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美國推最低全球企業稅 目標是15%

美國推最低全球企業稅 目標是15%

建立全球最低公司稅的努力是拜登總統的當務之急,它不僅是全球經濟學家的話題。

達利普·辛格(Daleep Singh)既是國家安全副顧問,又是國家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他告訴CNBC,說服盟國採用最低稅率的努力是受經濟和國家安全因素的推動。

他說:「這不僅是稅收問題,而且還涉及:我們如何為我們認為對我們的國內復興至關重要的舉措提供資金?」

辛格解釋說,將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統一到最低稅率之下,將為所有成員提供一個機會,使他們僅憑其促進創新的能力和各自員工的獨創性就參與競爭。

美國財政部率先試圖說服當代國家採用全球最低稅率。該部門 在周四公佈了15%的目標, 並表示在過去一周與外國官員進行的早期對話對此感到鼓舞。

辛格說,全球最低稅率還將使各國政府能夠更好地為拜登政府認為對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國內項目創造收入。

「我們的國家安全戰略以重建家庭為基礎。因此,我之前描述的挑戰-我們觀察到的不平等現象,應對現存的氣候危機的巨大重要性,人們從勞動力隊伍中退出-政府必須發揮作用在應對這些挑戰方面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

財政部很快注意到,應該將15%的提議(低於一些人的預測)視為最低限度,隨後的談判最終可能將其推高。

美國財政部葉倫(Janet Yellen)部長一再強調必須制止國際上對全球公司稅率的「低谷」。如果一個國家的聯盟同意15%的稅率,則可以幫助政府增加收入,並防止某些司法管轄區壟斷合併的市場。

從歷史上看,公司稅率較低的國家(例如愛爾蘭及其利率為12.5%)一直對能否爭取到對統一方法的支持表示懷疑。該計劃甚至有幾名叛逃者也可能通過設置較低的費率並有效邀請公司遷往該計劃而危及該計劃。

根據2020稅收基金會的一項研究,經合組織國家的最高企業平均稅率為23.5%。

不過,那些支持全球最低稅率的人認為,一些國家會通過各種稅收減免和激勵措施,以誘人的稅收計劃誘騙公司。

當被問及政府計劃如何說服低稅國家同意華盛頓的計劃時,辛格說,他和他的同事們在稅收政策方面強調了公平競爭的重要性。

「我們非常清楚:公司在[國家/地區]稅率的基礎上競爭太久了。這是一次到底的破壞性競爭,使每個人的情況都變得更糟。尤其是工人,他們在我們的市場中所佔份額不斷增長稅收」,他說。

辛格補充說:「因此,我們的建議是就全球公司的最低稅率達成一致。然後,我們將在創新能力,勞動力活力和技術優勢方面進行競爭。」

這可能就是拜登政府選擇靈活基準的原因:該基準足夠低,不會嚇到懷疑的國家,但可以隨時進行編輯。

雷蒙德·詹姆斯(Raymond James)分析師埃德·米爾斯(Ed Mills)表示,該稅率「與拜登政府提議的高利潤公司的最低稅率相匹配,因此,如果所有抵扣額都已全部計入,則拜登認為公司稅的最低稅率應達到15%的水平。」

他補充說:「這低於奧巴馬總統提議的19%,並意識到甚至15%也將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拜登政府正處於國內激烈的反對之中,特別是針對兩項將從根本上重塑美國經濟部分的龐大立法。

重基礎設施的《美國就業計劃》將投資數千億美元,以重建硬體基礎設施,同時還資助科學創新,支付家庭保健助手的費用,並建設約50萬個電動汽車充電站。

它的平行提案《美國家庭計劃》(American Families Plan)將預留1.8兆美元用於社會計劃的資金,其中包括帶薪家庭假和免費社區大學。

白宮希望通過其「美國製造」稅收計劃為大部分支出提供資金,該計劃是對稅法的全面修訂,旨在擴大IRS以打擊逃稅行為,結束逐步評估繼承資本的基礎收益,並製定全球最低稅率。

拜登團隊還提議將美國公司稅率提高到25%至28%之間。他希望年收入超過100萬美元的家庭支付更多的資本收益,並消除附帶利益的漏洞。

引用來源:中時、cn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