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葉倫呼籲設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

葉倫呼籲設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

拜登計劃提高企業稅之際,美國財政部長葉倫表示在公平競爭環境下,美國需要在全球市場建立強大的存在,呼籲其他國家與華盛頓一起設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她誓言要重新確立美國在國際經濟政策中的領導地位。

周一(5日),葉倫在對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的講話中表示:「我們可以共同利用全球最低稅率,確保全球經濟在更公平的跨國企業課稅競爭環境中蓬勃發展,並激發創新、增長和繁榮。」

葉倫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春季會議前夕做出了此番呼籲。目前,拜登(Biden)政府正將打擊避稅和稅收庇護作為其經濟議程的核心。

上周,白宮發布了一項計劃,投資逾2兆美元以翻新老舊基礎設施、促進使用清潔能源產品。白宮希望通過提高企業稅率,提高美國的全球最低稅率,並採取其他阻止稅務引起的跨境利潤轉移的措施,來為該計劃提供資金。

「競爭力不僅僅關乎總部位於美國的企業在跨國併購交易中的出價與其他企業相比如何。」葉倫表示,「它還關乎確保政府有穩定的稅務系統,該系統可以獲得足夠收入來投資於關鍵公共產品和響應危機;競爭力還關乎確保所有公民公平承擔為政府提供資金的責任。」

美國已推動經合組織(OECD)在夏季前達成一項關於數字稅的多邊協議,但葉倫呼籲的是達成一項涵蓋二十國集團(G20)和其他國家的更廣泛企業稅協議。

在葉倫推動全球企業稅率協議的同時,拜登政府卻面臨一項重大鬥爭,該鬥爭關乎一項提高美國企業稅的議案,包括將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從10.5%提高至21%的新條款。美國國會共和黨議員和商業團體都表示,這樣提高稅率會損害美國跨國公司的競爭力。

賓夕法尼亞州共和黨參議員帕特•圖米(Pat Toomey)表示:「葉倫部長本質上承認了拜登提高企業稅的計劃將降低美國勞動者和企業的競爭力。這就是為什麼葉倫部長乞求其他發達國家用它們自己的增稅計劃來懲罰它們的勞動者和企業。」

西弗吉尼亞州民主黨籍的中間派參議員喬•曼欽(Joe Manchin)掌握著參議院的關鍵一票,他也暗示拜登的企業稅計劃太激進,並表示他只會將美國企業稅從21%提高至25%,而且需要有其他改變。拜登的計劃是提升至28%。

曼欽對一家當地電台表示:「如果我不投票支持,這個計劃無法成功。所以我們有一些籌碼。」

葉倫在講話中強調,在川普總統任期的單邊主義之後、面對抗擊疫情和氣候變化等全球挑戰之時,美國有意重新確立在全球經濟中的領導地位。

她表示:「美國優先絕不能意味著美國孤立。在今天的世界裡,沒有哪個國家可以獨自為其人民恰當地提供強大和可持續的經濟。隨著時間推移,全球領導力和參與度的缺乏會使我們的體制和經濟變得脆弱。

「在公平競爭的環境下,美國需要在全球市場建立強大的存在。我們將與有意願的夥伴合作,以維護和實行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

然而,這位前美聯儲(Federal Reserve)主席警告稱,美國與中國的經濟關係更加複雜。「我們與中國的經濟關係,正如我們與中國的整體關係一樣,將在應該競爭的地方競爭,在可以合作的地方合作,在必須對抗的地方對抗。」

葉倫還曾在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政府下擔任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她對美國過去實施經濟政策的方式表達了一定程度的懊悔。

她表示:「為了經濟增長,我們忽視了環境。在我們擁抱新技術的同時,我們沒有做足夠工作,來讓我們的勞動者和教育系統為正在發生的改變做好準備。當我們把貿易當作增長引擎時,我們忽視了未能受益的人群。」

雖然美聯儲預測,今年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可能達到6.5%,意味著經濟將從疫情中強勁反彈,但葉倫表示,「發達經濟體宣布(在新冠危機中)取得勝利還為時過早」。

葉倫表示:「我在敦促我們的夥伴們繼續採取強有力的財政努力,並避免過早撤回支持,以推動強勁的復甦,並幫助避免出現全球不平衡。」

她還表示,許多發展中國家的疫苗接種速度緩慢,可能導致「更深、更久的危機,此外還有不斷加劇的負債問題、更根深蒂固的貧困和日益增長的不平等」。

一些人擔憂認為刺激措施會導致通脹率的不健康飆升,葉倫反駁了這類擔憂,她表示,復甦面臨的風險是「非對稱的」,行動太少帶來的危險更大。

「我確實相信,我們有大膽行動的財政空間。我認為,就緩解疫情的痛苦和對美國潛在產出的長期不利後果而言,這很重要。」

引用來源:FT
國內新聞直播-TVBS

國內新聞直播-中天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