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大陸申請加入「CPTPP」 專家:爭取亞太經貿主導權

大陸申請加入「CPTPP」 專家:爭取亞太經貿主導權

編按:美2017年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後,以日本為首的11個國將此協定改組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中國商務部宣布,已向紐西蘭提交了中國正式申請加入CPTPP的書面信函。中國正式申請加入。在中國尚未加入前,台灣經濟體質仍然超越中國,要加入CPTPP絕對更有條件,得以突破封鎖唯一機會。

王毅在新加坡取得突破 中國化解被CPTPP排斥的局面

中國外長王毅抵達了他巡訪的第三站新加坡,開始與新加坡副總理王瑞傑、外長維文(Vivian Balakrishnan)等高官接洽。

新加坡外交部稱,新方對中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表示興趣」。這一表態意味着自北京宣布加入CPTPP意向10個月後,新加坡方面已經在CPTPP簽約的11國中最先表示了對北京的接納。

中國大陸宣布 正式申請加入CPTPP

大陸商務部16日宣布,部長王文濤已向《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保存方─紐西蘭貿易與出口增長部長奧康納提交了中方正式申請加入的書面信函,雙方還舉行了電話會議,就後續有關工作進行溝通。

這是去年11月,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於亞太經合會(APEC)視訊峰會上,首次表態大陸「積極考慮」加入CPTPP後,做出的首個實質性行動。

據了解,大陸爭取加入CPTPP的動機眾說紛紜,專家認為是要爭取亞太經貿主導權,或只是為了防堵台灣。從大陸十四五規劃到國進民退甚至共同富裕政策,目前中國大陸各項經貿體制確實跟CPTPP市場經濟為基礎的規則有落差,但大陸有意加入的大動作值得注意。

澎湃新聞報導,大陸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日前指出,大陸累計已經有19個FTA,尤其中共十八大以來,大陸就簽署九個FTA,包括八個與單一國家簽署的FTA。比如,中韓、中澳、中瑞,還有區域經濟夥伴協定(RCEP),一共九個FTA。十八大以來,在簽署這九個自由貿易協定的同時,還對以前達成的自由貿易協定進行升級,包括和東協的自貿協定升級,中國和智利、新加坡、紐西蘭的自由貿易協定都進行了升級談判,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CPTPP原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2005年由新加坡、智利、紐西蘭和汶萊四國發起,2008年美國加入談判後,影響力擴大,秘魯、澳大利亞、越南、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馬來西亞等國陸續加入。

但自美國退出後,剩餘由日本等11國主導,將TPP改名為CPTPP,於2018年12月30日簽訂生效,成為覆蓋約5億人口、GDP總和達13.5兆美元的區域性經濟體。目前,英國也已與CPTPP啟動談判,預計最快在今年內,成為第11個簽約國。

另一方面,由中國大陸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歷經八年談判後,於2020年11月簽署,由中國大陸、日本、南韓、澳洲、紐西蘭和東協十國參與,待全員簽署批准後60天生效,目前泰國、新加坡、柬埔寨、中國大陸、日本已批准。

中國申請入CPTPP 美學者:陸需要時間台灣可把握

對於中國大陸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美國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資深研究員、國務院前資深官員王曉岷(Robert Wang)16日表示,中方遞交申請,距離獲得許可還有一段路,中國大陸必須修改法律和法規,以符合CPTPP的標準,尤其是中方國有企業、勞工、環境及智慧財產權等領域。

王曉岷表示,中方此舉將會使美台加速尋求加入CPTPP,也許台灣會考慮更快提出申請,並有機會符合CPTPP要求的標準,趕在中國大陸前加入,使中方來不及對此行使否決權阻擋台灣。

王曉岷15日在華府智庫全球台灣研究中心(GTI)座談會表示,CPTPP的開放性和台日關係強化,均讓他看好台灣加入CPTPP,在美國角度來說,看看拜登政府對於中國大陸和亞洲的總體外交目標戰略,美國自外於CPTPP毫無意義;若美國決心重返,拉上台灣一起,對美國極有幫助,例如美台合作推動針對勞工與環境等更嚴格的標準,聯合進入CPTPP,台灣將是美國在區域組織中的強健夥伴。

台灣加入CPTPP的最後機會

北京日前向「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前稱TPP)遞交正式申請,這對台灣來說,大概是近兩年享受相對優異的經濟成長,以及「護國神山」台積電在全球受推崇之際,遭遇到的一記重拳─大概沒人想到,兩三年前還認為TPP是美日集團對其陰謀圍堵,經貿體制也和TPP格格不入的中國大陸,竟然會在台灣之前,率先提出加入申請,不僅跌破各界眼鏡,也讓關心台灣經貿發展的有識之士,有種莫名的悲憤。

原因無他,參與「區域經濟整合」,是在世貿組織(WTO)20年前展開的杜哈回合談判失敗下,各國皆採行的重大發展策略。即便是英國決議「脫歐」,但除了和歐盟談判、維持無障礙的貿易之外,也即刻和歐盟原已簽署貿易協定的70國中九成以上的國家,依原有貿易協定轉換簽署了雙邊協定,避免衝擊原有貿易關係。此外,英國更立刻申請要加入CPTPP,可見全球各國都在全力衝刺區域經濟整合,以免被「不公平」的貿易條件影響了競爭力。

然而,兩岸政治對立一直在阻礙台灣加入經濟整合,北京杯葛台灣簽署「自由貿易協定」自始未曾鬆懈,只有在馬政府時代因兩岸關係改善、得以和新加坡、紐西蘭簽署貿易協定,也和對岸簽署了ECFA的架構協議;此後蔡政府執政迄今就沒有任何突破,台灣國際經貿逐漸被封鎖,難在平等基礎上和各國進行貿易競爭。

CPTPP必須獲得既有成員共識認可才得以加入,因為中國大陸尚未加入,因此被認為幾乎是台灣得以突破封鎖的唯一機會。而台灣經濟體質仍然超越中國大陸,要加入CPTPP絕對更有條件,但我們居然怠惰延宕、讓北京超越,率先提出申請,難怪被英國「金融時報」描述為「台灣的加入之窗已慢慢關閉」,令有識之士扼腕浩歎。

但「危機乃是轉機」,希望之窗尚未完全關閉,因中國的經貿體制的確和自由市場經濟有所扞格,日本對其能否順利加入持有懷疑,加上中國大陸近來和加拿大、澳大利亞都有經貿上的爭執,不見得在諮商時能順利無礙,而這正是我們的機會。能否把握機會、化危機為轉機,就要看蔡政府是否具有足夠智慧,打出漂亮的下半場來爭取「逆轉勝」了。否則,台灣的國際經貿地位真的會陷入國際孤兒狀態,國際貿易將陷入「溫水煮青蛙」的深淵中而難以翻轉。

台灣之所以會對此事「怠惰蹉跎」,當然是在申請前的非正式諮商中,有某些貿易障礙無法承諾撤除,故而延宕了申請。這些貿易障礙不會太多,必然是和日本核食進口,以及某些農產品能否允許進口有關;但貿易協定之所以能簽署,必然是諮商者彼此間都能相互體諒、「有取有捨」,才能獲得共識。當參加與否無關宏旨之時,當然還有以拖待變的空間;但在CPTPP這種事關台灣未來發展的關鍵大事時,必須適時做出重大取捨,盡速和既有成員取得共識、完成諮商簽署,才得以成就大局。此時,正是考驗蔡總統治國能力的關鍵時刻;是否能適時突破,讓蔡政府在區域整合上不交白卷,不僅會在歷史留下紀錄,也會是民眾在選舉時評價各黨治理能力的關鍵考量之一,蔡政府絕不能因目前完全執政就等閒視之。

日本今年擔任CPTPP輪值主席還有三個月,由於日本態度基本上「友台」而願意「助台」,這將是台灣加入的關鍵時刻。蔡總統已經沒有連任壓力,過去又自詡為「談判專家」,若能在一個月內就幾個關鍵議題統合內部意見並提出對策,迅速完成和各國的非正式諮商,然後提出正式申請,或許還有機會對北京「逆轉勝」。台灣經貿的關鍵時刻,也是蔡總統創造歷史的關鍵機會,就要看她此刻如何表現了。

 

來源:聯合報、經濟日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