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恒大風暴危機 全球金融市場不安

恒大風暴危機 全球金融市場不安

綜合媒體報導,恒大集團引發的風險連鎖反應,全球的金融市場警惕,中國認為住宅價格上漲是造成中國貧富差距問題的原因之一,正在對房地産行業加強監管,恒大危機有可能對金融系統造成負面影響,總債務額相當於中國名義國內生産總值(GDP)的2%,IMF認為北京有能力避免風暴擴大,橋水達里歐也推斷,恒大負債是完全可控的。

恒大風險在全球金融市場造成不安

《日經報導》對於中國房地産企業中國恒大集團引發的風險連鎖反應,全球的金融市場加強了警惕感。中國政府認為住宅價格上漲是造成中國貧富差距問題的原因之一,正在對房地産行業加強監管。如果難以自主重建的恒大的處理出現差錯,有可能對金融系統造成負面影響。影響還波及市場,由於經濟惡化隱憂,與中國經濟聯絡密切的股票和大宗商品的拋售也有出現。

將於9月23日迎來利息支付期限的恒大美元債的最近收益率超過500%,難以通過新增公司債發行進行再融資。如果為推進根本性經營重建而處置高達1.9665萬億元的負債,損失可能會涉及全球的投資公司。

代表性案例是面向海外投資者銷售的約195億美元的美元債。美國彭博通訊社報導稱,英國安石集團(Ashmore Group)的持有餘額達到約4億美元。Refinitiv數據顯示,最大資産管理公司貝萊德集團(BlackRock Inc,也稱黑岩) 等也持有。

防恒大破產 往來銀行計提損失準備

《工商時報》指出,債務危機令大陸房地產巨頭恒大集團距離破產僅一步之遙,為防止遭受衝擊,傳出恒大往來銀行如農行、民生銀行等已為相關貸款計提損失準備,並計畫展延短期貸款。另一方面,以中國平安為首的大陸保險業者則頻頻向外界強調,其房地產投資曝險可控。

市場人士指出,恒大的債務主要由兩部分構成,即5,717億元的有息負債與6,669億的應付貿易帳款,後者包括最近常被市場提到的商票。其餘的債務除了積欠承包商和供應商的錢,還有恒大賣出卻還沒交貨的房子,按大陸房產業的規則,這部分收入也是算在負債上。

《路透社》報導,為防止恒大一旦破產帶來的殺傷力,包括四名大陸銀行業界高管透露,中國農業銀行已經計提部分貸款損失準備,以審慎因應對恒大的地產貸款。同時,恒大另外兩大貸款銀行:民生銀行和中信銀行,也準備對部分短期貸款進行展期。

據上述消息人士的說法,大陸銀行業者持有恒大的貸款曝險已經在過去一年下滑,多數貸款餘額都有擔保品或有存單作為保證。以民生銀行為例,該行對恒大的貸款餘額在過去12個月從400億元降至300億元,而且該行最近幾個月已經停止提供恒大新貸款。

報導指出,大陸金融業界業對恒大的曝險相當廣泛,恒大共向超過128家銀行及逾121家非銀行機構進行借貸。譬如對恒大有曝險的民生銀行,其H股17日重跌5.3%至2.86港元,股價創歷史新低,以中國平安為首的保險股當日亦成為拋售最重的災區。平安集團強調,對市場關注的恒大、藍光發展、泛海控股等房企,平安險資無論是股權還是債權均為「零敞口」,其地產投資曝險可控。

自今年初集團流動性問題擴大、年中遭到信評機構多次調降評級,以及投資人維權抗議後,恒大集團近數月在合約銷售面積與金額上,已無過去常保兩位數增長的表現,恒大日前並預告9月份房產銷售還將大幅下滑。

恆大負債金額等同中國GDP2%  IMF:北京有能力避免風暴擴大

恒大的債務總額相當於中國名義國內生産總值(GDP)的2%。貸款截至6月底達到5717億元。應付帳款金額也很巨大。美國評等機構標普全球公司(S&P Global Inc.)20日認為中國政府不會直接援助恒大。

《中央社》綜合外電報導,國際貨幣基金今天表示,中國有工具防止民營地產開發商恆大集團的財務風暴演變為系統性危機。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同樣認為,恆大債務危機影響有限。

法新社報導,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首席經濟學家布恩(Laurence Boone)今天同樣表示,中國經濟能應付債台高築的恆大可能倒閉的影響,對其他市場影響有限。

布恩說:「我們認為中國當局有財政能力和貨幣能力來抵擋這波衝擊。」

恆大負債3000億美元,相當於中國國內生產毛額(GDP)2%,本月23日起即將有債券利息到期,無法償付將引發違約問題。

債信評等機構標準普爾(S&P)本週稍早發布報告指出,他們認為,北京當局若認為可能會發生大規模影響,將會出手干預。

恆大債務危機讓外界不禁擔憂,2008年美國銀行巨擘雷曼兄弟破產倒閉,進而引發全球金融危機的事件將重演。

不過布恩淡化恆大影響的風險。她在OECD世界經濟展望記者會上表示:「我們必須從真實面和財務面去判斷。」

她說:「就真實面來看,顯然的,當中國內需減少就可能有所影響。」

「不過在財務方面來說,中國金融市場和其他市場間的關聯比我們在西方世界看到的少得多,所以除了部分特殊企業外,在這裡的影響會相當有限。」

OECD今年經濟展望報告仍預測中國經濟成長率為8.5%。

達里歐用經濟學推斷 恒大危機不是陸版雷曼

全球最大避險基金橋水基金創辦人達里歐 (Ray Dalio) 週二 (21 ) 出席 2021 格林威治經濟論壇 (Greenwich Economic Forum)受訪時認為,近期中國房地產巨擘恒大的危機是完全可以控制的。應該不致於成為產生系統性風險的「雷曼時刻」,恆大主要是一個地產商,非投資銀行,對金融產業的主要影響就是呆帳。

當年雷曼倒閉引發金融海嘯,其實在倒閉之前整個金融市場、華爾街已風聲鶴唳,許多金融機構都出現流動性危機了;真正因素是次貸與那些「有毒證券」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早已讓金融市場爛到根裡,藉著雷曼倒閉點燃爆發。

如果恆大只是單一企業的危機即使最後倒閉,甚至拖累幾家地產公司,縱使衝擊經濟與市場,也不會有所謂的「雷曼時刻」出現。

傳統經濟學總是讚美自由經濟、民營化的好處、優點,但在發生危機、風險時,公營體系占比高的經濟體,有時反而容易度過;對岸金融體系還是由國營、公營體系為主,中國號稱有「4大銀行」(中國、工商、農業、建設),單是一家中國工商銀行的資產就超過30兆人民幣,公營金融體系要處理與承受負債不到2兆人民幣的恆大,顯然非太難的事。

再者,處理恆大會比處理雷曼那些金融商品容易一點,後者幾乎價值歸零、無從處理;但恆大那幾百個在建案,如果由債權銀行處理、完成建案、收到款項或賣出,銀行就算有損失,至少不會是慘烈的「債權歸零」。

達里歐推斷,恒大債務危機不會蔓延到廣泛的金融領域,對中國政府來說,恒大負債逾 3000 美元是完全可控的,北京當局應該已有因應恒大違約危機的計畫,因為他們知道問題即將到來。

達里歐進一步解釋,對各國來說,基本經濟學是,如果債務問題是由本國貨幣造成的,那麼就能透過達成協議來解決。

他表示:「我們已經看到這種情況一次又一次地發生,投資者受點驚嚇是件好事,這就是體制運作方式。」

 

 

來源:日經、中央社、工商時報、風傳媒、鉅亨網

 

 


當年雷曼倒閉引發金融海嘯,其實不是雷曼的「功勞」,雷曼只是一個「信號」、或是引子而已。雷曼倒閉前,整個金融市場、華爾街已風聲鶴唳,許多金融機構都出現流動性危機了;真正因素是次貸與那些「有毒證券」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早已讓金融市場爛到根裡,藉著雷曼倒閉點燃爆發。如果恆大只是單一企業的危機即使最後倒閉,甚至拖累幾家地產公司,縱使衝擊經濟與市場,也不會有所謂的「雷曼時刻」出現。

三來,雖然傳統的經濟學總是讚美自由經濟、民營化的好處、優點,但在發生危機、風險時,公營體系占比高的經濟體,有時反而容易度過;對岸金融體系還是由國營、公營體系為主,中國號稱有「4大銀行」(中國、工商、農業、建設),單是一家中國工商銀行的資產就超過30兆人民幣,公營金融體系要處理與承受負債不到2兆人民幣的恆大,顯然非太難的事。

再者,處理恆大會比處理雷曼那些金融商品容易一點,後者幾乎價值歸零、無從處理;但恆大那幾百個在建案,如果由債權銀行處理、完成建案、收到款項或賣出,銀行就算有損失,至少不會是慘烈的「債權歸零」。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