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在保留智慧財產權同時增加全球疫苗供應

在保留智慧財產權同時增加全球疫苗供應

牛津大學校長理查德森於《金融時報》撰文指出,按照與牛津大學達成的協議,阿斯利康以成本價供應新冠疫苗,其他疫苗生產商也可以效仿這種做法,放棄智慧財產權所謂的《與貿易有關的智慧財產權協定豁免,以提高全球疫苗生產能力。理查德森支持拜登建議,加速全球疫苗施打。然而,多個歐洲國家的政府反對這個主意,理由是它會扼殺未來的創新。可以預見的是,製藥公司持反對立場。

一年多以前,牛津大學的科學家們預測了剛剛出現的新型冠狀病毒的潛在影響,並相信自己也許可以研發一款有效的疫苗。他們之所以能夠如此快地做到這一點,部分原因是他們與非洲和亞洲的同僚們合作進行了20年的傳染病研究。鑒於他們在發展中國家的經驗,他們知道一場全球大流行將對貧窮國家造成什麼樣的災難性後果,而這又會對世界其他地區構成什麼樣的風險。

他們最擔心的許多事情不幸應驗。全球而言,我們可能尚未達到這場大流行的高峰;到今年9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死亡人數可能會超過900萬。從印度傳來的令人心碎的畫面展現了COVID-19的災難性後果,這些畫面對世人的良知構成挑戰。

多款高度有效的疫苗在創紀錄時間內開發出來,這是一項非凡成就,彰顯人類的科學和商業才智。這些疫苗現在必須被迅速部署到最需要它們的地方。如果能夠將它們用於老年人和患有某些基礎病症的人們,我們就有望減輕這場迫在眉睫的災難的影響。出於這個原因,我們迫切需要在全球範圍提供更多疫苗。

一項日益得到支持的建議是,我們放棄智慧財產權——所謂的《與貿易有關的智慧財產權協定》(TRIPS)豁免——以提高全球疫苗生產能力。針對一個複雜問題的貌似簡單的解決方案永遠是有吸引力的,而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已經表示了他的支持。然而,多個歐洲國家的政府反對這個主意,理由是它會扼殺未來的創新。可以預見的是,製藥公司持反對立場。

如果能達成一致——那將必須在世界貿易組織(WTO)層面形成共識——那麼TRIPS豁免也許有助於改善疫苗供應。但它遠非快速解決之道。鑒於創建必要的基礎設施涉及一系列政治、商業和後勤挑戰,很難看出這條道路怎麼能夠在今年增加疫苗供應。

還有另一種解決方案。在大流行爆發初期,牛津大學的科學家和領導進行了許多對話,討論如何最好地確保一個全球的、分布式的生產網路,以便在抗疫封鎖期間保護本地供應鏈,最小化疫苗民族主義的威脅,最大化疫苗產量。我們考慮過授權所有申請者按許可生產我們的產品,但我們最終得出的結論是,還有一種更好的選擇。

我們決定物色一個合作夥伴,它必須展示出具有大規模生產和分發疫苗的能力,而且至關重要的是,它準備在非盈利基礎上這麼做。我們覺得,我們不能參與從一場大流行中謀利的活動。我們從一開始就下定決心:如果我們的疫苗被證明有效,它將不僅限於供應富裕國家。作為一所在國際合作基礎上開展很大一部分研究的公立大學,我們希望為世界研發一款疫苗。我們的目標與那些現在主張TRIPS豁免的人們相同,但是我們選擇保留智慧財產權,以便吸引一個商業夥伴,並立即啟動開發工作。

2020年4月,我們與阿斯利康(AstraZeneca)建立了一項合作夥伴關係,該公司同意在中低收入國家永久以成本價提供這種需要注射兩劑的疫苗。 (我們還同意,在大流行期間,該疫苗在發達國家也將按成本價供應。)自那時以來,阿斯利康一直致力於轉讓技術,並為世界各地20多個生產設施提供支持,其中包括世界最大疫苗生產商——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

截至上月,我們與阿斯利康建立的合作夥伴關係帶來的疫苗產量超過其他任何研發者,約佔全球14.7億劑已注射疫苗的三分之一,而且在地理和全球收入群體兩方面都具有最廣的分發範圍。如今,阿斯利康在世界各地以每劑5美元或以下的價格供應疫苗,同時,供應給「全球新冠疫苗獲取機制」(COVAX)的疫苗中,我們佔到98%。

我們的戰略表明,儘管TRIPS豁免是解決疫苗獲取方面極其不平等這個問題的一條途徑,但它不是唯一的方法。它遠遠不是人們正開始宣稱的那種靈丹妙藥,在世界的某些地方,它將不會以足夠快的速度結出果實。現在是其他公司——尤其是那些已經從這場大流行獲得巨額利潤的公司——發揮作用的時候了。他們不應該堅持每劑疫苗20美元的價格,而應該從財務上支持COVAX,分享他們的疫苗和分發疫苗的手段,並為中低收入國家的基礎設施發展做出貢獻。

引用來源: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