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美國掀起疫苗外交戰

美國掀起疫苗外交戰

察哈爾學會國際輿情研究中心秘書曹辛於《金融時報》撰稿指出,美國放棄對新冠疫苗的知識產權保護,除了客觀上具有的人道主義色彩外,實際上還在世界範圍內掀起了疫苗外交戰。

上周國際新聞最熱門的報導,就是美國政府5月5日正式宣布:放棄對新冠疫苗的知識產權保護,並將在世界貿易組織內努力,實現這一目標。

美國這一政策除了客觀上具有的人道主義色彩外,實際上還在世界範圍內掀起了疫苗外交戰,並可能通過這場外交戰,使美國牢牢抓住全世界的民心和占據全球道義的頂峰。之所以能夠如此,是這一政策在當前世界疫情背景下可能給世界帶來福音使然。

事實上,美國只要宣布:為了終結疫情以捍衛世界人民的健康,美國放棄對新冠疫苗知識產權的保護政策,並將在世界貿易組織內努力以實施這一目標,美國事實上就已經站在道義制高點上了,並對世界上反對這一政策的國家、團體和組織發起了外交戰。目前,美國事實上已經搶下了先手棋。

上述政策的發明者不是美國,而是去年10月由印度和南非在世界貿易組織內部發起的。印度要求的還很多,包括呼吸機、防護服、診斷器乃至診斷方法,都提出要求豁免。美國針對當前全球疫情的惡化,很聰明接過了這面旗幟。

現在的情況是:在拜登政府提出上述政策後,世貿組織內部有140多個國家贊成美國這一政策,包括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其次,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也支持。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盛讚美國這是造福人類的「歷史性決定」,並發推文說,此舉是「邁向疫苗平等的一步,應在關鍵時刻優先考慮各地所有人的福祉」。此外,世界性的公民團體也支持美國。據上週末CNN的報導,就連教皇方濟各都公開力挺美國的這一政策,稱之為「疫苗的普世通道」。至此,美國實際上已經先贏了第一局。

美國政府當前採取的策略是:先向本國製藥廠商施壓,迫使其大幅開放技術轉讓,以此再影響全球。同時在世貿組織中,美國還向反對這一政策的國家施壓,以求世貿組織通過這一政策。

目前反對美國這一政策的,主要是歐盟國家、英國和日本等國,以及作為利益集團的幾個國際藥業集團。就利益集團而言,由於拜登政府已經宣布了在美國實施這一政策,而且在美國國內疫苗的早期研發中,特朗普政府也投入了大量資金,這就削弱了反對拜登這一政策的力量。

曹辛認為:反對美國這一政策的少數幾個主權大國,在此輪疫苗外交戰中幾乎必敗無疑,因為在當今世界,沒有一個政府敢於公開違背「為人民服務」的原則,更何況當前正是世界疫情猖獗的關頭,各國政府都希望盡快結束疫情恢復經濟。而身為大利益集團的幾家國際藥業集團,其主要產品多為廣譜類大眾消費品,如果得罪了公眾,其企業日後的發展會非常麻煩。而且在世界疫情狀況惡化的背景下,只要各國公眾和社會組織被動員起來,幾家製藥企業是根本抵擋不了美國這一政策的。

拜登政府的這一做法,符合民主黨的政治屬性,也有利於拜登政府加速解決美國國內的疫情困擾,繼而恢復美國經濟,從而最終讓拜登政府在美國站穩;同時印度、巴西等世界人口大國也會從中首先得益。

當然,國際社會有一種輿論認為:即便拜登的疫苗轉讓政策實現,也不意味著疫苗就可以大量快速地生產出來,因為這還涉及廠家的技術轉讓和產品的質量控制等問題。這個觀點屬實,但也取決於拜登政府的施壓力度,以及同資方的談判底線在何處。無論如何,只要放棄疫苗知識產權保護的口子一開,事情剩下的進程便難以阻擋了。

退一步講,即便美國政策的實施結果不如人意,美國也已經在此輪外交戰中搶占了先機。只要閱讀一下輝瑞總裁上週的公開信就可以發現,製藥公司改變不了資本主義社會的法則:即富人、富國占有更多疫苗產品,而窮人、窮國沒有或者只有很少的疫苗產品。因此,美國的政策只要能往前推進一大步,美國便實現了上述外交目的。

中國疫苗只能取守勢

無獨有偶的是,也是在上週,中國國藥集團的滅活疫苗進入了世界衛生組織的緊急使用推薦疫苗名單。這意味著:中國疫苗被相關國家政府批准在本國使用的機率會有所增加;同時,國藥的滅活疫苗正式進入了聯合國採購系統的疫苗採購目錄,可以採購後發放給第三世界國家民眾使用了,這是最現實的收益。

但是,進入世衛組織的緊急使用推薦疫苗名單,雖有可以被聯合國的疫苗採購系統採購這一現實好處,卻並不意味著相關國家就一定要使用這種疫苗,必須要獲得這些國家政府的批准才可以。一位東南亞國家外交官員告訴曹辛:「世衛組織是將中國疫苗列入緊急使用推薦疫苗名單了,但我們國家是否使用這款中國疫苗,還要由我國衛生部批准才可以。」

因此,各國政府才是關鍵,國藥集團剛被世衛組織批准的滅活疫苗在國際上的使用前景並不明朗。

此外,國藥集團作為中國國企,在所研發的疫苗已經使用近一年後才被世衛組織批准進入推薦名單,其產品質量本身就容易遭到質疑。

世衛組織背景的專家告訴曹辛:國藥公佈的資料中,臨床研究數據非常差, 正常情況下根本通不過的。

專家預測:「國藥這個比較有爭議, 所以接下來輝瑞等會在幕後操縱,找這個疫苗的問題」,「未來輝瑞會找國藥的毛病」。

在此背景下,基本可以判斷:國藥滅活疫苗難以獲得歐盟和美國等發達國家政府的批准進入這些國家。

不過對於沒有錢、又迫切需要疫苗的第三世界國家來說,中國國藥滅活疫苗仍然有一定的需求市場。曹辛判斷:在美國發起疫苗外交戰的背景下,向第三世界國家無償捐獻的比例會比較大,而商業銷售的前景則相對不太確定了。

一切都取決於中國政府的判斷和選擇:率先在世界上無償捐獻,無疑是一種辦法;根據每個國家的不同情況,採取無償捐贈、低價銷售,或者兩者混合搭配,都是在國際市場推廣的手段,依具體情況而定。

但無論是中國的滅活疫苗推廣還是疫苗外交,都只能取守勢,這個態勢應該是大勢了。

引用來源: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