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恆大崩潰會造成什麼樣的系統性風

恆大崩潰會造成什麼樣的系統性風

中國大陸恆大集團在對理財和信託產品延後兌現支付的情況下,引發違約風險的新警告。這家房地產巨頭一直在努力籌集向銀行還款和向供應商付款所需的資金。

監管機關和金融市場擔心,任何與恒大有關的危機都可能波及中國大陸銀行系統,並可能引發更廣泛的社會動蕩。以下是關於恆大系統性風險的問與答。

●恆大的背景?

恆大集團由董事長許家印於1996年在廣州創立,在過去十年中迅速發展,成為中國大陸第二大房地產開發商,去年的銷售額達到1,100億美元。

該公司於2009年在香港上市,使其有更多機會進入資本和債務市場,資產規模得以增長到今天的3,550億美元。它在全中國大陸有1,300多個開發項目,許多都是在二、三線城市。

近年來,隨著房產銷售增長放緩,恒大也一直在涉足與房地產無關的業務,如電動汽車、足球、保險和瓶裝水。

●這波債務危機的導火線是什麼?

9月一封外洩的信件顯示,恆大曾懇求北京政府支持批準現已取消的借殼上市計劃,警告該公司面臨現金流斷裂,必須靠上市籌集更多資金,這個消息引起投資者新一波擔憂。

恆大在6月承認沒有按時兌付一些商業票據,7月有消息稱大陸一家法院應廣發銀行的要求凍結了恆大的2,000萬美元銀行存款,此後擔憂加劇。

恆大多年來一直靠舉債進行快速擴張,一直在積極籌集貸款以支持其買地計畫,並以低獲利率快速賣房,以便再次啟動資金循環。

該公司的中期報告表示,截至6月底,其有息負債總額為人民幣5,718億元(約890億美元),比2020年底時的7,165億元低,因為加強了去杠桿努力。

然而,包括應付帳款在內的總負債仍然上升,達到人民幣1.97兆元,約相當於中國大陸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

除了一般的銀行和債券發售渠道,恆大還利用監管較少的影子銀行市場,包括信托、理財產品和商業票據,並因此招致批評。

●恆大做了哪些去槓桿行動?

在中共監管機構提出被稱為「三條紅線」的三項債務比率上限後,恆大去年加緊削減債務。集團表示,其目標是在明年年底前達到所有的要求。

恆大向住宅買家提供大幅折扣,並出售大部分商業地產以增加現金流。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恆大通過股票二次發行融資5.55億美元,把物業管理部門在香港上市籌資18億美元,並出售新能源汽車部門34億美元股權。

今年稍早,恆大公布了分拆房屋及汽車網路銷售平台「房車寶」,以及主題公園和礦泉水業務這三個未上市部門的計劃,以進一步獲取資金。房車寶已於3月在IPO上市前募集了21億美元。

本周二(14日),恆大宣布為緩解流動性問題而進行的資產和股權處置計劃,未能取得實質性進展。

●恆大是否構成系統風險?

中國人民銀行(中國大陸央行)在2018年的金融穩定報告中強調,包括恆大在內的公司可能會對國家的金融體系構成系統性風險。

根據恆大去年年底給政府部門的信件,恒大負債涉及逾128家銀行,以及逾121家非銀行機構。摩根大通上周估計,中國民生銀行對恆大的曝險開口最大。

逾期付款可能引發交叉違約,因為許多金融機構通過直接貸款或者不同的金融工具,直接、間接對恆大的債務曝險。

星展銀行指出,在美元債券市場上,恆大占中國房地產高收益債的4%,若出現違約也將引發高收益信用市場的拋售。

信評機構惠譽周三(15日)表示,恆大倒債將導致從房地產商到銀行的跨部門的重大風險,但是對中國大陸銀行界的衝擊應該可以控制。

數據顯示,中國大陸上季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率為可控範圍內的1.76%,而且與美國相比,北京政權對金融系統的控制力要強得多。

恆大可能加速賤賣房產,引起大陸房市新一波壓力,迫使其他仰賴高度融資的建商倒閉。恆大倒閉將對就業市場產生巨大影響。該集團有20萬名員工,每年為地產項目開發還雇用了380萬人。

●監管機構怎麽說?

大陸央行、銀保監會相關部門在8月約談恆大集團高層,要求恆大須努力保持經營穩定,積極化解債務風險,維護房地產市場和金融穩定。

媒體報導稱,監管機構已批準恆大提出的與銀行和其他債權人重新協商付款期限的計劃。廣州市政府還在征求恆大主要貸款人對於成立債權人委員會的意見。

彭博資訊在本周三(15日)報導,中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住建部)本周已通知恆大主要債權銀行,恆大將暫停支付9月20日到期的貸款利息,顯示這家開發商將面臨債務重組。

引用來源: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