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葉倫稱中國貿易協議 傷害了美國消費者

葉倫稱中國貿易協議 傷害了美國消費者

外媒報導,美國財政部長葉倫對去年與中國的貿易協議表示懷疑,這是拜登政府首次明確聲明,詳細闡述了其對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協議未來的思考。

《紐約時報》報導指出,財政部長葉倫表示,仍在審查中的川普政府達成的協議未能解決兩國之間的根本問題。

葉倫對美中貿易協定的價值表示懷疑,認為它未能解決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最緊迫的爭端,並警告稱,關稅仍然存在地方已經傷害了美國消費者。

葉倫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正值拜登政府對美中經濟關係進行廣泛審查已有七個月之久。審查必須解決一個核心問題,即如何處理川普於 2020 年初簽署的協議,其中包括中國承諾購買美國產品和改變其貿易做法。

價值 3600 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懸而未決,拜登政府對這筆交易的命運幾乎沒有說什麼。特朗普政府官員試圖制定關稅,以保護汽車製造和飛機製造等美國關鍵行業免受他們所謂的中國出口補貼。

但葉倫質疑關稅是否設計良好。她在為期一周的歐洲之行結束時說:「我個人的觀點是,對中國征收關稅的方式並沒有考慮到哪裡存在問題以及美國的利益是什麼。」

拜登總統並未採取行動取消關稅,但葉倫表示,這些關稅無助於經濟。

「關稅是對消費者徵稅。在某些情況下,在我看來,我們的所作所為傷害了美國消費者,而上屆政府談判的協議類型在許多方面並沒有真正解決我們與中國的根本問題,」她說。

但鑑於兩國在其他問題上的緊張局勢日益加劇,達成任何新協議都可能很困難。拜登政府週五警告在香港的美國企業在香港開展業務的風險,包括電子監控和向當局交出客戶數據的可能性。

據兩名參與中國決策的人士稱,中國官員歡迎美國採取任何單方面取消關稅的舉措。但他們表示,中國不願意停止其廣泛的工業補貼以換取關稅協議。

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通過政府對中國電動汽車、商用飛機、半導體和其他產品製造商的援助,為國家尋求技術自力更生,並創造數百萬個高薪工作崗位。

川普政府還試圖說服中國官員放棄對高科技產業的大量補貼,但沒有成功。川普的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最終徵收關稅,旨在防止獲得補貼的中國公司將美國公司驅逐出境。

美國和中國將去年的協議命名為第一階段協議,並承諾進行第二階段談判。但那從未發生過。

關稅在汽車行業發揮了特別大的作用。

為回應川普對從中國進口的汽油動力汽車和電動汽車徵收 25% 的關稅,福特汽車等美國汽車製造商已放棄從中國工廠進口廉價汽車的計劃。廣州汽車等中國汽車製造商也擱置了進入美國市場的計劃。

今年春天,隨著新工廠投產,中國汽車出口激增,其中許多工廠是靠大量補貼建造的。但廉價的中國汽車主要銷往亞洲和歐洲的其他地方,儘管美國的汽車價格已經攀升。

葉倫女士沒有具體解決汽車關稅問題。

貿易協議第一階段包括今年夏天進行高級別審查的要求。該協議要求中國停止強迫外國公司向在那裡開展業務的中國公司轉讓技術。

第一階段還包括中國承諾到今年年底再購買 2000 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和服務。該協議旨在通過阻止中國公司購買美國商品來確保中國不會對美國的關稅進行報復。

儘管中美貿易戰後中國恢復了對美國商品的大規模採購,但無論是採購總額還是採購構成,都沒有達到特朗普政府的期望。

一直在跟踪採購情況的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查德·鮑恩 (Chad P. Bown) 表示,中國去年未兌現承諾的比例達 40%,今年迄今已達不到 30%。農產品採購步伐加快,但中國沒有購買足夠的美國製造的汽車、飛機或其他產品來履行其義務。

中國還在第一階段協議中承諾,從 2022 年到 2025 年,其對美國商品的購買將繼續增加。

拜登政府意識到,所有這些採購要求都讓美國盟友感到沮喪,他們認為該協議使他們的銷售成本下降。

熟悉中國經濟決策的人士表示,中國不急於重啟可能就美國關稅和中國補貼進行的激烈談判的一個原因是,第一階段協議改變了兩國之間的貿易關係。貿易已經從他們最大的摩擦來源之一變成了他們關係中爭議最少的領域之一。

在拜登先生的領導下,美國一直對中國施加壓力,並在某些方面加大了壓力,重點關注特朗普先生通常忽視的對其人道主義記錄的擔憂。

今年 3 月,拜登政府對中國高級官員實施制裁,作為與英國、加拿大和歐盟一起懲罰北京侵犯主要穆斯林維吾爾少數民族的人權的努力的一部分。

6 月,白宮採取措施打擊中國新疆地區太陽能電池板供應鏈中的強迫勞動,包括禁止從那裡的一家矽生產商進口。它還擱置了與歐洲在 6 月份就波音和空中客車的飛機補貼問題發生的爭端,以便美國能夠更有效地召集盟友來對抗中國主導關鍵行業的野心。

中國也一直在加快與美國「脫鉤」的步伐,引導其科技公司避免在美國首次公開募股,轉而在香港上市。這對從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收取巨額諮詢費的華爾街公司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與華爾街關係密切的財政部長期以來一直比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一個獨立的監督貿易政策的內閣機構)與中國對抗更加謹慎。拜登先生的貿易代表凱瑟琳·戴迄今為止對第一階段協議幾乎沒有說什麼,而是更願意強調政府仍在製定對華政策。

迄今為止,葉倫與中國同行的正式會晤很少。美國財政部上個月宣布,她與中國副總理劉鶴進行了虛擬通話。他們討論了經濟復甦和合作領域,葉倫對中國的人權記錄表示擔憂。

她本週在布魯塞爾的一次演講中公開表達了這些擔憂,告訴歐洲各國財長,他們應該共同努力,打擊「中國不公平的經濟做法、惡意行為和侵犯人權行為」。

這一評論在中國政府內部引起了軒然大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中國斷然拒絕」葉倫的言論,並將其描述為抹黑。

拜登政府在沒有特朗普政府的挑釁行為的情況下保持對中國的強硬立場而贏得讚譽,特朗普政府通過關稅和貿易戰破壞了全球經濟的穩定。

哈德遜研究所學者、川普的高級中國顧問之一邁克爾白邦瑞說,拜登政府對中國的態度正在變得比川普更加強硬和「更有效」,因為拜登助手看法是一致,美國無法單獨對抗中國。

最大的問題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彼得森研究所的鮑恩先生表示,拜登政府對中國貿易政策的審查花了這麼長時間,很可能是因為川普政府採取瞭如此多的全面且有時相互衝突的行動,以至於這是一個複雜的繼承組合。在取消關稅方面,還需要進行複雜的政治計算。

「被視為對中國的軟弱在政治上是有害的,所以你需要在經濟論據方面保持冷靜,」鮑恩先生說。

儘管最近出現了敵意,但美國還是設法哄騙中國加入了葉倫一直在幫助促成的全球稅收協定。拜登政府認為,中國希望成為多邊體系的一部分,完全斷絕兩國關係對全球經濟不利。

「我認為我們應該盡可能在貿易、資本流動和技術方面保持經濟一體化,」葉倫說,並補充說這種關係必須平衡安全要求。「顯然,必須非常仔細地評估國家安全方面的考慮,我們可能必須採取行動,當涉及中國在美國的投資或其他供應鏈問題時,我們確實認為有國家安全需要。」

引用來源:紐約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