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到處「千年一遇」 人類要自殺或自救

到處「千年一遇」 人類要自殺或自救

最近許多新聞都出現「千年一遇」,描述氣候創紀錄的極端異常現象。美國、加拿大酷熱,美西創紀錄高溫,西歐近日跨國大洪災,德國幾天內下了兩個月的均雨量,總理梅克爾都找不到適當德文形容驚人的災難。

歐洲蒙難,亞洲也不好過,鄭州大洪水幾天內下了一整年的雨量,河南水利廳甚至以「超過5000年一遇」形容,根據何在頗有爭議,但全球面臨許多「千年一遇」的事,卻難否認。

用「水深火熱」形容最近地球氣候再適當不過,美國與加拿大6月底破紀錄熱浪,科學家發現遠超過史上測得的高溫,千年才發生一次的熱浪,是因人類造成氣候變遷現象,未來極可能五到十年會發生一次,氣溫可能比現在再高出攝氏一度以上,發燒的地球讓人類愈來愈難以招架。

這些千年一遇、百年難見等形容詞,有些是科學家根據過去經驗的客觀陳述,而以這些經驗推論對未來氣候變遷的擔憂;也有政客官僚卸責,以難以預防的天災來推卸政府防災失策責任,後者就是人禍。不論科學估量或政治上不負責,都說明對抗眼前極端氣候,我們面臨重重障礙,明明危機當前不容忽視,卻又因政治現實而難以應對,美國共和黨多數人反對有氣候變遷,認為是一場騙局。

許多人看到災變傷害感到驚恐,意識到極端氣候威脅生活安全,減碳目標刻不容緩。然而,人們未曾意識到,傷害的主因是全球經濟發展與都市化,愈來愈多脆弱城市沒有能力因應極端氣候的挑戰,能力強、建設好的城市規畫不過是以200年為基準,更甭談許多力爭溫飽的開發中或低開發國家,在資源與能力上都難以達到減碳目標。

拜登總統的氣候變遷特使柯瑞,20日在倫敦皇家植物園演說,呼籲美中結束「自殺組合」,全球合作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並建議以二戰協助歐洲重建的國際聯盟為典範。柯瑞提醒各國領袖,再不合作減緩地球暖化,就來不及了;他指出,「盟友、夥伴、競爭對手,甚至敵手」都需攜手合作,解決人類的共同問題。

柯瑞日前訪俄羅斯,取得俄國對氣候變遷議題合作的承諾,他將爭取合作對象轉向中國。中國、美國和印度是全球碳排放量前三名。柯瑞不諱言美中關係緊張,但人類前途需要兩國合作,而兩國都需提高減排目標,否則一切都是空談。他說,美中固然有諸多歧異,但就氣候變遷,兩國合作是讓全世界跳脫目前「互相自殺」模式的唯一方法。

對柯瑞的高調,北京外交部反應是,美國不能一方面干涉中國內政、損害利益,另一方面又要求中國在雙邊和全球事務中給予支持理解。中國副總理韓正與柯瑞視訊對話曾明白表示,在應對氣候變遷上,「應遵循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亦即,已開發國家和包括中國等開發中國家應承擔不同的減排責任。

是中國不夠努力嗎?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曾在演說中坦承,美國發展再生能源上落後於中國,若無法引領再生能源革命,很難想像美國能贏得與中國的長期戰略競爭。也就是說,中國因能源短缺,靠進口支應,所以能源利用與轉型上反而是「先進國」,怠於排碳轉型的是美國。川普政府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拜登上任後重返,願正視氣候變遷,但美國人從不自省,如只會拿著氣候變遷議題當槍使,呼籲國際合作顯然難奏效。

鄭州洪災後斷水斷電斷網,幾乎阻斷城市運作。鄭州民生交易靠電子支付,公共交通近八成靠電動車,因此停擺。鄭州經驗預示能源轉型城市的新難題,將是未來數位都會的新課題,全世界都得借鑑學習,正如全球必須合作對抗新冠疫情一樣。

面對極端氣候,已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必須用同理心,相互協助面對,也必須放下國族與意識形態歧異,才能務實面對難關。要減碳排放,能源轉型,各國都須在政治、經濟、科技、資源上空前努力,且付出更高成本,這些工作需要政治領袖的堅強意志領導才能支撐。美中對抗當然造成合作阻力,甚至也成美國自我升級轉型的障礙。

無論美中如何競爭,都要試著在今年底格拉斯哥氣候峰會上,讓實質合作有進展,這需要美中雙方努力。但強烈的政治因素阻擾下,發燒的地球不會等待人類,人們再不學會自制,只能承受極端氣候傷害的苦果,這是美中政治領袖都須承認的現實,要自殺或自救,就在各國領袖們的一念之間。

引用來源:世界日報 / 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