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國外新聞 / 鮑爾未能安撫市場 市場需為通脹做好準備

鮑爾未能安撫市場 市場需為通脹做好準備

聯準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無法向投資人保證將繼續抑制債券殖利率和通膨預期,美股大幅下跌。通脹預期上升對宏觀經濟是一件好事,但習慣了低利率、低通脹的金融市場可能發生動蕩。

美通膨將升溫 寬鬆政策不變

鮑爾表示,經濟重啟可能會「對物價造成一定的上行壓力」,並重申即使認為通膨會暫時回升,Fed在改變政策前將「耐心等待」。

他承認最近利率的迅速上漲引起他的注意,但表示在考慮採取任何行動之前,Fed需要觀察到利率有更大的升幅。

鮑爾說,物價上漲超過Fed目標值2%達2季以上,也不會導致消費者長期通膨預期發生實質性變化。

鮑爾發表講話後,金價下跌超過1%。

在數據方面,每周申請失業救濟金人數優於預期。勞工部報導,截至2月27日當周首次申請失業保險金人數總計74.5萬,略低於《道瓊》估計的75萬。

有些人認為,額外的紓困措施可能會給市場帶來樂觀情緒。參議院目前正在辯論眾議院27日通過的1.9兆美元救助計畫。

美國經濟可望因積極施打疫苗及政府擴大財政支出而強力復甦,聯準會(Fed)兩名決策官員2日預期今春將面臨通膨升溫。但她們也強調,鑑於美國尚未實現完全就業、通膨也未達標,Fed仍將維持寬鬆政策,好讓無業的美國人盡速重返工作崗位。

美國公債殖利率近來節節走揚反映出,投資人基於經濟復甦動能增強及生活可望回歸常軌,揣測Fed可能提前緊縮貨幣政策。

但Fed理事布蘭納德(Lael Brainard)2日對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演說時列舉一長串理由,包括美國流失1,000萬個工作機會、女性勞動參與率因疫情下滑,足證美國尚未實現完全就業。

更何況美國通膨率仍不及Fed的2%目標,Fed決策者甚而希望通膨超越2%「一段時日」後,再採取行動抑制。

布蘭納德表示:「無論從就業還是通膨來看,美國經濟離我們的目標尚有段距離,假以時日才會有實質進展。」她說:「我們須保持耐心才能達標,這已列入我們的前瞻指引。」

舊金山聯邦準備銀行總裁戴莉(Mary Daly)也有類似的論調,她在準備對紐約經濟俱樂部(Economc Club of New York)發表的講稿中提到:「我們最大的優點就是有耐心。我們得一再重新評估就業市場的能耐,避免在數百萬美國人受益前,就貿然收緊貨幣政策。」

今年在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有投票權的戴莉進一步解釋,強調「耐心」是為向外界宣示,Fed不會在通膨率有升破2%目標的跡象時就有動作。

迄至目前為止,Fed官員對美債殖利率走揚大都不以為意,認為不過是反映市場對經濟可望復甦及通膨即將升溫的預期心理。在此同時,Fed官員也未說過有阻升美債殖利率的必要性,理論上殖利率攀高不利經濟復甦。

市場需為通脹做好準備

《金融時報》社評指出,上周,金融市場開始意識到,低利率和受抑制的通脹也許不會長久持續。全球的債券投資者已感到恐慌。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也許是全球最基礎的市場價格——已劇烈攀升。反映市場對美國通脹預期的10年期「損益平衡通脹率」上升至2.2%。

事實上,這是個好消息。市場變化與其說反映擔憂或悲觀,不如說相反:市場預期的是蕭條的美國經濟將出現再通脹,並對全球其他地區產生影響。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拜登(Biden)政府的巨額財政刺激計劃,以及美聯儲(Fed)決定保持寬鬆貨幣環境。名義利率和實際利率都在上升,這是對經濟更快恢復全力運行的健康反應。美元升值通常是擔憂加劇的跡象,而這一跡象的缺席也表明「再通脹交易」(reflation trade)的核心是樂觀的。

最近上升的通脹預期不應引起宏觀經濟擔憂。如果未來10年的年平均通脹率真的達到2.2%,也仍然無法彌補過去10年物價增長低於美聯儲2%目標的缺口。市場價格指向更短期內會有更高的通脹率——5年期隱含通脹率為2.4%,這一事實意味著投資者信任美國央行官員能夠將通脹控制在他們想要的水平。自從美聯儲在去年夏天更新貨幣政策戰略,美聯儲主席鮑爾就明確表示將2%定為平均通脹目標,而非上限。

然而,即使是一次亟需的再通脹,以及隨之而來的貨幣緊縮周期,也伴隨著風險。金融業人士已經太習慣於處於歷史低點的利率,以至於他們對一個更高利率、更高通脹率環境的反應可能難以預測。考慮到有多少資產持有量和投資結構都是以持續低利率為前提,就算小變動都可能引發重新定價的井噴。

尚不清楚債券投資者將如何應對未來數年通脹率遠高於2%的情況。動蕩很有可能發生,也許會有大量資金損失。政策制定者的任務是確保這些虧損——這是運行良好的資本主義的正常部分——不會帶來系統性結果。然而,這更多是監管方面的事情,而不是貨幣政策。

除了投資者會受影響,過去的重新定價事件也已暴露了金融市場「管道系統」的問題。當去年3月疫情產生衝擊時,資產價格曾一度暴跌,連美國國債市場也短暫失靈,正常交易在美聯儲出手救援後才得以恢復。貨幣政策緊縮周期——即便它是受歡迎的實體經濟復甦的一部分——也很可能引發其他出人意料的壞結果。同樣,這必須由市場監管者來處理,而不是利率制定者。

結果非常簡單。美國經濟加快再通脹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在這一過程中需要保持警惕。投資者必須理解他們的敞口。監管者必須為災難做好準備,確保重要的機構有充足資金,並找出可能出現最嚴重市場失靈的地方。

至於貨幣政策,鮑爾上周給立法者的「平穩運行」訊息仍是正確的。實際上,通過溫和地收緊融資環境,市場利率上漲給鮑爾幫了一些忙。

 

來源:工商時報、經濟日報、FT

引用來源:多元