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特別提款權在全球重要性將升高

特別提款權在全球重要性將升高

經濟部國際合作處陳祈典指出,國際貨幣基金(IMF)於今年6月提案分配等值6,500億美元的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予各會員國,將特別提款權額度提高3倍,以協助貧窮國家渡過疫情難關,此措施對於全球經濟的影響引起各界討論。

SDR是由IMF於1969年所創設的超主權國際通貨與外匯準備,以彌補國際經濟金融蓬勃發展所導致的黃金與美元準備不足。它採用一籃子貨幣的概念,由美元(41.73%)、歐元(30.93%)、人民幣(10.92%)、日圓(8.33%)及英鎊(8.09%)所組成,現僅是記帳單位而非真正貨幣,無法直接使用,目前1元SDR約等於1.44美元,IMF的報告中舉凡金額都同時揭露美元及特別提款權兩種數字。

SDR也是IMF分配給會員國一種使用資金的權力,類似銀行提供給企業或個人的信用額度,有動支才要支付利息,其額度則根據會員國所繳納的攤額(基本上看會員國的經濟規模,以作為IMF的資金來源,亦決定該國的投票權)比例分配。當會員國的國際收支出現逆差且帳上沒有外匯存底時,可使用SDR向其他會員國換取外匯以償付,目前利率約0.05%,動用時不需附帶條件,是IMF借款工具中最優惠且便利者,目前已分配的SDR總額約2,940億美元,相較於全球GDP或貿易額均不及1%。

面對COVID-19疫情的衝擊,已開發國家能夠採取強而有力的措施重振經濟,並協助脆弱的企業與家庭;相較之下,新興國家缺乏資金進行支持措施,還要負擔疫情造成的額外成本及面對貨幣重貶拖累,多重打擊也造成原本日益茁壯的中產階級大幅消失。在此情況下,不附帶條件且可立即動用的SDR應能帶來及時幫助,IMF也協調無動用需求又分配較多額度的先進國家移轉給需要國家,應更能發揮其功效。

但過去SDR曾被批評不夠透明,某些非洲國家曾將換取的現金用於軍事建設,因此美國敦促IMF就SDR的使用上進行事前指導及事後審查,以促使資金用於採購疫苗,支持弱勢團體等正面用途,增加透明度,也將拒絕與政策違背美國利益之國家進行兌換。未來SDR的動用條件是否發生變化值得觀察。

據統計,日本、美國及中國為SDR超額持有的前三大國家,代表各約兌換25、20及14億美元予其他會員國,中國原本即支持SDR增加分配,一般相信此將有利於中國人民幣的國際化,也能搭配「一帶一路」戰略作為貸款支付;美國則從川普時代的保留態度改變為拜登時代的正面態度,在今年4月G20會議中達成增發SDR共識,專家推測此係美國盼藉此重建與盟友的關係,擴大友美力量,因此SDR可能成為中美對抗的另一個戰場。

有人推測SDR是否會影響美元國際貨幣的地位?畢竟SDR採用一籃子貨幣的組合較能規避特定國幣貶值的風險。不過IMF創設SDR的原意是要補充黃金—美元本位而非取代,且美元成為國際貨幣是其國力自然投射所致,並非人為干預。若SDR要成為國際貨幣,代表其背後要有一個強有力的超國際組織,對各國都有強制力,以現況來看似乎還沒有一個國際組織符合資格。

IMF對會員國貸款的諸多干預也再次被提起。除了SDR外,IMF的貸款大多附加各種條件,有些要求借款國削減公共支出、減少醫療等社會福利與退休金、凍結公部門薪資及削減失業保險給付等,借款期限也非常短,常造成受援國大量企業倒閉,失業率高漲。有時這些條件甚至無法解決危機,反而造成受援國更大的傷害,引爆民眾抗爭的浪潮。

在已開發國家即將告別疫情干擾,開發中國家卻仍深受打擊之際,SDR將在解決復甦不均上扮演重要角色。

引用來源: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