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全球疫後復甦的喜與憂

全球疫後復甦的喜與憂

《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撰文指出,隨著各經濟體擺脫疫情,各國央行要做的工作相對簡單,只要針對性的援助。全球金融危機後過早實施的緊縮政策絕不能重演,在需要財政支持的地方,支持必須慷慨,緊縮措施也必須適度。

新冠疫情從衝擊中復甦的速度和力度,超過任何人在一年半前的預期。這要歸功一項重大科學成就:有效的疫苗開發和大規模生產。令人沮喪的是,人類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對這一現代奇蹟持懷疑態度。然而,這種成功所帶來的復甦,並非純粹好事,也帶來了新的焦慮和挑戰;這是解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和《全球金融穩定報告》(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的最佳方式。

目前最大的擔憂還是疫情本身,截至2021年9月底,高收入國家58%的人口完成新冠疫苗全程接種,而新興經濟體的比例為36%,低收入國家僅為可憐的4%。世界一半以上的國家仍無法在今年為本國40%人口接種疫苗。該報告假定全球疫苗接種計劃取得成功,可在明年年底前控制新冠疫情。但緩慢推進的疫苗接種工作增加了新變種,將使控制新冠疫情的希望落空。

經濟復甦也帶來了一些重大問題,總體而言,經濟復甦趨於強勁,預計今年全球經濟增速為5.9%,明年為4.9%。這兩項指標幾乎完全與7月時預測一致。即便如此,IMF預測將出現巨大的經濟傷痕,而美國明顯例外。IMF現在預測美國2024年的產出將比2020年1月預測高出2.8個百分點。

最大傷痕將出現在亞洲新興經濟體(不包括中國),現在對這些經濟體2024年產出預測比2020年1月預測低了9.4個百分點。對拉美增長預測的降幅為5個百分點,全球為2.3個百分點,中國為2.1個百分點。但對於高收入經濟體(除美國外),預計僅為0.3個百分點。

總的來說,新冠疫情對最弱小國家和最脆弱群體衝擊最大。這部分是因為他們更直接地暴露這些打擊,部分是因為他們缺乏緩衝能力——無論是從醫療方面還是從財力方面。因此,在高收入、新興和發展中經濟體,失業人數最多的群體是年輕人和低技能人群。世界各地兒童都受到教育中斷的影響,尤其是窮人的子女。

儘管出現復甦,就業仍低於疫情前水平,但職位空缺率高,通脹壓力大。總體通脹如此,核心通脹在較小程度上也是如此,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大宗商品價格飆升,尤其是石油和天然氣,半導體晶片短缺,船舶也無法來到需要它們的地方。考慮到2020年經濟活動下滑的規模,在如此強勁的復甦中出現此類問題似乎並不令人意外。

但令人擔憂的是,這種物價飆升會減少實際收入,同時也會嵌入到預期中,從而導致工資與物價螺旋上升和一段滯脹時期,這是央行的噩夢。IMF樂觀地認為當前的通脹,將被證明只是一段短暫的插曲。IMF特别強調勞動力市場仍然疲軟,工資在結構上對勞動力市場的壓力不敏感,通脹預期在高收入大國被很好地穩住——儘管在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情況就不那麼樂觀了

然而,正如該組織所指出,未來比以往更加不可預測,且絕大多數不可控因素都是不利的:出現更具傳染性的新冠變體;持續的供需失衡和通脹壓力,因而導致貨幣政策更快正常化;過度擴張的金融業出現動蕩,異常昂貴的資產幾乎隨處可見——正如《全球金融穩定報告》所指出;財政緊縮的速度甚至比預期的還要快。

除此之外還有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擔憂:國內政治不穩定;氣候意外事件;毀滅性的網路攻擊;貿易和技術緊張局勢加劇;以及在最壞的情況下,中美關係破裂,甚至兩國敵對。面對這些天啟騎士,IMF只能找到兩名救星:加快疫苗生產和分發,以及生產率的持續飆升。

那麼必須做什麼呢?必須要做的,就是積極有效地合作,這是最重要的事,但現在已變成了最困難的事。如果像大流行病這樣全球性危機和像氣候問題這樣全球性挑戰,都不能讓我們擺脫今天愚蠢的自我封閉,那就沒有什麼可以了。這方面需要取得進展,而進展的信號將包括全球疫苗接種工作的加快,保護最弱勢群體免受新冠病毒長期影響的決心,以及在格拉斯哥舉行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上達成一項雄心勃勃的、可信的協議。

按照這些標準,在本周舉行的IMF和世界銀行年度會議上,各國央行和財政部長在國內的責任就相對簡單了。隨著各個經濟體擺脫疫情,援助可以不那麼慷慨,而且可以更有針對性。

這意味著援助資金應該來自財政當局。高收入國家沒有面臨財政危機。全球金融危機後過早實施的緊縮政策絕不能重演。在需要財政支持的地方,支持必須慷慨,緊縮措施也必須適度。與此同時,許多央行需要開始收回目前的超寬鬆貨幣政策。這種財政和貨幣政策的再平衡將有助於人民和經濟,同時使金融業戒掉免費資金的「鴉片」。在美國和英國,現在正是這樣做的時候。

引用來源: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