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歷史性的15%最低企業稅改變全球商業架構

歷史性的15%最低企業稅改變全球商業架構

在國際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的主導下,10月8日,包括愛爾蘭、愛沙尼亞與匈牙利在最後一刻加入協議,136個國家的財政部長達成「全球企業最低稅負」(Global Minimum Tax, GMT)的協議,對年營業額超過7.5億歐元(8.66億美元)的大型跨國企業,課徵全球一致、15%的企業最低所得稅率。

這是全球企業發展史上極為重要的里程碑,將會扭轉從1980年至今、長達40年各國政府的「降稅競賽」。各國政府為了吸引跨國企業,競相以營運中心、科創中心、或是其他各種名目,提供大型跨國企業優惠所得稅、甚至零所得稅,政府在所得稅優惠競賽中不斷調降實質企業所得稅,導致稅基流失。長達40餘年的「降稅競賽」,將因為15%GMT的全球普遍施行而告一段落,而最積極提供低稅天堂優惠的愛爾蘭等國最終加入協議,成功杜絕了漏洞,確保了15%GMT成功的前提。

這份重要的歷史性協議,是由OECD在10月8日,選在同一天由義大利主辦的商業20高峰會(The Business 20, B20)場合對外宣布,B20是二十大工業國家(G20)邀集超過一千大企業所組成的政府與企業領袖對話平台,全力主導GMT的美國財政部長葉倫在會中發表重要演說,提出「確保疫後經濟復甦」、「氣候變遷與綠色經濟」以及「全球企業最低稅率」為當今全球政府與企業最重要的三大任務。

葉倫特別強調,全球企業最低稅率的落實,是解決威脅經濟與社會安全的貧富不均問題,最重要的一場戰役,她強調,全球化與數位化的發展雖然有利於人類經濟效率與福祉,卻也因為政府的降稅競賽而導致稅基流失,迫使政府對低收入的工薪階級徵收更多的稅金,導致貧富差距加劇。GMT扭轉各國政府稅基流失的趨勢,增加的稅收將能用以提升對基層人民的各種福利,減輕工薪階級的稅務負擔,這是全球經濟永續發展重要的突破。

全球企業最低稅負制度的落實,在COVID疫情肆虐的此時特別具有意義。以我們孰悉的莫德納、BNT等新冠疫苗公司為例,美國與歐盟政府為了快速發展與取得新冠肺炎的疫苗,對莫德納等公司提供超過百億美元的研發補貼、昂貴的冷鏈流通網路補貼,然後再以金額超過2百億美元的政府預算購買疫苗,雖然以「免費疫苗」的名義提供國民施打,但是莫德納與BNT等商業疫苗公司因此獲得巨額營收與利潤,數以千億美元計算的股價增值,則落入人數甚少的股東與經理人口袋,還有,最終商業疫苗公司還在專業會計師與律師的協助下,將巨額的利潤移轉在免稅、或者超低稅率的國家。

政府對莫德納等商業疫苗公司提供巨額財政補貼,稅金由全民負擔,舉債留給下個世代償還,股價增值利益被富有的股東攫取,而最終政府連企業所得稅都難以課徵。是最鮮明的劫貧濟富、製造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案例。

而台灣等非美國與歐盟的國家,則必須在原本已經捉襟見肘的政府財政,用兩倍、甚至三倍於歐美國家的價格,向商業疫苗公司爭搶購買疫苗,更是貧窮國家國民集體向G7大國富豪繳納「疫苗稅」的惡例。商業疫苗公司藉著COVID大發疫苗財的現實案例,如果能有GMT保障最低企業所得稅,雖然只是填補一小部分的租稅漏洞,卻是各國政府對跨國企業劫貧濟富行為的最低反制措施。

除了商業疫苗公司,谷歌、Netflix等科技巨頭的快速崛起,蓄積超越國家的政治、財政與社會影響力,早已經是眾人皆知、備受詬病的行為,歐洲政府原本規畫課徵數位稅(Digital Tax)來平衡跨國科技巨頭的力量,在拜登政府就任之後,由財政部長葉倫積極遊說歐盟各國,改採全球最低企業稅負制,以136個國家集體行動來平衡科技巨頭的力量,對於全球的經濟與社會安全,更是重要的突破。從這個角度來看,GMT的意義超越企業所得稅,而具有更高層次的經濟永續與社會安全價值。

136個國家集體完成GMT協議後,接下來將在G20的財長會議、以及10月底將在羅馬舉行的G20領袖峰會中確認此一協議,各國接續展開相應的所得稅制修法,領頭的美國拜登政府必須面對陷入劇烈黨派鬥爭的國會,率先完成GMT的修法,G20以及一同跟隨的一百多個國家陸續完成國內修法,這是繼WTO之後最重要的全球政府一致行動,實質意義甚至超越CPTPP等跨國貿易協議。

葉倫與二十大工業國的財政部長們設定積極的目標,希望2022年各國能夠快速完成企業所得稅相關法令的修法,並且簽署正式的國際租稅協定,從2023年正式啟動GMT新制。如果他們設定的時程能夠順利達成,將會改變跨國企業逃避租稅的會計與法律慣性,最終能夠讓所有跨國企業將實際發生的營業與利潤,在各營業收入發生國家繳納企業所得稅,這將是全球經濟架構平衡發展的重要成就,值得我們高度期待。

引用來源: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