約90噸,印度買入約70噸,巴西買入約60噸。

美聯儲明確了量化寬鬆的終結,提出了自2022年啟動加息的設想,但新興市場國家央行並未改變「黃金優於美元」的看法。世界經濟已完全習慣於貨幣寬鬆,膨脹的貨幣很難減少。能否通過加息控制通貨膨脹也存在不確定性。

本應難以抵禦利率上升的黃金價格仍維持堅挺。現貨黃金行情截至12月24日達到約1808美元/盎司。與美聯儲宣佈加快縮減量化寬鬆的15日之前相比上漲2%。「或許持有美元也沒有良好回報」,資金從美元流向黃金的趨勢彰顯出對以美元為軸心的貨幣體制的擔憂。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北川 開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

引用來源:日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