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美聯儲必須針對通脹調整政策

美聯儲必須針對通脹調整政策

《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撰文指出,美聯儲必須針對通脹調整政策,說明當前貨幣政策僅適用蕭條時期,但現在不再面臨蕭條風險,反而面臨通脹頑固化的風險。

當政策制定者划船駛過否認之海時,一開始礁石只是偶爾出現。然後礁石越來越多。最後他們看到自己正在劃向懸崖,即將落入通脹的萬丈深淵。他們費儘力氣才掉轉船頭,划到了安全的地方。

對於一個1970年代開始經濟學家生涯的人來說,當下世界就有點像上述情形。當時幾乎沒有人願意相信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警告。但他是對的。隨著已故的約翰•希克斯(John Hicks)所謂的「彈性價格」市場——如食品市場——出現價格上漲,這一過程開始明顯。一些價格上漲可以用供應限制解釋,

如1973-74年的石油禁運。在希克斯所謂的「固定價格」市場中,我們看到了需求過剩和供給短缺。但隨著物價上漲變得越來越普遍,實際工資縮水,工人變得越來越激進。最終,工資與物價相互推動呈螺旋式上升成為顯而易見的普遍情況。

這一切的背後是什麼?答案是:對潛在供應過於樂觀,直到為時已晚。我們現在正在犯同樣的錯誤嗎?在我看來,是的。即使我們看到的物價上漲可能是暫時的,但它們也可能成為長期性的。此外,即便你的看法再樂觀,似乎也不可能為當前的貨幣政策設定辯護,尤其是美國的。當前政策在蕭條時期還有點道理。但我們現在不再面臨蕭條的風險。

2020年5月,我注意到貨幣學家蒂姆•康登(Tim Congdon)警告稱會發生通脹。2021年初,以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和奧利維耶•布朗夏爾(Olivier Blanchard)為首,幾個著名的凱恩斯主義者也加入了進來,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對喬•拜登(Joe Biden)提出的巨額財政刺激方案的回應。我在3月、5月以及其他場合也提出了對通脹的擔憂。

如今,提出擔憂的人覺得自己的想法得到了證實。在最近一篇專欄中,薩默斯詳細回應了美聯儲(Fed)主席傑伊•鮑爾(Jay Powell)今年8月在傑克遜霍爾(Jackson Hole)會議上提出的「通脹暫時論」。這並不令人意外。在截至2021年10月的一年裡,美國整體通脹率達到6.2%。更糟糕的是,核心通脹率(剔除食品和能源價格)達到4.6%。幸運的是,歐元區和英國的情況看起來要好一些,核心通脹率分別為1.9%和2.9%。歐洲央行(ECB)認為歐元區面臨的通脹威脅小於美國的觀點看起來是正確的。

正如薩默斯指出的那樣,如今,在包括房地產在內的美國經濟許多領域,價格都在上漲。此外,由普通國債與通脹掛鉤型國債之間的差距得出的通脹預期,在過去一年裡上升約一個百分點。正如哈佛大學(Harvard)的賈森•弗曼(Jason Furman)強調的那樣,勞動力市場正出現承壓的跡象。當然,勞動力市場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恢復。

無論如何,我們仍然可以注意到一些特殊的因素。其中之一就是天然氣價格飆升。國際能源署(IEA)的一項分析詳細描述了供需方面的許多因素——包括「9月底歐洲地下天然氣儲備量較5年平均水平低15%」。因此,儘管需求強勁造成了影響,但它不是唯一因素。

一個類似的論點是危機後激增需求的性質,特别是購買耐用消費品的熱潮。這大概是因為很多人對出去吃飯或獲取其他服務感到不放心。耐用品需求的激增體現為對工業投入的需求,因此也體現為在全球供應鏈各所在地出現的運輸需求。事實上,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首席經濟學家尼爾•希林(Neil Shiring)斷言,「考慮到人們的需求極大地轉向商品,供應鏈維持了如此良好的運轉」才是真正的新聞。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特殊因素變得越來越不可信,對通脹將變得頑固的擔憂則越來越可信。鑒於現在財政政策在收緊(即使是在美國也是如此),維持宏觀經濟穩定的重擔落在了各央行、尤其是美聯儲身上。然而,宏觀經濟層面沒有任何理由不執行拜登的「重建美好」(Build Back Better)計劃。弗曼認為,該計劃「在中長期內對通脹的影響微乎其微」,還會帶來很多好處。

所有大型央行仍在很大程度上鎖定2020年3月推出的政策設定,當時正是新冠引發的恐慌的高峰期。在美國,這似乎極不合適。畢竟,通脹上升如此之快,實際短期利率接近-5%,即使按核心通脹率計算也是如此。很難理解為什麼現在會出現這種情況。今天的問題在於供給,而不是需求。美聯儲對此無能為力。

美聯儲推遲轉向正常化的明顯舉措,可能是因為它正在轉向瞄準平均通脹目標。然而,一家世界主要央行要用故意在未來犯下相反的錯誤來回應自己過去的失敗,在我看來是毫無道理的,威廉•比特(Willem Buiter)也詳細闡述了這一觀點。這只會增加新的不確定因素。

美聯儲推遲正常化的另一個原因可能是,它相信讓經濟「熱」起來會帶來巨大的社會效益,而代價不高。這是支撐需求的一個很好的理由。但據此不應對通脹快速上升有很大風險。危險在於,結果可能會繼續比預期的糟糕得多。接下來,美聯儲將被迫追趕進度。這樣做的代價將遠遠超過現在調整其超寬鬆政策的代價。

我非常希望現在的通脹會消失。但希望是不夠的。當前的政策設定看起來不妥。美聯儲需要新的高管層,需要他們準備好抽身出來,想清楚美國和世界經濟所處的真實狀況。現在更快收緊貨幣政策,可以避免以後不得不突然收緊政策的情況。

引用來源: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