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把央行放在應有的權力位置上

把央行放在應有的權力位置上

富比世雜誌(Forbes)2012年評選的全球最有權勢者排行榜中,當時的美國聯準會(Fed)主席柏南克名列第六,歐洲央行(ECB)總裁德拉基排第八,兩人的排名都高於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

當時金融海嘯餘波未息,全球經濟依然艱困,歐元區又爆發歐債危機,各大央行首長成為掌舵者,大舉實施量化寬鬆政策(QE)措施。央行經常被稱為「唯一還能管事」(the only game in town)的單位。

如今則時移勢易。新冠肺炎爆發後,各大央行雖仍大力買進公債,但財政政策已躍升為主角。美國由總統拜登與國會擔綱,歐盟由執委會執行7,500億歐元的「新一代計畫」來復興經濟。央行是否就此退居二線?

其實不然。過去18個月來,央行的地盤反而大舉擴張,跨入氣候變遷領域,強調氣溫上升將對金融穩定造成風險;央行既是公司債買家,又是銀行業的監督者,因此有能力且應該使不積極轉型的企業承擔較高的信用成本。

央行也須為提高民眾所得及抑制財富不均出力,又因各界批評央行實施超寬鬆政策,推升股票、高檔房地產及藝術品等資產價格,使富者益富,於是央行又不得不採取能維持就業的政策組合,以造福貧窮家庭。

國際清算銀行(BIS)首席經濟學家波瑞歐認為,貨幣政策的確有可能使財富更平均分配。例如高通膨對窮人不利,低通膨將有助於縮小貧富差距;這話沒錯,但顯然太過老調。他也認為,如果長期以利率對抗經濟衰退,代價便是貧富差距擴大。

面對這種情況,應該由政府透過財政政策,抵銷貨幣政策所造成的所得與財富不均。政府也應修改勞動法規,使勞資談判對勞方有利。再者,政府也應提高教育投資。這些當然都是好事,但央行都使不上力。

以當前已開發國家的貨幣政策架構,的確很可能使貧富差距益發擴大,而且在短期間內,各國貨幣或法規主管機關也的確無從使力。

若要解決此一問題,必須有高度政治使命感的財政部長,執行所得及財富重分配政策,而不是繼續由Fed主席及理事蟬聯在權勢榜的顯著位置上。

引用來源: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