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政策謬誤激升通膨?桑默斯、克魯曼看法分歧

政策謬誤激升通膨?桑默斯、克魯曼看法分歧

編按:美國10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躍上6.2%,是近31年來最高,Fed官員宣稱,政策有滯後性,不該對通膨反應過度;葉倫也表示,控制疫情是緩解美國通膨的關鍵,估通膨明下半年開始趨緩。對此引發桑默斯、克魯曼辯論。

Fed官員:政策有滯後性 不該對通膨反應過度

美國明尼阿波利斯聯邦準備銀行總裁卡斯哈里(Neel Kashkari)表示,儘管通膨給美國民眾帶來痛苦,但聯準會(Fed)不該對此一問題反應過度,因為物價上漲可能是暫時的。

美國勞工部上周發布的數據顯示,10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漲6.2%,創下1990年以來最大漲幅。聯準會承受來自經濟學家的更大壓力,他們敦促加快腳步退出貨幣刺激措施。

葉倫:控制疫情有助緩解通膨 估通膨明下半年開始趨緩

美國財政部長葉倫表示,控制疫情是緩解美國通膨的關鍵,「重要的是,須知道造成這種通膨的原因是疫情。」

葉倫說:「如果想壓低通膨,繼續在防疫方面取得進展,是我們能力可及、也是最重要的事。」通膨近來飆升,已衝擊總統拜登的民調,和他提出的規模1.75兆美元社會支出與稅收法案。

勞工部最新的數據顯示,截至10月底的過去12個月,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較去年同期急升6.2%,寫下1990年以來最大的年增幅。

葉倫重申,她認為通膨增速到2022下半年將開始趨緩。她說:「當勞動力供應和需求模式都正常化時,如果我們在防疫取得成功,我預估明年下半年某個時點,物價將恢復正常」。

但,美國10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躍上6.2%,是近31年來最高,對此,激起一陣批評政府政策失當的聲浪,哈佛教授桑默斯就直指決策者犯兩大錯誤。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則認為,當前通膨勁揚是全球現象,主因不在國內政策。

桑默斯、克魯曼看法分歧

桑默斯觀點

桑默斯12日上彭博電視台「華爾街一周」節目時說:「美國今天的經濟大患是過熱。很難不擔憂通膨逐漸根深柢固。」

桑默斯指出,勞工短缺、房市供應吃緊、原物料漲價、通膨預期升高,種種跡象都指向物價壓力將一直糾纏著美國經濟,這波「物價震撼」恐怕不會像有些人期待那般,會隨解封後的缺貨和缺工潮減退而消散,因為「對物品需求強勁」仍是推升通膨的主因。

話鋒一轉,桑默斯暗批職掌貨幣和財政政策者既未認清這點,也未防患於未然。他說:「貨幣政策的要旨是管好事情,好讓經濟走得平穩且能避免通膨。聯準會(Fed)內部多的是深思熟慮和誠懇的人,但我看不出他們有在平衡風險。」

曾擔任美國財長的桑默斯說,他老早就對通膨猛竄示警,那些未料到的人士犯了兩大錯誤:1)年初時,不了解未來結果有各種可能;2)決策官員一心一意推行無通膨之虞的振興計畫,卻不接受其中可能涉及的風險。在拜登政府全力推動下,美國國會3月通過1.9兆美元疫情紓困法案。

桑默斯表示,他之所以能準確料中通膨走向,是把「基本經濟模型」套用在「巨大需求刺激」上。這讓他早在供應鏈緊繃問題突然冒出之前,就預見通膨是一大風險。

克魯曼觀點

無獨有偶,克魯曼12日也在紐約時報專欄撰文,評論美國10月CPI年增6.2%一事。克魯曼說,通膨數據發布後,批評拜登政府政策失敗的聲浪狂湧,但他指出通膨勁揚並非美國特有現象,歐洲、尤其德國的通膨率也大幅躍升(升幅比美國小,但別忘了歐洲通膨率原先也比美國低,那是因為歐洲決策官員作風向來很保守所致)。

歐洲統計局(Eurostat)發布的初步數據顯示,歐元區10月CPI年增率達4.1%,對照疫情爆發前的長年低迷走勢,歐洲通膨率如今也已大幅躍升。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德國,德國人基於歷史因素一向以嫌惡通膨著稱,也沒有為促進疫後復甦,而推出可與拜登1.9兆美元「美國紓困計畫」相提並論的大規模支出計畫,但德國通膨率照樣勁升,10月升抵4.6%,增幅在歐元區主要經濟體名列前茅。

那麼,為什麼歐洲通膨也暴增呢?克魯曼認為,原因與美國相同。1)世界各地食物與能源價格大漲,這些價格取決於全球市場,任一國政策的影響力有限;2)經濟復甦腳步不穩,疫情後遺症又揮之不去,兩者相互作用之下,導致衝擊層面甚廣的供應鏈問題。

事實上,克魯曼指出,歐洲央行(ECB)在企業調查報告裡的發現,與Fed褐皮書中對美國經濟現況的描述,看來非常相似。

克魯曼說,重點是,此刻在世界許多國家都普遍看到通膨猛竄的現象,由此可見,美國通膨勁揚主要不是國內政策使然。

 

來源:經濟日報、聯合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