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G7財長會議 全球兩大新稅制有方向

G7財長會議 全球兩大新稅制有方向

編按:七大工業國集團(G7)財長5日支持美國的提議,同意將全球性最低企業稅率定為15%,邁出歷史性的一步。資誠(PwC)進一步指出,此協議,承諾推動OECD所建議的全球數位課稅方案(方針一)及全球最低稅負制(方針二)。

《經濟日報》報導,七大工業國集團(G7)財長5日支持美國的提議,同意將全球性最低企業稅率定為15%,邁出歷史性的一步。

英國財相蘇納克表示,七國財長就全球稅制改革達成歷史性的協議,「要求大型的跨國科技公司繳納他們在英國應該繳納的稅金。」

G7財長這兩天在倫敦舉行為期兩天的面對面會議,與會國家包括加拿大、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和美國。

這場財長會談是為6月11日在英國康瓦爾(Cornwall)舉行的G7高峰會做準備;這次G7峰會將是美國總統拜登上任以來首度出訪。

美國發起稅改計畫,以限制像科技巨擘等跨國企業濫用制度獲利,尤其全球各經濟體仍因疫情衝擊而步履蹣跚的當下。

企業稅是全球財政改革的兩大核心之一,另一個則是「數位稅」,允許各國對總部設在海外的跨國企業收入課稅。

拜登與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和G20談判時,都曾呼籲各國應當統一實施全球性最低門檻的15%企業稅率。

《工商時報》報導,全球數位課稅方案要求大型跨國企業的母國將其某個比例的利潤重新分配予市場國。G7財長會議承諾將「達成公平分配課稅權的解決方案,若最大型且獲利能力最高的跨國企業擁有超過10%的利潤率,那麼市場國將得以就其超額利潤的至少20%獲得課稅權。這項制度將會在新國際數位經濟課稅規則以及既有的各國數位服務稅和其他相似稅負之間,提供適當的協調措施。

另一方面,全球最低稅負制將以國家別為基礎,承諾全球最低稅率將至少為15%。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全球稅務服務會計師曾博昇表示,在全球數位課稅方案及全球最低稅負制推動後,將分別產生贏家及輸家。至少在理論上,大型工業化國家較可能從中獲益,因為他們擁有最大的消費市場,因此方針一能使其被分配到絕大部分的新課稅權。至於方針二,因為許多大型工業化國家已經課徵較高的所得稅率,又常常是跨國企業總部的所在國,因此若集團內有公司位於低稅率租稅管轄國,總部所在國將可以收取低於最低稅負率的補充稅負。

但相反的,較小的租稅管轄國,例如愛爾蘭、新加坡及瑞士,曾博昇認為可能因方針一失去部分稅收,也可能因為方針二,在吸引對內的投資上面臨更加激烈的競爭,開發中國家也可能會吃虧。

G7稅改協議是一次改變遊戲規則的機會

《金融時報》社評更指出,40年來,全球企業稅率在一場國際「逐底競爭」中不斷下降,使得大型跨國公司能夠通過將利潤轉移到低稅率司法管轄區來減輕自己的負擔。七國集團(G7)財長上周末達成的協議提供了一個改變遊戲規則的機會來逆轉這種做法,並確保企業能為疫情後復甦做出看得見的公平貢獻。該協議要想成功,將需要更多全球大型經濟體簽署,而這樣做也符合它們自己的利益。

該協議推翻了一個世紀以來的稅收慣例,即只有在企業有實體存在的地方才對其利潤徵稅。而根據該協議,全球規模最大、利潤最高的企業有銷售的任何國家,都有權對「利潤率超過10%的利潤的至少20%」徵稅。各國財長還承諾逐國實施至少15%的全球最低稅率。

該協議也代表了特朗普時代之後,多邊合作和美國建設性領導地位的復甦——雖然它符合拜登政府通過提高國內企業稅率為其支出計劃籌資的努力。否則美國企業可以進一步向避稅港轉移利潤。若能得到實施,該協議將解除美國對那些計劃對美國科技巨頭徵收單邊稅的歐洲國家的關稅威脅。

任何妥協都有其不完美和令人失望之處。稅收方面的跨境利潤再分配將僅限於全球最大的100家企業,以及那些賺取「超級」利潤的企業。然而即便是這樣有限的範圍,也會覆蓋許多被歐洲盯上的美國科技巨頭。10%的利潤率將需要複雜的規則,這有待界定和達成一致。超過這一水平的面臨國際徵稅的那五分之一利潤將是個相對較小的數字,儘管相對於目前的情況是個改善。關鍵之處在於原則上的轉變,即允許由企業的銷售所在國徵稅,而不僅僅是企業總部所在國。未來還可以在此基礎上進行更多改革。

15%的全球最低稅率遠低於拜登政府今年4月提出的21%的稅率;活動組織稱這個數字太低了。但「至少」的提法允許各國採取更高的稅率。同樣重要的是,協議規定「逐國」實施該稅率。這意味著企業不能通過將部分利潤轉向高稅收國家、部分利潤轉向零稅收或低稅收體制來按平均最低稅率納稅。相反,如果企業在任何一個國家繳稅低於最低標準,則其母國可以彌補差額,以達到全球最低標準或該國立法規定的任何標準。

只要有足夠多的大型經濟體同意採取同樣的措施,企業就沒有動力將業務放到低稅收地區。避稅港將沒有有效的否決權,零稅商業模式將崩潰。在20國集團(G20)層面達成協議或許足以實現這一點——但「逐國」的條款必須留在協議中。

這些規則對大型經濟體來說是有意義的,包括兩個最大經濟體在內。中國可能不願讓本國的跨國公司在其他地方繳納一些稅,但能從蘋果(Apple)等公司獲得稅收,並建立一個穩定的全球稅收體系,這也符合中國自身的利益。對美國來說也是如此,放棄從美國企業獲得的部分海外稅收,可以為在國內從它們那裡獲得更多稅收開闢道路——不情願的國會共和黨人請注意這一點。在一個人人都試圖以損害他人利益為代價來獲利的「蠻荒西部」(Wild West)稅收體系中,沒有人是贏家。不應錯失對該體系進行改革的機會。

 

來源:工商時報、經濟日報、FT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