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六四32週年《國安法》下香港悼念困難重重

六四32週年《國安法》下香港悼念困難重重

綜合媒體報導,香港警方上月以新冠疫情為由,拒絶批准支聯會6月4日在維園舉辦年度燭光晚會。並再三呼籲市民,不要參與「任何未經批准集結」,海外港人誓言延續傳統。支聯會表明今年在6月4日當天不會組織任何「六四」相關活動,但呼籲市民「自發悼念」。

香港警方對BBC中文表示,在「六四」當日會在相關地點部署足夠警力,「迅速果斷執法」。警方發言人說:「警方呼籲市民不要參與、宣傳或公布任何未經批准集結及受禁的群組聚集,並應避免聚集,減低病毒擴散的風險。 」

根據香港電台、《明報》、《香港01》、《南華早報》等多家香港媒體引述警方消息稱,當局將會部署超過數以千計的警員在「六四」當天於市內各處戒備,其中單在維園,就凖備安排3千名警員,防止有人違法集結悼念「六四」。

港媒引述的消息人士透露,「身穿黑衣」、「叫喊口號」和「燃點燭光」都可能成為違法證據,會按情況可能隨時封鎖維園等個別地點。不過警方暫時未有計劃以《國安法》為主要檢控方式,而是以疫情「限聚令」或《公安條例》的未經批准集結等相關罪名執法。

對於有消息傳出,在維園附近穿黑衣點燭光都可能違法,支聯會秘書蔡耀昌批評這「變相恐嚇香港人」,呼籲市民小心應對,相信港人能以合法、和平、理性的方式,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六四」的悼念。

悼念活動受到限制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今早(4日)被捕,涉違反公安條例17A(1)(d)。根據該條例,以任何公告或發布任何廣告或告示,或以任何其他方式宣傳或公布被禁止或反對的遊行及集會,即屬犯罪,若以公訴程序定罪,最高可判監5年,若以簡易程序定罪最高可處罰款1萬元及監禁12個月。警方其後稱,拘捕兩人涉嫌宣傳或公布未經批准集結。

法新社報道,今早4名便衣警員到鄒幸彤在中環美國銀行中心的大律師辦公室附近拘捕她,她隨後被帶走。

去年,港警同樣以疫情為由禁止「六四」晚會,但數千名市民不理會禁令,堅持到維園點起燭光悼念。但幾十名政治人物因而被捕和被控煽動或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名。

加之《國安法》至今已實施近一週年,警方的嚴陣以待和多番警告參加者可能面對五年牢獄刑責,令外界估計在疫情與政治壓力下,今年到維園附近的香港市民數量將不及往年。

支聯會表明不再以組織名義在6月4日發起「六四」相關活動,不過個別成員會以個人名義進行悼念。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表示,會以個人名義在當晚8時,「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點起燭光」。她在社交網站說:「政府能禁止一個場地裏的聚集,不能禁止香港每個角落亮起燭光。愈是想刻意撲滅,燭光只會愈燒愈廣,並終將成為焚毀專政的烈焰。而我們這刻要做的,就是盡我們每人的一分力,在嚴寒中守住這燭光,守住我們良知的底線,守住我們僅餘的自由。」

除了晚會已被禁止外,支聯會營運的「六四紀念館」在5月30日重啟後兩天,被當局通知沒有「公眾娛樂場所牌照」, 支聯會對外宣佈,需要暫時閉館。根據香港法例,舉辦展覽需要向食物環境衛生署提出相關申請,規管目的是確保處所內的公眾安全和秩序,包括建築物、健康、衛生、消防及通風設備。

支聯會常委、六四紀念館管理委員會主席麥海華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表示,紀念館過去10年來都以此形式運作,政府一直無任何執法行動,擔心今次行動是選擇性執法,他表示支聯會會考慮建立網上博物館,統整八九民運的資料。

香港的教會可能成為當天在香港唯一合法的集體悼念「六四」的場所。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早前宣佈,將在6月4日當晚於全港七所聖堂舉行「追思亡者彌撒」,委員會聲明並沒有明確表示彌撒與「六四」有關,但在聲明中表示「因種種原因,我們或許無法明言,但我們毋忘歷史……願歷史的主宰垂顧那些春夏之交裏,追求真理而逝世的人。」

在疫情下,香港仍然容許舉行多人出席的宗教活動,教會將按照香港防疫規定,限制參與人數為聖堂的三成,即每所聖堂可容納100至400人。目前尚不知道當天警方會否到場執法。

6月3日,已有身份不明的人在這些教會門外掛上抗議橫額。 在坑口的教會外的橫額上面寫上「崇拜為名、煽亂為實、分裂宗教、滿手鮮血」及「邪教入侵信仰」的字句,警告信徒會因紀念「六四」而「被累違國安法」。

低調悼念

香港人悼念的方式似乎變得更為低調,分析人士指出這折射出香港人的恐懼情緒, 因政治原因而不敢在當天上街悼念。 也有網民擔心,這反映了港人表達政見的方式,已與中國大陸愈見趨同。

一些親民主派的「黃店」和區議員向民眾派發蠟燭,呼籲公眾在合法情況下,在街上拍下燃點蠟燭的相片。

有香港網民發起名為「周街影」(粵語,意思為「隨街拍」)的行動,他們在街頭拍下有數字「64」或是「89」的場景,並上載到社交媒體。

亦有網民呼籲市民在電燈開關上寫上「六四」,這樣每次關燈都想起當天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關燈」的情景,也是悼念的方式。

香港六四維園燭光不再 海外港人誓言延續傳統

在一些流亡的香港民運人士眼中,港府針對六四相關活動發起的一系列措施,反映了香港的自由狀況正在持續惡化。流亡英國的知名香港民運人士羅冠聰告訴德國之聲:「很明顯,中國政府正在將他們維持霸權的方式移植到香港。北京正試圖在香港建立一個更加威權的政府和社會。」

羅冠聰2020年也參與了當時被警察視為非法集會的六四燭光晚會,他後來也因參與該集會而被起訴。他表示,在國家安全法實施後,香港公民社會持續受到打壓,民主運動人士也越來越意識到,香港當局正變得與北京的當局更加相似。

他指出:「香港人在2019年經歷了流血沖突,雖然那個場面不如全球在1989年於天安門目睹的流血場面那樣令人震驚,但香港人一直經歷類似程度的壓制,而且那個打壓的程度甚至還更廣。我們與1989年天安門事件參與者面對的是同一個政權,這個政權有著同樣程度的殘暴和對保留其權力的執著。」

高科技支持的專制政府

對於經歷了1989年六四事件丶後來被迫流亡的天安門學生領袖來說,香港現在面臨的中國政府,比他們32年前對付的政府更強大,因為北京正在建立一個由現代科技支持的專制政權。

現居美國的六四學運領袖周鋒鎖告訴德國之聲:「香港很迅速的沉淪,失去本來有的很多的自由,包含立法會的權力都被剝奪。現在香港比起32年前的中國,面臨的是更強大與無所不在的現代化高科技支持的強權。這比我們以前的處境還更加艱難。今年香港支聯會申請舉辦六四燭光晚會的需求再次被拒絕,這是很令人感到悲哀的。去年的參與者很多被投入監牢因此獲罪,這對我們這些六四屠殺的幸存者來說,都是非常不能接受的。」

其他旅居海外的香港民運人士則認為,六四學運和2019年以來在香港發生的打壓民主派的事件都顯示,中國政府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其合法性,同時打壓那些被視為對其統治權力構成威脅的人。

長期旅居德國的香港民運人士鄺頌晴告訴德國之聲:「我透過閱讀有關六四的材料了解到的是,中國共產黨不能容忍任何人挑戰他們的合法性或其統治權力。六四學運和2019年起香港的街頭示威運動都挑戰了北京的統治權力,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政府對這兩個群體發動如此嚴厲的鎮壓。」

專家認為,香港和澳門今年都禁止人民舉行六四相關的活動,似乎顯示兩個特別行政區人民原本享有的權利和自由都在迅速消失,這也代表香港丶澳門與中國大陸之間的區別越來越不明顯。

專門研究中國與香港歷史的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歷史系教授華志堅 (Jeff Wasserstrom) 向德國之聲表示:「香港禁止人民舉辦六四燭光晚會的舉動符合許多人近期對香港的評論,也就是『一國兩制』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國一制』,這兩個前殖民地和中國之間的政治區別標志越來越少。」

海外港人接力

隨著香港表達意見和組織游行的空間不斷縮小,許多人認為海外的港人社群在為香港發聲的這個部分將扮演比以前更重要的角色,其中也包含了延續像六四燭光晚會這樣的傳統。

鄺頌晴向德國之聲表示:「隨著越來越多的香港人不得不流亡或決定移民到其他國家,我認為世界各地會出現很多香港人的社群,而海外港人如何保留香港人的身份是非常重要的,這也是我們必須做的,因為唯有如此,我們才能繼續有一份歸屬感。」

天安門學生領袖周鋒鎖認為,海外的香港民運人士必須設法與留在香港的民運人士保持聯系,並想辦法支持那些因各種罪名被香港政府關押的「良心犯」。他認為這對香港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周鋒鎖表示:「對那些被打壓的香港民運人士來說,如果他們有機會離開香港,這或許是個機會。但如果有人像當年的劉曉波決定留下, 他們將面臨非常艱難的路,而海外的港人一方面要努力去落地生根,在海外的各方面奠定基礎,另一方面也要與在香港本土的民運人士維持聯系,支持留在香港的良心犯。」

他認為,流亡海外的香港人在致力於替香港發聲的同時,應該也要著重在發展自身的專長,因為他們很難預測是否能在海外完全透過擔任民運人士來過活。周鋒鎖指出:「從我們的經驗來看,海外的資源,可能不足以支持那麼多人全職從事民運相關的工作。對這些香港年輕人的發展來說,他們最好能培養出專長,並運用剩餘的時間來從事社會運動,這才是比較持久的方式。」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歷史系教授華志堅則認為,由於香港的抗議者一直善於在不同的地方尋找靈感與可行的模式,也許其他被迫離開他們所愛的地方並希望有一天返鄉的群體的經驗,可以為海外香港人提供一些靈感。他說:「我認為海外的港人社群已經開始發揮其關鍵作用,我認為這種趨勢可能會繼續下去,但目前我們不能確定他們會以什麼樣的形式來延續香港當地的許多傳統。」

在成千上萬的港人無法於今年的六四當晚在維多利亞公園參與燭光晚會的情況下,周鋒鎖說,世界各地的民運人士正計劃透過多場燭光活動,來「延續香港維園的六四燭光」。他說:「過去32年來,香港能一直能堅持紀念六四的傳統真的非常了不起,我們今年希望讓維園燭光點亮全球用這種辦法來表示對六四殉難者的紀念。」

台灣點亮六四燭光 自由廣場悼念活動

今年香港悼念「六四」活動被禁,但台灣「接棒」,以「人權照亮民主,同行抵抗極權」為主題,舉辦六四32週年系列活動,將展現台灣公民社會悼念六四屠殺的犧牲者、追求事件真相的堅定立場,並積極地與區域民主力量合作,表達要追究中共屠城的責任、聲援人權受害者與政治良心犯的態度。

林榮基於facebook稱,身為港人,今次於台北自由廣場紀念六四「感覺特別意義;香港被禁止,自由之可貴,不言而喻」。

悼念晚會發言者,包括親歷六四的歷史文獻學者吳仁華、學運領袖吾爾開希,以及藝術家巴丟草、流亡維權律師陳建剛及身於英國的香港立法會前議員羅冠聰等,台灣立法院長游錫堃丶立委林昶佐和邱顯智等也有參與。晚會與美國非營利組織「人道中國」線上串連,加入全球串連悼念24小時行列;「人道中國」由當年學運領袖周鋒鎖等運作。

台灣總統蔡英文在fb稱,不會忘記32年前這天,在天安門廣場上犧牲的年輕人,以及過去年復一年,總是透過燭光悼念六四的香港朋友。她說相信所有以自由民主為傲的台灣人,「更會緊緊堅守着信念,不因風雨而動搖」。台灣前總統馬英九亦於fb表示,「32年來我一直建議大陸,要真誠面對丶平反『六四』這個歷史創傷,兩岸才能大幅拉近彼此距離,不會愈走愈遠」。

布林肯:天安門示威與香港民主困局相呼應

六四事件32周年,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3日發布紀念聲明,稱天安門廣場是中國大陸政府1989年的殘暴行動同義詞,天安門事件與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相呼應。

布林肯表示,6月4日是天安門廣場大屠殺32周年紀念日,天安門廣場是中國大陸政府1989年的殘暴行動同義詞,以噤聲成千上萬爭取在政府中有發言權、行使其人權和基本自由的民眾。

布林肯說,這些人士有一崇高和簡單的要求,承認且尊重其人權;中國大陸當局未以尊嚴和公開辯論的方式滿足要求,而是暴力相向。

「這些充滿勇氣而勇敢的人士肩並肩在6月4日站在一起,提醒我們永遠不要停止追尋這起事件的透明真相,包括完整記錄多少人死亡、被拘捕或失蹤。」布林肯說,天安門事件與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相呼應,香港當局禁止港人舉辦紀念天安門大屠殺的守夜活動。

布林肯表示,美國將持續與爭取政府尊重普世人權的中國大陸人民站在一起,美國為32年前的犧牲,與今天在政府壓迫下持續努力的勇者致敬。

 

來源:明報、BBC、德國之聲、聯合報、經濟日報

引用來源: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