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難以預測的通脹

難以預測的通脹

據《金融時報》社評報導,2008年金融危機後,央行一再錯誤預測通脹回歸,目前央行官員們面臨的道路仍不明朗。

 

2008年金融危機後十年的大部分時間中,一些央行官員每個季度都會預測,通脹很快會回來。在他們的預測無一例外地未能成真後,他們會再次預測通脹會回來——這一次的預測值較之前略低一些。

正是這種令人羞愧的經歷,影響了人們對當前市場擔憂通脹回歸的反應。在如此多次看到有關通脹將恢復「正常」的預測落空、以及量化寬鬆將導致惡性通脹的錯誤警告後,人們現在更難相信,在導致經濟活動進一步下滑的新冠疫情過後,會迅速恢復通貨膨脹。

然而,歷史中充斥著「模式更迭」,在此過程中經濟行為會發生持久的變化。這包括2008年危機後的低增長和低通脹,以及在該危機前英國央行(BOE)前行長默文(Mervyn King)所說的「無通脹持續擴張(NICE)時期」——這一時期長達十年。許多這樣的變化都發生在經濟衰退之後,在衰退之後,之前模式中的確定性因素不再成立。在事實發生之前,它們很少能被預測到。

因此,市場對通脹的擔憂是可以理解的。由於預期央行將被迫提高利率,本周股票和其他長期資產的價格下跌。美國周三公布的最新通脹數據顯示,美國物價同比上漲率達到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這再度強化了這種印象——儘管這些數據因與疫情封鎖期間的物價下跌進行比較而有些失真。

謹慎的投資者保護其投資組合不受通脹影響或許是明智的,但央行官員們面臨的道路並不明朗。目前尚不清楚成本壓力是暫時的,還是更持久變化的一部分。最終,無論經濟復甦過程中發生什麼,央行都必須將通脹控制在目標水平,並密切監控預期的變化。

新冠疫情導致的是一場不同尋常的經濟衰退。這不是一場由金融體系的過度行為或貨幣政策的改變而引發的衰退,而是經過深思熟慮後做出的關閉部分經濟的決定所導致的。同樣不同尋常的是政府的應對措施,不僅在於經濟刺激的規模——各國央行和財政部都在全力以赴——還有其設計,即向企業提供資金,以保持工人的就業。這可能會導致經濟以更快的速度復甦,迅速用光過剩的產能。

而產能可能已經被削弱。並不是所有的企業和工作崗位都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從而得以保留,重建它們需要時間。同樣,任何向新工作方式的轉變——無論是綠色方式還是其他——也都需要時間;過程中的摩擦可能導致更高的價格壓力。

最關鍵的將是勞動力市場的表現。美國政府政策的一個明確目標是權力向工人轉移。這可能會導致暫時的價格上漲被考慮進薪酬協議,並最終納入長期通脹預期。沒有必要反應過度。權力平衡的任何改變都將是微小的,而且可能早該發生:它不太可能導致通貨膨脹的快速起飛。

2008年金融危機後的復甦經驗教會央行,低通脹伴隨著比他們想象的低得多的失業率。同樣有益的是,他們認識到,自己在預測失業與通脹之間關係的變化方面能力有限。隨著世界從新冠疫情中復甦,他們應該記住這兩個教訓。

引用來源: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