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人民銀行強力阻升人民幣匯率

人民銀行強力阻升人民幣匯率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去年6月開始,展開一波長達一年的升值走勢,從2020年5月底的7.1348人民幣兌換1美元,一路升值到今年5月底的6.3688人民幣兌換1美元,一年升值幅度高達10.73%,這波升值走勢,終於在人民銀行祭出調升外匯存款準備金率(14年來首度)、以及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財政部長葉倫的視訊會議後,初步產生阻升的效果。

過去一年的人民幣匯率升值,是關心中國與亞洲總體經濟發展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我們從北京政府近日連串的動作,可以看出大陸最高的經濟決策官員劉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人民銀行行長易綱、以及相關的經濟與商務部門,正在推出一套對應當前經濟變動的重大政策,目標是「穩匯率、防通膨、拆除金融隱患、確保經濟穩定」,在全球疫情震盪所造成的經濟波動下,不僅要確保中國經濟平穩前行,更要為2022年中共20大接班布局創造有利的環境,而穩定人民幣匯率,避免過度升值帶來的副作用,將是大陸經濟政策的重中之重。

人民幣匯率長達一年的升值走勢,在過去兩個月腳步加快,5月下旬突破6.40關卡,不只創下2018年5月至今最高的價位,更是2015年11月至今,長達66個月以來,僅出現兩次的強勢價位。人民幣匯率這波持續升值10個月後,曾經在農曆年前略為回貶,但是4、5兩個月再度展現強勢升值的力量,市場預期心理被引爆,甚至出現是否會挑戰6.0的討論,為了遏止市場過度預期升值的預期,人民銀行先是多次提出口頭警告,接著縮緊境內與境外人民幣市場的操作,最終採取具體的調升外幣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並且加速與美國財政部的高層溝通,全方位來冷卻市場對於炒作匯率升值的情緒。

有趣的是,新台幣這一波的升值走勢與人民幣亦步亦趨。新台幣長線升值啟動較人民幣更早,但是今年以來回貶再升值的變化卻有高度雷同。從長線來看新台幣從2019年9月的31.039元兌1美元開始升值,至今已經長達18個月,波段升值幅度約12%,幾乎是亞洲最強貨幣。

今年新台幣匯率在農曆年前也跟人民幣一樣,出現比較顯著的回檔,但是從3月底收盤價28.533元兌換1美元又展開新一波的走勢,升值至上周末最強來到27.502元,對美元升值超過新台幣1元,幅度3.6%。新台幣的升值當然有我們特別的因素,除了出超持續擴大之外,台灣中央銀行長達一年半在外匯市場進行阻升操作後,今年在美國財政部匯率報告的壓力下,減少市場干預再度引發新一波的升值走勢,不過,人民幣升值所造成的漣漪效應,也是不可忽視的因素之一。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幣過去一年的強勢升值,是在美元利率創下歷史新低卻又強勢回揚的環境下創造的,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從去年8月的0.55%一路走揚,到了今年3月之後持續在1.5%至1.7%之間波動,美元利率回升超過1個百分點,原本應該會創造資金回流美國、有利於人民幣貶值的環境,但是人民幣卻依舊強勢升值,而且在美元利率持穩之後,又引發熱錢流入中國的升值套利交易,炒作人民幣升值的預期來到高點。

人民幣強勢升值最主要的動能當然是來自驚人的貿易順差,中國去年貿易順差金額高達5,350億美元,是1950年有統計以來的歷史次高,如果以人民幣計價更創下建國以來的歷史新高,龐大的順差金額大量存入銀行體系,雖然沒有兌換成人民幣,卻也迫使金融機構必須擴大美元借貸,國營企業與民間企業獲得大量美元頭寸,間接促成了借低利美元,轉存人民幣的套利交易,再加上聯準會印鈔票所創造的熱錢,光是5月下旬,主要資金流入的滬港通、深港通等管道,「北上資金」的金額單周流量就超越過去一整年流量的紀錄,也讓人民銀行緊急啟動各種降溫政策。

在人民銀行5月多次口頭警告,旋即祭出14年來首度啟用的調升外匯準備金率等措施後,人民幣匯率升值的炒風暫時獲得壓抑,劉鶴與李克強同時重擊境內炒作數字貨幣、鐵礦砂、大宗物資等炒作行為,以組合拳全面防阻熱錢、抑制泡沫,力求穩定匯價與物價,同時,從人行所屬《金融時報》的評論員文章,我們可以看到北京政府判斷美國經濟復甦、量化寬鬆規模逐漸縮減、全球供應鏈秩序恢復、以及美國資產泡沫破滅所帶來的效應等,可能創造有利於美元匯率指數回升、人民幣回貶的有利環境,北京全力阻升人民幣的政策態度極為明確。

2021年全球經濟雖然快速復甦,卻未帶來穩定的力量,熱錢流竄、資產價格劇烈波動、大宗物資價格炒作、以及人民幣匯率劇烈升值等,四處都是令人憂慮的地雷,大陸開始嚴控人民幣匯率升值等組合政策,是提供穩定力量的必要措施,而強勢穩定匯率與經濟政策成效如何,則是我們必須緊密觀察的指標。

引用來源:工商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