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美中2+2高層戰略對話實錄

美中2+2高層戰略對話實錄

《中國時報》整理報導,拜登就職美國總統後,美中首次高層戰略對話於3月18-19日在美國阿拉斯加舉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與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中國國務院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雙方在開場白的脣槍舌劍引發關注。本報特別摘錄美中雙方的開場白全文,有助讀者了解美中雙方的基本立場,也替這場歷史性會談留下見證。

美中可合作 也能敵對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我本人剛剛與國防部長奧斯汀以及我們在日本和韓國的同行舉行會談,這兩個國家是我國最親密的盟友。他們對我們今天和明天在這裡舉行的討論非常感興趣,因為我們將提出的問題不僅與中國和美國有關,而且與該地區和全世界其他國家有關。本屆政府致力通過外交手段促進美國利益,強化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這樣的想法並非是天馬行空。它有助各國和平地解決分歧,有效地協調多邊努力,確保每個人都遵循同樣的規則參與全球貿易。如果與以規則為基準的國際秩序背道而馳,那世界將會出現強權即公理,贏家全拿的局面,且變得更加暴力的與動盪不安。今天,我們將有機會討論國內和全球的關鍵優先事項,好讓中國能夠更好地理解本屆政府的意圖和做法。

我們還將討論到,我們深切關注中國在新疆、香港和台灣的行徑,對美國的網路攻擊,以及對我們的盟友的經濟脅迫的舉措。這些行動對維持全球穩定的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構成了威脅。正因為如此,這些議題不單單只是內部事務,我們也有必要提出這些議題。

我說過,美國與中國的關係可以是競爭,也可以是合作關係,必要敵對時就敵對。我們在阿拉斯加這裡的討論將涉及各個面向。我們的意圖是直接表達我們的關切,直接表達我們的優先事項,目的是使兩國關係更加清晰地向前發展。謝謝你們的到來。

捍衛美國人民與盟友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

布林肯和我對我們能夠在這裡講述美國的觀點感到自豪,這個國家在拜登總統的領導下,在控制疫情的大流行、拯救我們的經濟以及確認我們民主的力量和持久力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我們為振興我們的聯盟和夥伴關係所做的工作感到特別自豪,這是我們外交政策的基礎。就在上周,拜登總統主持四方領導人峰會,體現世界民主國家的進取精神,並承諾實現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的願景。只有通過這樣的夥伴關係,我們才能為我們的人民帶來進步和繁榮。

從經濟和軍事脅迫到對基本價值觀的攻擊,布林肯列舉許多令人關切的領域,我們今後幾天將與你們討論這些問題。我們會坦率、直接、清晰地討論。這些都是美國人民關心的問題,但它的意義遠不止於此。在我們過去兩個月進行的密集磋商中,我們聽到世界各地─從我們的盟友和夥伴到更廣泛的國際社會─提出的每一項關切。

從美國方面來說,我們的首要任務是確保我們在世界上的做法以及我們對中國的做法有利於美國人民,並保護我們的盟友和夥伴的利益。我們不尋求衝突,但我們歡迎激烈的競爭,我們將永遠捍衛我們的原則,捍衛我們的人民,捍衛我們的朋友。

堅決反對美干涉內政

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

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應布林肯國務卿、蘇利文先生的邀請,來美國安克拉治,同你們兩位進行戰略對話。我們希望。這次對話是真誠的、坦率的。中美兩國都是世界的大國,我們對地區和世界的和平穩定和發展。都負有重要的責任。我們所遵循的國際社會,所遵循的是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是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而不是一小部分國家所鼓吹的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美國有美國式的民主,中國有中國式的民主。美國的民主不僅由美國人來評價,而由世界人民來評價。美國的民主到底做得怎麼樣?不是美國一家說了算。

世界上的戰爭是其他人發動的,造成很多人生靈塗炭。中國要求各國走和平發展的道路,應該實行和平的對外政策,而不應該憑藉自己的武力到處去進行侵略,去推翻其他國家的合法政權、去屠殺其他國家的人民,造成世界的動盪不安。而這些做法,歸根結底對美國也是非常不利的。所以美國現在需要的,是改變自己的形象,而不是推廣自己所謂的民主。

中美兩國都是大國,都負有重要的責任。要為世界的和平、穩定和發展作出貢獻。例如抗疫、復工復產、在應對氣候變化等方面,我們有很多的共同利益。人們應該摒棄冷戰思維零和遊戲,應該改變自己的思想模式。

關於一些地區的問題,我想,問題是美國憑藉自己的武力和霸權,對其他國家進行長臂管轄、進行打壓。濫用所謂國家安全的概念,來妨礙正常的貿易往來。而且煽動一些國家對中國進行攻擊。中國根據科學的、技術的標準,來處理進出口的問題。

我們希望美國能夠在亞太地區同各國發展良好的關係,我們應該有很多共同的朋友,這才是在21世紀的處世之道。在春節前夕,習近平主席和拜登總統通了電話,雙方一致同意要加強溝通、管控分歧、拓展合作。

今天開這個會,也就是要落實兩國元首的電話共識。開這個會也是兩國元首所決定的,兩國人民和世界人民都希望這次會議能夠開出務實的成果。新疆、西藏、台灣都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們堅決反對美國干涉中國內政。我們對美國採取干涉中國內政的行為,表示堅決的反對,並將採取堅定的反應。

人權問題,我們希望美國在這方面能夠做得好一點。中國的人權事業正不斷地取得進展。我想,我們兩國最好自己管好自己的事,不要轉移矛頭,把國內的問題沒解決好,轉移到國際上去。

中美兩國關係,打開冰封時代以後,取得了很多的成績。這是兩國有識人士共同努力的結果,這個成果是來之不易的。雖然現在國際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是有必要我們兩國來考慮。如何在新的形勢下,我們來進行合作,擴大合作面向。

如果說我們之間有競爭的話,那麼這些競爭主要還是在經濟方面。經濟的接觸當中可能會產生一些矛盾,這些矛盾應該理性地來處理,應該實現公平。中美的貿易已經取得很大成績,應該再上一層樓。

雙方對抗 美國沒好處

我們認為,我們兩國在新形勢下,一定要加強相互溝通,妥善管理分歧,努力推進合作。我們不應該進行對抗,對抗的年代是有過的,對抗的結果對美國並沒有什麼好處啊。美國拿到什麼好處?我看什麼好處都沒有!只是給美國帶來很大的損害,我們中國是挺得過來的。

我們對於中美關係的評價,也就是習近平主席講的,就是不衝突、不對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贏。不衝突、不對抗,也是拜登總統自己通過電話跟習主席講的。

中方翻譯張京:我先……先翻譯一下。

楊潔篪:還要翻譯嗎?翻吧。It’s a test for our interpreter!

布林肯:We’re going to give the translator a raise.

楊潔篪:Yeah。

美國不能代表國際

楊潔篪:

關於所謂網路襲擊問題,我想講,網路襲擊的能力和使用方面,美國都是世界的冠軍,倒打一耙是不行的。美國不代表國際輿論,西方也不代表國際輿論,不論從人數上來講,還是世界潮流來講,西方的輿論不能被認為是國際輿論。所以,我們希望,美國在講普世價值、國際輿論時,想想自己心裡是否踏實?因為你們不能代表國際,你們只能代表美國政府。

我認為,世界上絕大部分的國家不承認美國所說的普遍價值,不承認美國的言論就是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人制定的規則就是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因為兩位的開場白與眾不同,所以我的開場白恐怕與一般的開場白也稍稍不同。

對華制裁 非待客之道

中國國務院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

過去幾年,由於中國正當的權益受到無理的打壓,中美關係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嚴重困難,這種局面損害了兩國人民的利益,也損害了世界的穩定和發展,不應當再繼續下去。中方過去、今後、將來,都絕不會接受美國方面無端的指責。同時我們要求美方動輒干涉中國內政的霸權行徑,這個老毛病應該改一改。

我尤其在這裡要指出的是,就在3月17號,美方竟然在涉及香港問題上,再次升級對中國所謂的制裁,這種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的行徑,激起中國人民強烈的憤慨,我們當然堅決的反對。

在我們出發的前一天,美國發起新的對華制裁,我認為這不是正常的待客之道。但如果美方試圖以此舉來增強你們所謂的對華優勢的話,我想恐怕也是打錯了算盤,只能證明內心的虛弱和無力,絲毫不會影響中國的正當立場,也不會動搖中國人民的意志。

我最後要說的是,習近平主席和拜登總統在中國春節除夕的通話非常重要,他們二位達成的共識,為中美關係重回正軌指明了方向。

(記者準備離場,又被叫回來)

下注美國輸 不是好賭注

布林肯:

我必須告訴你們,在我任職國務卿的短短時間內,我已跟接近100個國家溝通,剛剛亦完成首次日本和南韓行。我聽見的跟你們所描述的非常不同,我聽見各國非常滿意「美國回歸」,與盟友和各夥伴重新合作。我還聽到了對貴國政府採取的一些行動的深切關注,我們在會談時將有機會討論這些問題。

我清楚地記得,拜登總統擔任副總統時,我們正在訪問中國。這發生在金融危機之後。當時有很多討論。當時擔任副總統的拜登與習近平主席說過,下注美國會輸從來都不是一個好賭注,這話至今依然正確。

蘇利文:

簡單地補充一下布林肯所說的話,一個自信的國家能夠認真審視自己的缺點,並不斷尋求改進。這就是美國的祕密武器。美國的另一個祕密武器是,我們的人民是善於解決問題的人民,我們相信,當我們與世界各地的盟友和夥伴合作時,我們能最好地解決問題。

就在幾周前,美國又在火星上登陸了另一個火星探測車,這不僅是美國的計畫。它擁有來自歐洲和世界其他地區多個國家的技術。它還將在火星上留下一些材料,美國和歐洲將合力建造一個設備,一個可以飛到火星將這些材料帶回地球的裝置。

能完成這成就的國家是一個不斷自我改造的國家,持續與其他國家密切合作、不斷尋求有利於我們所有人類進步的國家,它根植於人類尊嚴和人權的概念,是世上每一個男女、兒童都渴望實現的普遍概念。

所以我們期待今天的對談,但我也希望這次對話能在雙方都有信心的情況下進行。所以它不是講課,也不是冗長、迂迴的聲明。這是個機會,讓我們解釋我們從何而來,傾聽你們從何而來,並從根本上指出我們的原則,我們的優先事項,以及我們的長期戰略。這就是我們在接下來的對話中所希望的,這就是我們處理這一問題的精神,我們期待今天繼續這樣的討論。

美居高臨下 中國人不吃這一套

楊潔篪:

好吧,我錯了。我應該在我們各自的開場白中提醒美方注意它的語氣。是因為美方採取這種口氣,所以才引起中國不得不進行反駁。美國今天來講的話,好像就是美國從實力地位出發,居高臨下,對中國講話,這難道不是你們的意思嗎?

我們把你們想得太好了,我們認為你們會遵守基本的外交禮節。所以我們剛才必須闡明我們的立場。

我現在講一句,你們沒有資格在中國的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甚至在20、30年前,你們就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因為中國人是不吃這一套的。如果美方想要與我們好好打交道,那我們就相互尊重好好打交道,合作對雙方有利特別是這次是世界各國人民的要求。

至於說美國人民百折不撓,美國人民當然是偉大的人民,中國人民也是偉大的人民。難道我們吃洋人的苦頭還少嗎?難道被外國圍堵的時間還短嗎?

只要中國的制度對頭,中國人民是聰明的,要卡住我們是卡不住的。歷史會證明,對中國採取卡脖子的辦法、採取打壓的辦法,最後受損失的是自己。

王毅:

兩位先生都提到了,你們這次出訪期間,據說,認為中國對你們出訪的國家有所謂的脅迫。我不知道這是他們的抱怨,還是美國主觀的臆斷?

中美關係和中日關係以及中澳關係,不能夠混為一談,各有各的問題,各有各的立場。尤其是,你們在沒有與中方交換意見之前,就給中方戴上帽子,說我們是脅迫,這樣做正確嗎?中方當然是不能接受的。

如果僅僅因為是你們盟友,你們就會不分青紅皂白、不分是非曲直,就要坦護他們的一些錯誤,那恐怕這個國際關係,就很難正常的發展。所以我覺得不要輕易給別人,就扣上脅迫的帽子。到底誰在脅迫誰?我覺得世界人民會有公斷,歷史也會做出結論來。

引用來源:中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