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日經:中國將讓全球低通膨時代結束?

日經:中國將讓全球低通膨時代結束?

《日經》報導指出,有觀點開始擔憂源自中國的通貨膨脹。據悉,由於中國勞動力減少,「世界工廠」的工資上漲,將推高各國的物價。長期持續的低通膨時代有可能迎來轉捩點。

5月底,中國決定放開三孩生育政策。國家統計局長寧吉喆表示:「人口老齡化從挑戰方面看,將減少勞動力的供給數量、增加家庭養老負擔和基本公共服務供給的壓力」。

人口紅利衰退,中國製造業出現「雇工難」

點燃導火線的是5月11日發佈的2020年人口普查。雖然總人口達到14億1178萬人,10年內年均增加0.53%,但65歲以上人口增加6成。15~64歲的勞動年齡人口為9億6776萬人,比頂峰的2013年減少3800萬人。在製造業的調查中,「雇工難」經常成為最大的經營課題。

中國的工資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翻了一番,勞動力短缺將加劇工資上升。中國佔世界勞動年齡人口的約2成,成為生產的核心,因此影響巨大。

「中國正在結束低通膨的時代」,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名譽教授查爾斯·古德哈特(Charles Goodhart)這樣表示。

1980年代以後憑藉豐富的勞動力使廉價工業品出口激增的中國曾被稱為「通貨緊縮的源頭」。在冷戰終結後,東歐等原共產主義陣營加入,與世界經濟聯絡起來,優質勞動力倍增。再加上生產全球化,世界出現價格崩潰。

結果,一度達到2位數的已開發國家通貨膨脹率到上世紀90年代中期降至約2%。查爾斯·古德哈特認為,這一齒輪已開始倒轉。

古德哈特指出,老齡化將導致通貨膨脹。人們退休後也會繼續消費,還需要養老,勞動力短缺將導致工資和物價上漲。社會保障費的膨脹令財政吃緊,但增稅在政治上很難。

因此,政府希望通過通貨膨脹來實際減少債務。中央銀行也被要求壓低利率,物價上漲勢頭加強——古德哈特在近著裡提出的未來很不樂觀。但古德哈特曾長期擔任英格蘭銀行顧問,這名理論和政策實務頭號專家的警鐘不容忽視。

不過直到最近,「源自中國的通貨膨脹」這一隱憂一直被忽視。原因何在呢?原因之一是勞動力和物價的分析欠缺全球視角。例如顯示失業率和通貨膨脹逆轉的「菲力普斯曲線」,分析對象只是國內的就業和物價。

有觀點認為,在1990年代以後,物價和失業率同時下降,高效的貨幣政策已終結菲力普斯曲線。但是,古德哈特指出,實際作用更大的是中國等國家提供的勞動力這一外在因素。

中國出口額超過1成

令人關注的是今後中國的工資上漲將以多麼強勁的勢頭波及世界。1990年代,中國的出口額僅為世界整體的數個百分點,但價格崩潰的浪潮廣泛波及到了沒有直接交易的地區。

中國經濟學家謝國忠認為中國掌握了定價權。有需要的企業將生產轉移到中國,結果導致勞動力和企業都不得不參照中國決定工資和價格。

目前,中國的出口額超過世界整體的1成。物價上漲的浪潮勢頭有可能超過此前的價格崩潰。當然,還有提高生產效率、彌補勞動力短缺的方法,但此前是勞動密集型的中國經濟如今也在IT自動化技術的加持下邁向最尖端。進一步的省力化並非易事。

不少觀點認為放鬆計劃生育政策只是一種安慰。在全面放開二孩的2016年以後,出生率持續下降。

勞動年齡人口在美國也出現了觸頂。日本以1995年為頂峰、歐盟在2009年到達頂峰後持續減少。預計包括印度等在內的二十國集團(G20)也將在大約10年後開始轉為減少。

雖然很多觀點認為從中長期來看,世界通貨膨脹傾向將不斷緩解,但除了金融市場關注的源自美國的通膨,還有中國人口減少這一更為棘手的火種。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西村博之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

引用來源:日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