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馬丁‧沃爾夫:G20未能有效應對全球性挑戰

馬丁‧沃爾夫:G20未能有效應對全球性挑戰

《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撰文指出,國際社會未能做出真正全球性的抗疫應對,這意味著,我們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同樣無法採取共同行動。

人類已經擁有超越自身的智慧。憑藉其聰明才智,這種「部落猿類」創造了一個部落主義無法應付的世界。理智上,我們明白這個道理:這正是我們創建聯合國(UN)、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國集團(G20)等機構的原因。但我們骨子裡並不明白。骨子裡,我們知道每個部落都一心顧自己,落後者只會遭殃。骨子裡,我們認為那些不這麼想的人是「全球主義者」,等同於「叛徒」。

我們不停地召開會議,但每次都無功而返,然後承諾下次會做得更好。但下次還是一無所獲。我們並不是一敗塗地。但我們在重大事件上失敗了。我們做得還不夠好。我們心裡明白。但光明白是不夠的。

這正是上周末在威尼斯——一座因為海平面不斷上升而正在沉沒的輝煌城市——舉行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演的故事。G20涵蓋了全球63%的人口和87%的產出(按市場價格計算)。其成員國囊括了全球最強大的國家,每一個大洲都有國家參與其中。它是我們實施全球經濟治理的最佳機會。

此外,美國回歸理智政府也帶來了很大的不同。在一個像川普政府那樣無能、自戀的政府的領導下,我們不可能在應對全球性挑戰方面取得任何進展。這一間歇期可能終究不會太長。但像葉倫這樣正派、聰慧的人代表美國出席上述威尼斯會議,令人感到振奮。

G20也推動了進步。的確,G20公報羅列了一長串成績。在總結陳詞中,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稱讚G20就最低企業稅率達成了「歷史性協議」。她強調G20認識到碳定價機制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的作用。

她還提到G20高級別獨立小組就「疫情防範和應對」出具了出色的報告,以及G20認識到迫切需要加強應對健康威脅的全球能力。她尤其強調自己「由衷感謝」G20「對新一輪6500億美元特别提款權(SDR)分配的支持——IMF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分配,對全世界而言,這是一劑強心針」。如果新的特别提款權運用得當,它們將給最貧窮和受疫情衝擊最嚴重的國家帶來變革性影響。

此外,主要得益於科學家們取得的成功,新冠疫苗比預期更快地扭轉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災難引發的經濟下行趨勢。IMF預測,在中美兩個超級大國的引領下,今年全球經濟將增長6%。然而,格奧爾基耶娃指出:「各經濟體復甦進程的分化日益嚴重。實際上,全世界正面臨著雙軌復甦。」更糟糕的是,經濟復甦最快的是富裕國家以及各國的富人。這早已不是第一次——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

然而,既然取得了這些實質性成績,為什麼我還要如此吹毛求疵?答案是,人類正面臨兩大全球性挑戰:結束新冠疫情(以及防範未來的大流行病)和氣候變化。相比之下,在企業稅、甚至特别提款權方面達成的協議,雖然是人們樂見的好事,但並不那麼重要。問題在於我們能否在必須合作的領域進行合作。

疫情方面,當前的任務是為全世界接種疫苗,並在必要時繼續接種加強針。這是牢牢控制新冠病毒及其眾多變種的唯一途徑。正如格奧爾基耶娃強調的,目標是到2021年底和2022年中期,將所有國家的疫苗接種率至少分別提升至40%和60%。她還指出,「通過更快向高風險群體提供疫苗,我們將在今年挽救超過50萬人的生命。另外,如果各地經濟活動恢復正常,到2025年全球經濟產出可能增加9兆美元——遠遠高於這項抗疫計劃500億美元的成本。」

的確,說得沒錯。然而,目前來看,遠遠落後的正是我們的行動。截至6月底,提供治療和疫苗的全球夥伴關係「獲取COVID-19工具加速計劃」(ACT) 2021年的資金缺口達168億美元。這僅相當於投入抗擊新冠疫情災難的公共資源的0.1%。可恥的是,G20未能解決這一問題。現在看來,高收入國家的兒童將先於世界其他國家大多數人口接種上疫苗。這是一種罪行,是愚蠢的錯誤。

即使面對這樣一個不證自明的全球性威脅——其造成的代價巨大且迫在眉睫——我們似乎也無法帶著必要的緊迫感採取行動。在如此緊急的情況下都不能進行合作,讓人懷疑我們將來能否實現一項高度優先的目標,即大幅提高辨別和應對健康威脅的全球能力。

考慮到這種信號失靈,很難想象我們在全球升溫的時候除了胡亂應付之外還能做些什麼。在氣候方面,挑戰更加遙遠,所需的行為轉變要大得多,所需的合作也更難實現。如果將於11月在格拉斯哥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公約第26次締約方大會(COP26)證明我錯了,我會很高興。我也會感到驚訝。耶倫指出,到2024年,美國將每年為發展中國家提供57億美元的氣候融資。然而,無論是相對於需求、還是相對於花在國內的資金來說,這都相當於一個誤差項。

無論我們喜不喜歡——很明顯,我們不喜歡——我們已經創造了一個全球文明。我們比鄰而居,相互影響。我們可能希望繼續保持我們的部落行為方式。的確,看看美中兩國之間不斷加劇的關係,顯然我們正在這樣做。但這樣行不通。我們居住在同一個星球上,生活在一個全球化的世界。我們能夠根據這個事實的含義採取行動嗎?這是21世紀最大的問題。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引用來源:FT
國內新聞直播-TVBS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