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中美競爭數位貨幣

中美競爭數位貨幣

圍繞中央銀行發行的數位貨幣,在拜登美國政權下,出現中美競爭全面啟動的跡象。中國著眼於國內外的數位人民幣的利用,進行各種測試。此前一直靜觀其變的美國也終於坐不住了。這必將對世界各國央行的應對措施産生影響。

「今年是重要的一年,將與國民展開積極對話」,在2月24日的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會議上,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主席鮑威爾以前所未有的積極措辭提及了數字美元。在前一日的參議院銀行委員會會議上,也表示這是「優先級非常高的計劃」,改變了此前慎重態度。

中國積極測試

之前,香港的金融管理局等的公報受到金融相關人士的注意。其內容是關於央行數位貨幣的跨境交易,中國人民銀行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AE)的央行將參加香港和泰國央行推進的試驗。日本銀行資深人士表示, 「這也許是將數位人民幣擴大至一帶一路的佈局」。

由於從中國向西連接中東,向南連接東南亞,其他央行也將參加,確實與中國主導的廣域經濟圈構想重合。據稱將探索採用區塊鏈技術的企業間結算和資本交易的可能性。

央行數位貨幣分為類似此次試驗的對公業務(大額)和一般消費者使用的零售(小額)業務。

即使是小額業務,中國也在2月的春節前後,實施了向北京市等居民發放並使用數位人民幣的試驗,力爭2022年實用化。

不過,小額業務被認為是設想在中國國內利用,認為能直接推廣到國外的專家很少。另一方面,大額跨境交易在研究上處於初期階段,但如果實現,將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中國正在加強攻勢。

1月,中國人民銀行攜手旗下的數位貨幣研究所、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與涉足匯款信息交換的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成立了合資企業,將在數據和技術上展開合作。

SWIFT是美元主導權的關鍵,還用於美國切斷敵對國家的資金源的金融制裁。中國於2015年推出的是CIPS。但是,兩者為何要聯手呢?

參加CIPS的金融機構目前為約100個國家和地區的約1000家機構。遠遠少於SWIFT的約200個國家和地區、1萬多家機構,SWIFT對CIPS構成補充是實情。中國著眼於數位人民幣的普及,或許認為首先與SWIFT合作更為有利。

中國正在進行類似的佈局。例如1月與模里西斯之間生效的與非洲各國的首個自由貿易協定(FTA)。其中包括數字金融的合作,以及在模里西斯領土內設置人民幣清算和結算機構。

中美經濟規模逆轉臨近

當然,人民幣的普及還面臨資本管制和對信任度等很多課題,美元的地位並未動搖。但是,在中國和美國的經濟規模逆轉臨近的背景下,作為軸心貨幣國的美國需要採取考慮到技術創新的積極戰略。

「數字美元有助於迅速、安全和低價的支付」,美國財政部部長葉倫2月從幫助國內的弱者的角度出發,敦促美聯儲採取行動。

在拜登政權及其身邊,數字美元的支持者很多。拜登決定起用為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的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在美聯儲和美國米麻省理工學院(MIT)去年夏季啟動的數字美元共同研究中擔任窗口。

在美聯儲負責央行數位貨幣討論的理事佈雷納德親近民主黨,是下一任美聯儲主席的強有力競爭者。其丈夫是被起用為新設的「印度-太平洋事務協調員」的坎貝爾,警惕中國的崛起,是在擔任助理國務卿(負責東亞太平洋事務)的歐巴馬政權推進「亞洲回歸」政策的推動者。

拜登政權力爭在國內和國外、政治和經濟等問題上採取具有一貫性的政策。中國應該已經察覺數字美元的討論明顯取得進展的跡象。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西村博之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

引用來源:日經
國內新聞直播-TVBS

國內新聞直播-中天

NHK NEWS LIVE

ABC NEWS LIVE

Bloomberg Global Financial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