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打破中歐關係僵局 主動權在中國手裡

打破中歐關係僵局 主動權在中國手裡

編按:日前歐洲議會凍結中歐投資協定案,中歐關係進入低谷,中國開始對歐洲友好與合作的說服工作,察哈爾學會國際輿情研究中心秘書曹辛於《金融時報》撰稿指出, 一連串動作凸顯了中國改善中歐關係的誠意,由於當前歐盟方面的現實狀況,打破中歐關係僵局的主動權實際上在中國手裡。

中國分管外交的國務委員和中國領導人分別於5月25日和5月26日,以慕尼黑安全會議的視頻會議,以及與西班牙領導人直接通話的方式,表達了下列意思:中國始終把歐盟視為夥伴而非對手。

未來中歐關係關鍵是要牢牢把握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大方向,妥善管控分歧。同時,應中國邀請,波蘭外長拉烏、塞爾維亞外長塞拉科維奇、愛爾蘭外交與國防部長科文尼、匈牙利外交與對外經濟部部長西雅爾多將於5月29日至31日對中國進行訪問。這一連串動作,凸顯了中國改善中歐關係的誠意。

曹辛認為,由於當前歐盟方面的現實狀況,打破中歐關係僵局的主動權實際上在中國手裡。

中歐投資協定在十字路口上

當前中歐關係僵局的核心,在於歐盟議會不久前凍結了中歐投資協定的批准程序,解除凍結的條件是中國取消對歐洲一些機構和人員的制裁。從理論上講,凍結當然不意味著否決,而且歐洲提出了恢複審批投資協定的條件。但是,歐洲提出的恢複審批條件過於直截了當。

而且,導致此輪中歐衝突的「新疆問題」,在歐洲已經成為輿論焦點,歐洲官方的行為客觀上是受到制約的。特别是,歐盟的核心國家法、德兩國,不久就要開始政府選舉,面對在野黨的壓力,執政黨實際上在中國問題上處於為難境地。而這種凍結狀況一旦拖久了,加上美國的因素,事情就會變得極不確定。因此,中歐投資協定實際上正處在十字路口。

從對批准中歐投資協定有利的方面來說,正如CNN上周的分析中指出的:歐盟有一個中國問題,「出於金融和戰略原因,歐盟希望與北京建立強大的經濟聯繫,以增強布魯塞爾希望在世界舞台上發揮認真作用的願望,成為西方價值觀的主導一方」。這使得是否批准中歐投資協定對歐盟來說,成為了一個具有戰略層面意義的問題。

也正因此,歐盟委員會主席蘭德維爾在歐盟一再表示:該協議如果獲得批准,「將提供前所未有的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同時中國也承諾「中國在可持續發展、透明度和不歧視方面雄心勃勃的原則」 。

所以就連CNN上周也認為:對於歐盟日益政治化的行政部門來說,中國構成了其計劃的關鍵部分,歐盟可以藉此成為全球舞台上更大的參與者,並在外交上獨立於其最重要的盟友美國。

歐洲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主任史蒂文•布洛克曼斯說:「中國協議是『戰略自主』戰略的一大支柱,」「如果中國和歐洲議會不採取行動,歐盟將面臨失去一項協議的風險,這項協議將鞏固它做出捍衛自己商業利益的決定的能力,而不必先打電話給白宮。」

據悉,歐盟委員會仍然相信,其政治資本支出充足,成員國最終將選擇其經濟而不是其他優先事項。一位歐盟外交官說:「即使領導層發生了變化,德國和法國的經濟現實也不會改變,經濟也有勝過其他問題的習慣。」

還有一個對批准投資協定有利的因素是:歐盟的領袖國家德國和法國大力支持這項協定,此外南歐國家大部分也支持這一協定。這可以解釋為什麼上周中國領導人選擇和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就此問題通話。桑切斯也對中國領導人表示:他有信心在批准期待已久的中歐投資協定方面能找到共識,並表示西班牙可以在加強中歐關係方面發揮建設性作用。

目前批准該協定顯而易見的障礙,就是歐洲多數國家不利於中國的社會輿論和部分國家的選舉。當然還有其他因素,接受CNN採訪的一位外交官指出:投資協議不是一項完整的經貿交易,沒有緊急需要匆忙完成任何事情。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曹辛以上所述的,制裁僵局持續的時間越長,協定完全崩潰的可能性就越大。正如國際輿論分析的,「如果是這樣,布魯塞爾的高層可能會後悔為協定投入了太多政治資本」。

打破僵局主動權在中國手裡

就打破當前中歐關係的僵局而言,目前客觀上很難指望由歐盟採取主動,主動權實際上在中國手裡。原因就在於上文所述的幾個現實問題:

整個歐洲的公共輿論因為「新疆問題」,目前對中國抵觸情緒普遍較大;

一些歐洲的領導國家即將進入政府選舉階段,如德國和法國,因此當前中國問題對這些國家來說非常敏感。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從技術和政治操作規則上講,當前歐盟委員會不僅不能就中國問題和歐洲議會唱對台戲,甚至還必須在口頭上附和。眾所周知的是:歐盟委員會、德法兩國、南歐等地的「老歐洲」國家仍然希望協定得到批准,以推進中歐務實合作,這些國家都是歐盟的主要成員國;但另一方面,因為政治與價值觀的因素,歐盟委員會及上述那些成員國還必須在口頭上支持歐洲議會的立場,否則歐盟就分裂了。

打破當前中歐關係的僵局,對中歐雙方來說都是政治和戰略問題。就當前中國來說,有兩件事可以考慮做:

其一,邀請歐盟和商業機構代表來新疆考察。因為據曹辛了解,這件事當時雙方已經在做,但因為各種因素又被擱置了。從政治和戰略層面,有必要恢復落實。

處理這件事的核心是要說明以下幾點:

今天新疆問題的產生是當年中國經濟不發達年代的歷史欠帳,這導致基本教育難以普及,它直接造成部分新疆少數民族不掌握中國的通用語言,以至無法溝通,更使得他們難以增加就業,因而導致貧困。目前中國政府正在採取有力措施改變。

用證據說清楚:新疆一些人和塔利班及境外極端宗教勢力有密切聯繫,中國政府為了國家安全,必須採取合理的防範措施。

以證據說明:中國正在努力通過增加少數民族的就業來幫助他們提高生活水平。中國目前設立專門場所對少數民族的集中培訓,主要是培訓他們的基本漢語和某項勞動技能,工作者支付工資。

此外,也可以歡迎歐盟在考察新疆後,給中國提出具體建議。

其二,要處理好今年中歐之間就新疆問題衝突導致的中法外交的遺留問題。

鑒於中法之間的傳統友誼,以及法國即將取代德國在歐盟的領導地位,對不久前中國駐法國大使和法國政府之間衝突造成的後遺症,應該妥善處理。這不僅涉及中法關係,下一步更涉及中歐關係。從另一方面講,處理此事也是打破中法和中歐僵局的契機。

引用來源: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