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拜登歐洲行聯歐拉俄,抗中仍是主調

拜登歐洲行聯歐拉俄,抗中仍是主調

《聯合報》社論指出,拜登這次歐洲行的主軸就是聯絡盟國共同抗中,一要重振式微的七大工業國組織(G7),二則重申對北約的承諾,三則尋求與俄羅斯的合作,其目標是一貫的。

拜登結束訪歐後,國安顧問蘇利文在記者會中提到,白宮考慮安排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高峰會,時間可能在十月義大利的G20舉行場邊會晤。拜登陸續會見過日韓及歐洲領導人,並與長期對手俄羅斯總統普亭碰面,圍點打圓策略已經就緒,終於要面對面與習近平對決了。

拜登這次歐洲行的主軸就是聯絡盟國共同抗中,一要重振式微的七大工業國組織(G7),二則重申對北約的承諾,三則尋求與俄羅斯的合作,其目標是一貫的。

首先,美國過去能維持全球霸權,經濟金融是靠G7協調統合,北約則負責國防安全。過去這兩個組織都唯美國馬首是瞻,但過去四年因前總統川普傲慢氣粗,荒廢了和國際組織的友善交往。相形之下,以中國為首的國際組織,無論是金磚五國、亞投行及上海合作組織,都有後來居上之勢。這次,拜登把G7峰會當成他宣布「美國回來了」的舞台,營造出友好積極的氣氛,包括聯合各國宣布捐出十億支疫苗,發起「接種全世界」運動;並就跨國企業稅負太低,達成全球十五%最低企業稅的協議。G7用這種方式,希望引導十月G20的議題,也避免自己淪為G20的次級團體。

其次,拜登到布魯塞爾參加北約峰會,一開始就對共同防禦條款作出清楚承諾,並支持加強北約未來十年的現代化與集體防禦;他一反川普不斷批評北約的頤指氣使,讓盟國激賞。拜登也希望歐洲的北約盟國能共同加入反中陣營,在公報中指出「中國的明確野心和獨斷行為,對於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和北約安全相關區域,構成系統性挑戰」。這也呼應拜登訪歐主調,要凸顯中國已成為全球性威脅。

對此,德、法領導人略有不同看法。德國總理梅克爾即表現,中國在許多問題是敵手,但也是夥伴,要盡可能與中國進行建設性對話。她說,北約在處理中國問題時,必須找出正確的平衡點,既不低估中國,也不予以高估。法國總統馬克宏亦淡化北約宣告「中國是全球安全威脅」的說法,他提醒:北約不可因此「偏離了我們的核心任務」。

第三,拜登最後赴日內瓦與普亭舉行高峰會。處理美俄關係,是拜登此行最棘手的部分;美國共和黨一直反對給普亭太多與美國平起平坐的機會,歐洲盟國則擔心在烏克蘭與白俄羅斯問題上會被美國出賣。但以美國的立場,美中兩強爭霸態勢越來越高,美國無法同時與中、俄兩國為敵,必須先在戰略上穩住俄羅斯,不讓它扯美國後腿。雙方基本上照劇本演出:拜登告誡普亭,俄羅斯的網路攻擊與納瓦尼的人權是美國最關切的事;普亭則享受了與拜登平起平坐的待遇,也提升了自己的國內聲望。

這次峰會的隱形出席者,其實是習近平。拜登和普亭如何談論中國問題,外界無法得知。普亭在會前接受美媒訪談時預先消毒說:中國是一個「友好國家」,中俄關係的性質和水準,決定了俄羅斯「不會提防」中國的發展。而拜登會後則說:俄國現在處境艱難,他們受到中國的擠壓,想拚命維持大國的地位。但事實是,美國的經濟制裁已對俄國經濟造成影響,俄國必須轉向中國尋求貿易往來,如今中國已經是俄國最大貿易夥伴。美國必須解除若干對俄制裁,才能讓普亭感到受用。

拜登這次訪歐,在重新主導國際組織上取得成績,也安撫了歐洲盟友,但未全然化解歐洲國家對於抗中的疑義。至於與俄羅斯的合作,能否奏效,仍有待驗證。

引用來源: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