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美中外交交鋒升級 習近平能否有效反擊?

美中外交交鋒升級 習近平能否有效反擊?

美國一方面與中國會唔一方面持續打擊中國,針對新疆事件、香港一國兩制政治氣候日益惡化的問題,以及科技威脅等等,拒絕向涉嫌與人民解放軍有關聯的學生和研究人員發放簽證。共產黨領導層尚未找到一個有效戰略來反制美國的行動。

拜登總統上任六個月後,共產黨領導層尚未找到一個有效戰略來反制美國的行動。在北京看來,拜登的手腕比他的前任更具戰略性,爭取盟友加入他對抗中國的行動,這似乎讓官員感到沮喪。中國訴諸其一貫的本能,採取了針鋒相對的措施,同時還用大量尖刻的言辭和諷刺發起猛烈抨擊。

儘管兩國都表示希望避免新冷戰,但它們正陷入一場日益激烈的意識形態衝突,而且幾乎沒有緩和的跡象。結果導致關係惡化甚至超過與川普打交道的四年,這讓北京許多人感到驚訝。

“美國宣稱回來了,但是世界變了,”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最近在接受民族主義新聞網站觀察者網的 “美國要看到世界的變化,主動適應變化,反思並糾正過去的錯誤。”

尚不清楚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是否正式表示要改變外交戰略,但從最近幾週的公開聲明和行動來看,中方對拜登政府的耐心已經越來越少了。

美歐對中國在香港和新疆的政治鎮壓進行製裁,中國也拿出了 它限制了中國企業在美國證券交易所的 它加強了在南海及台灣周邊水域和空域的軍事活動,以回應在拜登領導下美國對該島民主政體

軍事行動節奏的加快也增加了武力對抗的可能——哪怕是出於意外。考慮到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中國一些官員和官媒發出的煽動性言論將使讓步更為困難。

中共百年黨慶

位於北京的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時殷弘表示,“直到現在,中國政府才非常清楚地認識到中國在世界上所面臨的壓力,以及前所未有的挑戰。”

“問題是,他們知道,要改變現狀就意味著中國必須改變基本國策,而中國領導人堅決認為這是不可能的,或至少是不值得的,”他補充道。

自雙方高級外交官3月在 這些會議一開始,雙方就因分歧議題展開了極具敵意的交鋒。

隨後,拜登的氣候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在4月訪問上海,但 自那以後,雙方在任何問題上的合作都少之又少。相互指責反而幾乎成了日常。

這樣的敵意變得如此強烈,甚至連新任副國務卿溫迪·R·謝爾曼(Wendy R. Sherman)的訪問也成了一場外交爭端,雙方官員都在為誰將參加暫定於下週舉行的會晤爭論不休。

拜登行動

拜登和習近平曾多次作為各自國家的副總統會面,但他們在2月——拜登上任美國總統第一個月期間——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的電話通話後,就再也沒有說過話。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將美國牽頭的最新指控駁斥為“無中生有”。他說,美國才是全球最大的網絡攻擊來源國。

北京獨立政治分析人士吳強表示,相互猜疑阻礙了兩國關係恢復穩定。“現在缺乏政治信任,”他說。“這是最大的一個阻礙。”

在北京,誰應該受到指責是毫無疑問的。北京的觀點認為,拜登的舉動反映了美國有意削弱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和軍事實力。為此招募盟友的策略似乎尤其令人不安。

“拜登政府正在通過多邊俱樂部戰略孤立中國,”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在回應提問時寫道。“與特朗普的單邊戰略相比,這一戰略給中國經濟發展帶來的困難和對中國外交的壓力要大得多。”

中國在一定程度上將雙方關係的惡化視為一個宣傳問題。在公開聲明中和社交媒體上,它試圖詆毀美國作為國際行為和價值觀的仲裁者。

當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最近將1921年塔爾薩種族大屠殺稱為美國“種族滅絕”的例子。

上週,全球化智庫在北京組織的一次研討會上,一些學者對中國的全球形象持批評態度。例如,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Service)

北京的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儲殷呼籲,中國外交官在向海外講述中國故事時要更加靈活和有創意。

“我經常說,我們的外交人員外語水平是大踏步地進步,但講故事的能力、尋求情感共鳴的能力是在大踏步地退步。”儲殷在研討會上說。“中國的國家形象現在得分偏低,與此有直接的關係。”

但中國的強硬態度似乎不太可能很快改變。在中國的政治和外交機構內部,人們認為這種強硬的做法來自高層。

習近平似乎不為所動。據報導,甚至在拜登贏得大選之前,習近平就已經在重申一個主題,並從那時起這個主題就經常出現在公共討論中。“東昇西降,”據說他

曾在共產黨報紙擔任過編輯、現居美國的鄧聿文說,許多中國人認為未來五年將是迄今為止關係最緊張的時期。

他說:“中國現在的看法是,'中國認為我自己有這樣的實力,我可以跟你扛下去,你想扛多長我就跟你扛多長'。”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